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惊动了师祖
    火神长老知正面无法突破,他扬起手里的玉剑,往帝听风劈过来的巨剑一挥,同时,他的人影在空中一晃,就转到了帝听风的身后。

    趁着帝听风反应不及,火神长老冲对抗在巨剑之下的玉剑招了招手,玉剑轻颤一下剑身,瞬间就消失在原处,等帝听风反应过来,玉剑已经重新出现在火神长老的手里。

    火神长老露出一丝轻蔑之笑,他冷冷一哼,玉剑就落到了帝听风的眼前,并且,已经冲着帝听风砍击而来。

    帝听风知火神长老的一击已无法躲避,只能硬着头皮接招了,他可不希望自己在被那个闪烁着玉色的剑给刺击一次的。

    刚才帝听风的左肩被刺中之时,他明显觉得那支玉剑的真身有什么东西流进了自己的身体,可惜,无论帝听风用神念怎么探索,都没有发现其中的不妥。

    虽然说可能是自己的错意,帝听风也不愿意被他人牵着鼻子走的,万一真的不是错觉,到时候麻烦的可是自己,还是小心为妙。

    玉剑直逼过来之时,帝听风加持了巨剑周身的灵威,同时又重新催动一次“大浒衍”功法,威力比之前的那一次还要厉害。

    只听得“噗噗!”两声,巨剑撞击到玉剑身上,两人被玉剑和巨剑散发出来的灵威同时一震,不禁往后倒退了一步。

    尽管结果不是很糟,帝听风还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寒意,两眼望向火神长老之时,更加的冰冷。

    帝听风双足一点,整个人腾飞到半空,同时迸发出隐藏的灵威,威力一时之间全镇压到整个大殿之上。

    火神长老冷冷一笑,他也腾飞到半空,释放出来的灵威居然把帝听风震慑的一瞬间无法动弹。

    火神长老趁此机会,手中玉剑一挥,已经冲着帝听风砍击而来,帝听风恰时恢复了行动,却已为时太晚,被火神长老一剑击落到地。

    “噗!”的一声,帝听风吐出大口鲜血,他伸出手,从垃圾堆一般的废墟中爬了起来,身上的护身罩被火神长老一击散灵化去。

    帝听风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宗门之情,身上冒出一支毛笔来,帝听风释放灵力加持到墨邪剑上,毛笔刷的变成一支没有剑尖的断剑。

    帝听风两眼露出腥红之色,抹去嘴角的血丝,吐出口中的淤血后,抬手就朝着火神长老一挥,墨邪剑的法决一现,两人被整个剑的世界包裹了起来。

    帝听风知火神长老的行动被时间静止给封印了,他缓步走向一脸莫名其妙的火神长老身边,帝听风抬手一剑就砍了过去。

    却不知,帝听风手落剑止之时,眼前的火神长老并没有半点伤痕,不仅如此,还被对方不知使用了什么法术,竟然把墨邪剑的攻击无效化了。

    帝听风知自己无法在次使用墨邪剑,把墨邪剑一收,头顶巨剑幻影出来,扬手就朝着火神长老砍了过去。

    “小道友莫急!”

    空气中传来一道传音,时间恢复静止了一般,帝听风手中砍过去的巨剑,恰好停止在火神长老的头顶零点一厘米之上,火神长老手中的玉剑恰好抵在帝听风的喉咙处。

    尽管帝听风不愿承认,脖子处淌出来的炙热感,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速度在快,还是不敌火神长老一分的。

    莫不是因为那道莫名的传音,指不定帝听风的脖子已经被火神长老给划开了,在他没有击中火神长老的时候,帝听风就已经被灭掉了。

    “火神,你二人究竟为何在此出手,你们看看羽化门的掌门殿处吧!”

