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比武招亲也可以代战
    “哦!”帝听风又哦了一声,道:“那还是和我没有关系啊!”

    “和你没有关系,和师兄有关系的,我们炼丹弟子肯定是斗不过四宫弟子的,所以才有例外福利的。”

    “什么福利啊!”

    “就是除了四宫弟子和内门弟子外的宗门弟子,可以找别人代替自己出战的,只要赢了对方,喜灵仙子无条件放人的。”

    “哎!那不就是……”帝听风认真在脑子里想了想,道:“我和别人斗法,结果让你和别人双修,赢了就罢,输了然后就拉我做替死鬼。”

    “师弟你一定不会输的!”

    李子恒一脸轻松,道:“虚清门的云竹梦只有筑基后期的修为,以师弟你的实力,绝对可以一招制服她的。”

    “师兄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输在别人手上输得很难看么?”

    “啊啊!这个,不是啦!”李子恒慌忙摆手,道:“师兄只不过是打个比喻,比喻啦!”

    “师兄,我可是只有筑基初期左右的修为,怎么可能赢得了虚清门的弟子,你还是找一个修为不是差距那么大的人应付那个仙子吧!”

    “帝师弟,我认识的有实力的弟子,可就只有你一个人,你又和我师出同门,师兄自然是找你比较妥当啦!”

    “不行,这种事,若是被师傅知道了,他肯定又会责怪我多管闲事的。”

    “难道师兄就不能换一个目标嘛!比如修为和你差不多,或者比你境界还低一些的女仙子。”

    “这个哪里行啊!师弟,刚才师兄不是才告诉你,我喜欢竹梦仙子的嘛!”

    “师兄可以喜欢竹梦仙子,自然也可以喜欢其他仙子的,这个有什么关系嘛!”

    “啊啊啊!”李子恒狂乱的揉搓自己的头发,道:“师弟你到底懂不懂喜欢两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帝听风冷冷一声道:“不懂!”

    “呃!”李子恒陷入长思,他自然清楚,让帝听风出手,肯定会被其他高层差距出什么线索的,毕竟,哪个杀灭九护法的弟子,在宗内不算多。

    倘若被高阶修士看出来,帝听风的功法和九护法致死的手段吻合,很多人都脱不了干系的,到时候引起内乱,高层肯定不会为了保护几个弟子而出动内部精英的。

    “师兄,只要我赢了,那个女仙子就会答应和你双修了吗?”

    “嗯!只要赢了她,喜灵仙子就会答应我和竹梦仙子结道双修的。”

    “我可以答应你这件事,不过……”帝听风抬起眸子,面无表情道:“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李子恒一愣,问道:“什么事?”

    帝听风依旧面不改色,道:“替我照顾好师傅!”

    “师弟你什么意思?”李子恒心里生出一丝不舍,问道:“你是不是有了什么打算?”

    帝听风别过和李子恒对视的眼神,冷冷一声道:“这个以后会告诉师兄的。”

    四月,正值入夏,幻仙宗遍地都被鲜艳夺目的花海给侵袭了,曼山的翠绿加上映山的色彩,使得人的心都有些“动情”的痕迹。

    一些动了凡心的弟子,整天围着那些美貌仙子身边转,尤其是那虚清门内,全都是一些娇滴滴的美人儿,今年没事的那些,在虚清门瞎转悠的男弟子,人数比往常更加多了起来。

    虚清门是幻仙宗唯一专门招收女弟子的一个宗门,宗门弟子也都是清一色的女弟子,且个个貌美如花,功法不凡,令其他宗门的弟子倾心不已。

    夏天,本来就是人最容易懒散的一个季节,闷热的气候加上臊动的心,令宗门内的一些男弟子心中更加狂躁不已。

    宗门明确规定,除了掌门人,长老以及护法之外的宗门弟子,一律不允许踏入虚清门半步,违规者一律按门规处置。

    明明那些貌美如花的师姐师妹就在隔壁,宗门规定就是不允许那些男弟子接近那些仙子。

    恼火得那些个男弟子更加拼命提升功法,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坐上护法的位置,如此,他们才能有机会接近自己心中恋慕的仙子。

