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只是觉得有点吵
    否则的话,按照帝听风那惹眼的美色,以及一头蓝色的头发,肯定会让现场引起轰乱的,到时候,一些女仙子非要说和帝听风结道双修,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

    李子恒自然是考虑到这一点,才让帝听风伪装一番的,他这个男人都控制不了对帝听风发*的地步,何况一些没有定力的女修了。

    即使是帝听风整个一块冰,他依旧可以“君临天下”,依旧能够俘获众多女修的心。

    “喂!这位师弟,这么难得的斗法经验,你不好生看着学习,怎么还一副想睡觉的态度啊!”

    帝听风被身旁的一位修为和自己差不多的弟子拉了一把,并且还“好心”的和帝听风讲解一些对于帝听风这种修为境界,算得上难懂的招式。

    “哈~”帝听风扫了那个人一眼,用一个哈欠,算是答复了对方,他指了指挑战台,冷冷一声道:“师兄你认真观战就好,用不着顾及我的。”

    帝听风虽然说是担心别人看不清楚,实际上是不喜欢别人打扰自己,那种儿戏般的斗法,帝听风实在是提不起兴趣。

    莫不是李子恒担心他迟到,要求他一定要一起来观战,恐怕帝听风一定会踩着点前来的,唯一不确定的一点就是,不知道哪一场比试,会用时多久。

    万一帝听风来晚了,李子恒那一场比试他没有赶上,李子恒不得已自己出战,到时候倘若他输了,自己喜欢的仙子和别的弟子双修去了,恐怕李子恒会念帝听风一辈子的。

    那个好心的弟子会错意,笑嘻嘻道:“没关系的,我的修为虽然不比他们高,实力还是比台上那个挑战者厉害的。”

    帝听风扫了对方一眼,不客气一声道:“我是说你太吵了!”

    “你……”那个弟子张嘴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恶狠狠一句道:“我还真是狗拿耗子,没事找事。”

    帝听风冷冷一声道:“本来就是。”

    “你……你这个人!”那个弟子彻底被帝听风堵得无语,道:“好吧!好心当成驴肝肺,算我多嘴了,还懒得说你了。”

    “嗯!安静就好!”帝听风冷冷应了一声,“哈~”不动声色的继续打着哈欠。

    只能怪那个弟子倒霉了,谁让他不认识帝听风这个人,宗门中,但凡被人叫做师弟的弟子,都不会这么自大的。

    帝听风倒好,不仅没有笑脸相迎,还责怪那个弟子多嘴,让那个不了解帝听风的弟子郁闷了好一阵,当着众多观战弟子的面,他也不好发作的,脸都快憋绿了。

    “接下来,由炼丹室的代理主事李子恒,挑战虚清门的一级弟子云竹梦。”

    主持话音落下,一个翩翩公子和一个美貌少女走上挑战台,两人互相一拱手,并排冲观众席的观战弟子一拱手,算是师门礼了。

    “谢谢各位师弟师妹前来观战,我是炼丹室弟子李子恒,如大家所见,我的修为境界低于竹梦仙子数个境界,对战肯定是不敌的,下面,请我的代战师弟,帝听风上台为我出战。”

    李子恒冲观众席的帝听风勾勾手,帝听风盯着被全场的眼睛“火辣辣”的盯着,半天后才反应过来。

    “哈~”帝听风打了一个哈欠,他晃晃悠悠的冲挑战台走去,慵懒的态度和反应神经,引得全场的弟子都爆笑起来。

    李子恒脸色微微一红,他也是第一次看见如此慵懒的帝听风,除了以往的冷冰冰外,和帝听风完全就是两个人来的。

    “师弟,你快点醒一醒!”李子恒抓着帝听风的肩膀晃了晃,道:“该你出战了。”

    “哦!哈!”帝听风伸手拍拍嘴巴,扯掉头上盖着的膈得他不舒服的“抹”布,道:“好的,师兄!”

    看到帝听风滑落到腰间的蓝色头发,观众席瞬间炸开了来,有一人大叫一声道:“哇塞!那个人怎么会是蓝色的头发啊!”

    “不会吧!他盖着那块遮挡布,原来是担心被别人认出来的啊!”

    “认出来?怎么可能认识蓝色头发的人啊!咱们幻仙宗什么时候招收一个蓝色头发的人了。”

    “被瞎猜猜,既然是李主事的师弟,此人的身份肯定不同寻常的。”

    “就是就是,咱们可惹不起炼丹室的主事的师弟的。”

    “师弟……”李子恒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小声道:“你不是答应师兄,会老实遮住的嘛!”