    传音之人并没有现身,可是震慑力绝对是亲自降临那般,不管是修为境界不高的帝听风,还是已经进入元婴期的火神长老,在那道传音之下,身体都是无法动弹的。

    帝听风转动眼珠子,扫了扫周围的情况,这不看不打紧,一看还真就愣到了。

    帝听风和火神斗法之间,两人互斗搅得羽化门各处大殿均受损失,其他偏远的主殿还好,端木锦的主殿竟然连一粒灰尘都没有留下,全部被两人之间的灵威给震碎变成了空气。

    虽然说两人出招都是一个呼吸之间的动作,实际上,在帝听风接招之时,和火神长老两人已经互斗了一天之久。

    火神长老原本仗着自己的修为比帝听风高出数个境界,肯定可以一招就制服对方的,那知帝听风的实力实在是了得,攻击力是一次比一次强大。

    不仅可以幻灵成巨剑,什么灵龟断剑的威力也实在不倒让火神长老费了一番功夫,心里也真正起了杀心。

    帝听风正是感应到了强烈的杀意,不得不把墨邪剑暴露出来,他原本还打算对他人保密的,看来不认真御敌是想不通的。

    至于雷兽攻击嘛!帝听风从开始就不打算使用的,毕竟还得顾及端木锦的面子,一只雷兽可是会炸掉数白米左右的区域,倘若帝听风随手在羽化门扔几只雷兽,会被端木锦给灭口的。

    作为一宗掌门,端木锦肯定会优先考虑宗门的安危,同时也做为掌门,才会身不由己,无法出面助帝听风攻击火神长老,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两边都不掺和。

    “师祖,惊扰到你老人家了,十分抱歉!”

    一副高高在上的火神长老,面对传音之人,立马变得温顺起来,即使是传音之人收回了灵威,火神长老恢复了自由身,也不敢贸然对帝听风出手的。

    帝听风恢复了自由身后,赶紧往口中扔了一颗补气血的丹药,运功封印住仍在流血的脖子和左肩,帝听风一副冰块脸瞪在火神长老身上。

    “你们俩如此大动静,岂不说惊动了老夫,就是邻近的修仙家族,恐怕都知晓了你二人之战的。”

    “弟子知罪,请师祖责罚!”

    “师尊,此事不怪师兄,是徒儿没有处理好,惊动了师尊,徒儿恳请师尊千万不要错怪了师兄。”

    端木锦赶紧站出来为火神长老说话,羽化门的实力本来就不及其他四宗,倘若因为一些“小”事,牵连到羽化门唯一的一位长老,端木锦心里怕是过意不去的。

    传音之人通过天眼,从空中望了端木锦一眼,语气平淡道:“徒儿!你在外面待了四年,内心变得更加浮躁了。”

    端木锦身体一颤,直接跪倒下去,道:“徒儿知罪,请师尊责罚!”

    “那人不是本宗弟子,为何会出现在宗内?”

    “启禀师尊,那人是幻仙宗的弟子,叫帝听风,是他一路护送徒儿归来的。”

    “嗯!幻仙宗!”传音之人沉吟一声,道:“那人既是幻仙宗的弟子,火神,你就不担心对那人动手,引起幻仙宗的不满吗?”

    “师祖,弟子知罪,但是”火神长老一改之前的温色,两眼冒出星火瞪着帝听风,道:“那人侮辱了师妹,弟子也是为了顾及师妹的情面,不得已才”

    “糊涂!”

    传音之人大呵一声,道:“一个筑基期的弟子罢了,能在羽化门掀起多大的风,徒儿答应此人送她回宗,自然会自愿和此人亲近,你莫不是会错了意。”

    尽管火神长老不情愿,还是不敢忤逆羽化门祖师的说辞,他重重一声答道:“弟子不敢!”

    “小道友,既然你是幻仙宗的弟子,老夫就不和你计较搅乱宗内的锁事了,你且离去吧!近年还是不要在来羽化门为好。”

    传音之人虽然不大情愿把毁坏羽化门的帝听风放走,奈何帝听风是幻仙宗的弟子,又是因为自己门下的弟子引起的斗法,传音之人才不得不同意放帝听风回去的。

    “帝公子,你真的要走了吗?”高千夏一脸的不舍,一副愁容道:“我们下次见面,会在什么时候?”

    帝听风扫了一眼留在羽化门的高千夏,冷冷一声应道:“不知道!”

    既然端木锦已经平安回到羽化门,帝听风的任务算是完成了的,他可不想留在羽化门等着被火神长老下黑手的。

    虽然说帝听风的手段厉害,修炼的功法也都不弱,面对他宗的元婴期修士,多少还是有些忌讳的。

    毕竟,当年的帝听风,可以一举杀灭离心长老,完全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现在又是在他宗的地盘,莫不是羽化门师祖忌讳帝听风幻仙宗弟子的身份,恐怕当时也不会出面制止火神长老的。

    以帝听风可以和一宗长老斗得不分上下的法力,在幻仙宗的地位肯定是不会低的,羽化门师祖肯定不想为了区区一个幻仙宗弟子,而得罪整个幻仙宗的。

    “帝公子,谢谢你送我们掌门回来,希望以后见面时,你还能够认出我等来。”

    慕九做为和帝听风有些交情的羽化门弟子来说,自然是会出面送一送帝听风的,至于以后见面,帝听风能不能认出他来,还是个未知数。

    毕竟,帝听风的健忘症,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慕九也就不奢侈帝听风,在多年以后,还可以能够一眼认出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