    还有一些宗门弟子,明明知道虚清门的规定摆在那里,还是义无反顾撞上去碰运气,结果就是,害死了自己爱慕的仙子也害死了自己。

    就是因为有那些“前辈”的凄惨下场,令后面的那些宗门弟子,除了苦修之外,在无其他的心思。

    虚清门的“云竹梦”仙子,在宗门女弟子当中,美貌与气质算得上是拔尖的,她的追求者更是数不胜数,其中,当然也包括了炼丹房的李子恒。

    为了讨得云竹梦的倾心,李子恒把希望放到师弟帝听风身上,请求他去胜过虚清门的弟子,介时,依靠帝听风的“神秘”实力,不怕那云竹梦不倾心于他。

    云竹梦虽然也是一个中阶修为的女弟子,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筑基后期,就快要突破后期的顶峰了,她怎么会看得上修为只有筑基中期的李子恒。

    莫不是因为李子恒现在是那炼丹房的主事,恐怕云竹梦连话都懒得与李子恒多说一句的。

    何况那李子恒长得也就那样,虽然有一张眉清目秀的脸,相貌却平淡得出奇,就是那种放到人堆里,拼命找都找不到的那一类。

    除非李子恒拥有强大到可以杀灭灵寂期以上修士的实力,否则的话,是不会有仙子主动降低身份,与那炼丹房主事双修的。

    李子恒仅仅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纵然是一宗的主事,没有实力也等于没有能力。

    到时候若是出点什么事,李子恒能不能自保都是个问题,提什么保护自己的双修伴侣,也都是个未知数。

    况且那虚清门的云竹梦,实力比李子恒要强上数阶,即使她没有主事的身份,在幻仙宗内,哪个低阶弟子不尊称她一声“前辈”,哪个同阶弟子不唤她一句师姐。

    早在李子恒嘴里见识过云竹梦的嘴上功夫,帝听风哪有不明白之理,虽和李子恒只有“利益上”的关系,在幻仙宗内除了李子恒这个师兄,自己也没几个能说得上话的弟子。

    除开利益,两人之间多少还是有些私交的,帝听风也不至于拒绝了此人求助,出于热心,帝听风也就顺手帮了李子恒一把,算还他个人情吧!

    幻仙宗内的虚清门,每一年都会举办一次“比武招亲”大会,但凡年纪到了十八岁以上,就可以报名参加大会的。

    若是有单方面,或者双方喜欢的弟子,可以提前告知主持的,主持会特别给那些弟子安排斗法的对象。

    还有一件事就是,关于代战的问题,代战就是代替他人出战的弟子,权限仅限于四宫弟子,内门弟子之外的宗门弟子参加。

    今年好多弟子参加此次的“比武招亲”大会,帝听风默默的坐在观众席,等轮到李子恒才会上台代战,现在可以当做观众观战的。

    “请各位弟子安静!”

    主持走上战台,示意观众席安静,宣布道:“今年参加大会的弟子特别多,今天就先举行指定斗法的弟子斗法,没有指定的弟子,会安排在明天举行。”

    “所谓指定斗法呢!就是双方指定了对手,或者是单方面指定,以及多方面指定,最后的结果,会由虚清门的门主喜灵仙子决定。”

    “按照惯例,四宫弟子以及内门弟子的人,是不允许由他人代战的,外门弟子以及各殿的宗门弟子,如果觉得自己没有把握赢,是可以找其他弟子代替出战的。”

    “其他问题想必各位都是清楚的,本道祝福各位在今天可以赢得心上人倾心,下面,请挑战方和接受挑战的仙子上场。”

    主持话音落下,就有十来个挑战者跳上挑战台,他们背对着观众席,弯腰等待着各位仙子走上挑战区。

    挑战者和接受挑战者双方互鞠一躬,按照对应的号码退到挑战区,挑战台上只剩下一男一女接下来准备斗法的两人。

    帝听风并不认识台上的师兄师姐,他根本就没有和幻仙宗的弟子有什么交情,甚至连交流都没有的。

    更何况,看着台上你进我退儿戏般的斗法,参加了数次殊死搏斗的帝听风,根本就看不进眼里的,甚至有一种在看“戏法”的感觉。

    帝听风哈欠连天,一副昏昏欲睡的坐在观众席,四周不断传来叽叽喳喳的吵杂声,助威声,以及恨不能上台代战的愤怒骂声。

    “哈~”帝听风抬手抹了一把嘴巴,他都不知道,这是自己究竟打了多少次的哈欠声了,想睡又太吵了,屏蔽五感的话,需要释放“不寻常”的灵威才能够做到。

    好在并没有人在意帝听风这个不起眼的宗门弟子,说到底还是李子恒出的主意,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块“抹”布。

    李子恒硬是不顾帝听风的反对,强行把那块“抹”布给盖到帝听风头上,不仅遮住了帝听风俊美的面貌,甚至连他的蓝色头发,也被“抹”布一起遮掩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