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咱们练练吧
    灵符虽然不及法宝和法器那般犀利,拖住对手的时间还是有的,同时还可以消耗对手的法力。

    帝听风不能直接对云竹梦出招,使用灵符迎战,确实是一个一石二鸟的计策。

    云竹梦心里暗骂一句,她虽然看不懂帝听风的真正修为境界,被对手如此敷衍,还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心里懊恼得不行。

    “呵!”云竹梦大呵一声,催动本命法宝的威力,只见被灵符缠住的丝带瞬间暴涨了起来,不消片刻,就把灵符给击得粉碎。

    云竹梦趁着丝带灵威大显,口中更是念个不停,本命法宝已经发挥到异常作用,漫天飞舞的丝带冲着帝听风狂袭而来。

    帝听风见此,知继续使用灵符已经顶不了丝带的攻击了,就在丝带缠住帝听风的手脚之时,帝听风隐藏的灵力瞬间迸发出来。

    只见被灵力包裹住的帝听风抬手一挥,手里就腾空跃起一把巨剑,巨剑灵威一震,把缠住帝听风手脚的丝带震落到边缘。

    帝听风趁着脱身之迹,手起剑落,一个俯瞰姿势站立到云竹梦眼前,巨剑刷的架在对方脖子上,仅仅停留了一秒,帝听风就撤了巨剑的幻影。

    云竹梦倒吸口凉气,在帝听风释放灵力到把巨剑架到自己的脖子上,她整个人都无法动弹一步,如果帝听风刚才真想杀了她,云竹梦绝对是个死人了。

    “帝……帝听风胜出!”

    主持和观众席上的宗门弟子,基本上没看到帝听风是如何出手的,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剑已经架到云竹梦脖子上去了。

    帝听风见自己完成了任务,和李子恒招呼一声,顶着现场“火辣辣”的目光,只影遁去,他对那个云竹梦可是半点兴趣都没有的。

    此次代战,完全是看在李子恒小时候的情分上,才会出面的,换作其他人,就是拿刀架在帝听风的脖子上,他也不会同意的。

    “续命,我们好久没交手了,怎么样?今天要不要陪我练习一下!”

    后山某一出山间,帝听风半果着身子,露出白皙的胸膛,脚下踩着溪水,手里不知从哪弄来一块沫布,正手脚并用的在山间洗澡。

    这处溪水,还是数年前,帝听风独自上险山冒险迷了路无意间发现的,由于那时候还是寒冬,碍于身体的体质,帝听风才没有在意的。

    他从虚清门回来后,休息了一天就直接上了后山,见溪水清澈见底,鱼儿欢快游耍,帝听风一下子来了兴致,管他三七二十一,脱了个精光,直接跃进了溪水中。

    飞溅起的水花惊的鸟飞兽散,鱼儿全部隐藏到溪底的石缝中,帝听风的身子半淹在水中,仅仅坐了数来分钟,就感觉身体的重压减轻了数倍。

    原来此处小溪里的水,还有怡神安身的作用,帝听风惬意的寻了处耸立的大石块,身体半靠在石头上,晒起了岩盘浴。

    神念中的续命无故白了帝听风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道:“你小子还是先斗得过吾的第十六个分身在说吧!”

    “分身的话,和正主多少有些不同的。”

    帝听风伸手扶摸着手臂,把溪水很均匀的撒落到脖子以下的位置,一脸的不满,对续命这个“师傅”抱怨起来。

    “吾是不会出手的。”续命合上手中白看不厌的古书,问道:“你的打算难道还无法实现么?”

    帝听风捧着水迎面撒下,一脸享受的面迎着太阳,反问道:“打算?什么打算?”

    续命轻吐了口气,道:“你该不会真的想继续耗在幻仙宗吧!”

    “这怎么可能嘛!”帝听风刷的射出水面,一个旋转翻身,从储物袋取出准备好的换洗衣服,三两下完整的穿戴在身上。

    “我才不想百年后坐化在区区一个小宗门里。”

    “既然如此,你就该对自己的性命负起责任,认真练功去。”

    “我知道了!哈~”帝听风捂嘴打了一个哈欠,道:“我马上就回去闭关了。”