    “膈得我不舒服啊!”帝听风恢复了一些冷静,道:“弄得我挡住脸老是犯困。”

    “你啊!”李子恒不动声色的白了帝听风一眼,两人之间的气氛好生暧昧,道:“从小时起就老是喜欢睡觉,除了炼丹以外,吃个饭你都能睡着。”

    李子恒只知道帝听风,他每天都跟在炉青真人屁股后面学习炼丹术,却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帝听风,每天除了炼丹以外,还要在神念中和续命拼个你死我活。

    “师兄,你先下去吧!”帝听风推了一把李子恒的后背,道:“我早点完成你交代的事情,早点回去睡觉。”

    帝听风冲对面的美仙子一拱手,冷冷一声道:“帝听风,师姐承认!”

    云竹梦鄙了一眼修为不过才筑基初期左右的帝听风,问道:“你就是替李师兄出战的帝师弟?”

    帝听风理了理被风吹乱的衣角,冷冷一声道:“是!”全过程,既不看对方一眼,也没有多说一个字。

    云竹梦是第一次接触帝听风,对帝听风的冷漠有些殴火,道:“帝师弟修炼的是何功法,等会会使用什么法宝。”

    帝听风抬眼鄙了一眼云竹梦,冷冷一声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哈哈!”云竹梦被帝听风气得咬牙切齿的哈哈大笑起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忍着怒火道:“你先说清楚,师姐好保留一些实力,不使用越境的法宝应付。”

    “不必!”帝听风冷冷应了一声,道:“反正我也不打算输给你。”

    “你……”云竹梦被帝听风一句话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同时脸色也不好看的,还有在一旁观战的李子恒。

    李子恒虽然说习惯了帝听风的冰块脸,云竹梦可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冷冰冰的宗门弟子。

    莫要到时候,帝听风真的把对方惹怒了,就是赢了云竹梦,对方也不见得会答应和李子恒双修的。

    帝听风盯了主持一眼,冷冷一声道:“开始吧!”

    帝听风“刷”的一下子往身上打出一道蓝色的护身罩,他愣愣的站在原地,除了往身上打出护身罩以外,并没有祭起什么法宝或者法器。

    云竹梦见一个筑基初期的弟子,竟然敢小瞧自己,当下气得不轻,她抬手直接冲帝听风打出一道灵光攻击,试图把帝听风身上的护身罩给划散开去。

    只见一道散发着红光的灵击,“刷”的一下子冲着帝听风飞击而来,谁知陷入危难中的帝听风竟看都不看一眼,任凭那到灵击往护身罩上面扑来。

    观众席里面,几乎人人的心脏都纠成一团了,帝听风本人却一点都不恐惧的站在原地。

    恐怕现场中,唯一一个不担心的人,只剩下李子恒这个对帝听风“知根知底”的师兄了。

    只见帝听风不慌不忙的从储物袋取出一张符纸来,不等云竹梦的灵击靠近,就化作水虹扑了上去。

    “哇哦!”

    观众席瞬间就燃了起来,居然还有人能够做到不用祭炼就可以使用灵符的,尤其是帝听风这个筑基期的弟子,身上居然会有灵寂期使用的高阶水属性灵符。

    云竹梦见此,祭出自己的法宝,只见一条数米长的丝带飘了过来,把帝听风团团围了起来。

    帝听风眉头微微皱起,催动了体内的“大浒衍”功法,把大浒衍的增强其他法术的力量加持到灵符身上。

    只见刚才仅有手臂粗的水虹,突然间变成了墙壁般的瀑布,没等云竹梦的丝带锁住帝听风的脚踝,瀑布扩张面积,把丝带全部挡在水墙外面。

    帝听风虽然想尽快解决,可惜为了顾及自家师兄的颜面,不得不对李子恒未来的双修道侣客气一点。

    “哼!”云竹梦冷冷一哼,口中念念叨叨起什么咒语,丝带狂涨了数倍,灵威更是不输帝听风手持的灵符。

    帝听风见灵符已经失去了作用,顺势往丝带中心一扔,竟然一下子变成了熊熊烈火,而帝听风本人,则往空中一跃,逃离了丝带的夹击。

    那道被云竹梦困在中心的灵符,被云竹梦手里的丝带紧紧缠绕在一起,一个呼吸间就化作了轻烟消散在空气中。

    帝听风无奈的叹口气,又从储物袋取出数张灵符来,数年前,帝听风仅仅使用数张灵符,就消耗掉青衣颜体内的半数法力,何况的云竹梦的修为,还差了数年前青衣颜数过个境界。

    只见一张火属性灵符和木属性灵符同时化做灵体,在云竹梦还没来得及攻击第二招时,就被帝听风的灵符给缠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