    帝听风的最低底线就是二十二岁之前脱离幻仙宗下山,现在炉青真人昏迷不醒,是没有办法批准帝听风下山游历的。

    李子恒这个师兄,虽然有炼丹室代执的身份,是没有办法批准门下弟子外出的,但凡是幻仙宗的弟子,外出都虽然经过道虹掌门批准的。

    云涟天禁地一行,让原来就不喜欢帝听风的道虹掌门更加忌惮帝听风的神秘,两人自来不对付,帝听风不想去求道虹掌门批准,道虹掌门也不可能会同意的。

    帝听风送端木锦回去羽化门之时,倒想着一走了之的,无奈宗门规定束缚感太强烈,帝听风乖乖的回来了,看样子,只能寻机离开幻仙宗了。

    帝听风回了原先居住的洞府,见数年无人察觉到这里的情况,抬手幻出巨剑就“噼噼啪啪”乱砍起来。

    不出数来分钟,一个完整的洞府就开凿好了,和旁边的旧洞府算是对立建凿,帝听风又加工一番,让两个洞府共同接通连接在一起。

    布置好洞府的禁制,帝听风选了处理想的独间,用来做练功室,其他洞府就扔下不管了。

    帝听风从神念中翻出“大浒衍”的第二阶功法,认真细研一遍,闭上眼睛揣摩起来。

    一个时辰后,练功室传来打呼的声音,神念中的续命好一阵无语,他召出在自己的灵体中修炼的缔灵,准备让缔灵释放点星火,好好烤一烤练功中睡着的帝听风。

    “哇啊啊啊!”

    洞府中响起一声惊吼声,帝听风整个人跳了起来,顺带释放了点灵力,一下子冲破洞府的府顶,头陷进了石缝里。

    “搞什么啊!你这只圆球!”帝听风呜呜一阵,伸手一拳打穿了石壁,终于把头从石缝中解救了出来。

    “缔灵,你想把我烤来吃了啊!”

    帝听风拍掉身上被炎火烤黑的灰,嚷嚷道:“我早说过,我在练功的时候,你不要打扰我嘛!”

    缔灵眨巴一下萌萌的大眼,如人类那般翻一个白眼,道:“可是主人你睡着了啊!”

    “什么?睡着了!”帝听风好一阵无语,道:“就算我睡着了,难道你不能换一种方式叫我起床嘛!”

    “吾体内出来火就是冰!”缔灵扑打着翅膀飞旋在帝听风面前,道:“不管吾使用哪一种方式,主人你都不会喜欢吧!”

    “那是当然了!”帝听风咬咬牙,恶狠狠道:“不管是炎火还是灵冰,我这个凡人碰了没死算我命大了。”

    “主人让自己变强不就好了。”缔灵眨眨眼,吐吐舌头道:“只要主人比吾强大,就可以自由操控吾的法力了。”

    “你想得到是简单!”帝听风黑了脸色,道:“我能不能进入灵寂期都是个未知数,何况控制你这种天生灵体。”

    “等等!”一直沉思的续命喊了一句,目不转睛的打量起帝听风的身体,半响才开口道:“小子,你什么时候中毒了?”

    帝听风不仅中了毒,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把续命都给蒙过去了。

    “哎!中毒!”帝听风一脸的不可思议,问道:“我怎么可能会连自己中毒了都不知道啊!”

    “奇怪,主人居然会中毒,明明在幻仙宗的时候都还好好的。”

    “缔灵,你先回到灵体中去!”续命直接命令道:“小子,马上运功看看。”

    帝听风照着续命的话,把体内的灵力全部释放出来,接着把修炼过的每一套功法都催动了个遍,终于找了一点蛛丝马迹。

    “那个羽化门的长老,倒是个狠角色!”

    “你怎么肯定我是被羽化门的长老所害。”

    “你不是说自己被羽化门的长老,使用了什么玉色的剑刺中了左肩嘛!”

    “是这样没错啦!在高家不也发生了一些事情嘛!”帝听风也有些无语,道:“我中的,究竟是什么毒,你可以探出来了么?”

    “是一种使用秘术炼制出来的毒药,它的作用有睡魔,痴魔,绝望,自困,自扰五绝,俗称五绝毒。”

    “等到你经历了五种绝毒以后,毒素攻心,会废除你的法力,至全身癫狂血管爆裂而死,搞不好你会变成魔物也有可能。”

    “你离开幻仙宗的这段时间,吾一直没有给你交流,把所有事交给了你自己处理,何况你身边有缔灵在,吾也用不着担心。”

    “没想到,吾千算万算,还是让别人钻了空子。”

    帝听风跳个续命的忏悔时间,直接切入主题问道:“难道,我中的毒没解了么?”

    “五绝毒也不是没解!”续命沉吟一声,道:“看来,你还得在去一次羽化门才会知道了。”

    “哎!还去羽化门!”

    帝听风一阵懵,问道:“羽化门的那个长老有些难对付,还有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师祖,我在去,不是等不到毒素攻心就先被人给灭了。”

    “谁叫你善心大发,有什么绝招用不着藏着掖着,谁欺负了你,你就给吾用十倍百倍的招术回击过去,你用不着担心会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