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还有吾在
    “不管什么时候,你身后还有吾在,你记住了!”

    “师……师尊!”

    帝听风被续命好一阵煽情,激动得喊了一句师尊,听得续命翻了好一阵鸡皮疙瘩,嚷嚷着道:“你小子给吾按平时的称呼就好了,突然喊吾什么师尊,怪不习惯的。”

    帝听风瞬间嘟起了嘴,后悔道:“什么师尊,你听错了!”

    “哎!吾……”续命翻了一个白眼,道:“你还真不客气了啊!”

    “不是你教我的,用不着跟别人客气的嘛!”

    “别人是别人,吾是吾,对师尊不可以不客气的。”

    “想让我叫你师尊,就堂堂正正的传授我功法吧!”

    “才不要,麻烦!”

    “什么叫麻烦啊!”

    帝听风狂吼一阵,道:“你幻出五万个分身陪我练功,我还没觉得你麻烦呢!”

    “吾可懒得传授一个凡人弟子。”

    “我修炼一定很快的。”

    “不授!”

    “你们俩个吵死人了!”缔灵大吼一声,道:“不要打扰人家闭关啦!”

    “你又不是人,缔灵,我可是你的主人!你就不能尊重主人一点!”

    “等你比吾身强大的时候,用不着你强调自己是主人,吾也会为你效命的。”

    “我一定会变强的啦!”

    “小子,你这两天还是先去找你的师兄,拐些解毒的丹药,克制一下毒素扩散,咱们寻机在去羽化门讨债吧!”

    “我知道了!”

    ***

    虚清门的“比武招亲”大会已经告一段落,赢的美人笑的弟子都在准备双修事程了,当然,也有让虚清门的女仙子失望的弟子了。

    很不凑巧的,李子恒也落到了后者,“比武招亲”大会当天,帝听风赢了云竹梦就离去了,理应让李子恒接手后续的事情。

    谁知,云竹梦仗着有魂引宗掌门子嗣的身份,硬是回决了李子恒的双修梦,同时还污蔑帝听风使用了什么秘术,自己不小心才会输的。

    李子恒从那之后,一撅不振,整天把自己关在练丹房中,除了帝听风这个师弟,连道虹掌门的传召都不出门。

    苦于没有稀有灵宝这种炼制丹药的主材料,又常受那云竹梦仙子的冷嘲热讽,李子恒一下子颓废了不少,连平时只知道修炼的帝听风都看不下去了。

    “师兄,莫不是没有那云仙子,你连正常生活都不会了吗?”

    刚刚炼完功从后山回到炼丹室的帝听风,因功法又精进了不少,喜得他闲得无事,特地跑到这炼丹房来,看看颓废中的李子恒快死了没有。

    真不明白,那云竹梦的姿色也没有多引人注目,此女顶多在气质方面,比虚清门其他女弟子强上几分,怎么李子恒偏偏就看上她了呢!

    凭李子恒现在的身份,随便换一个仙子都愿意和他双修的吧!何必非要耗死在云竹梦身上,赔了笑脸不说,还失了身份。

    闹得现在整个幻仙宗的弟子,都知道了炼丹房主事爱慕虚清门仙子一事,别的不说,连那虚清门的门主灵喜仙子,都不敢插手两人之间的事情。

    云竹梦虽拜入幻仙宗的虚清门下,此女却是那魂引宗掌门的亲孙女,云竹梦执意要拜入幻仙宗门下,引魂宗掌门无法只得随了她。

    要不是有如此深厚强大的靠山,云竹梦凭自己的筑基后期修为,哪里敢公然得罪炼丹房的主事,换了一个平凡的背景,恐怕她早就答应了的。

    “唉!”

    李子恒瞅一眼帝听风,重重叹了口气,继续把脑袋藏进脖子里,缩成一团抱腿蹲在内殿的一间密室内。

    地上的丹药瓶乱七八糟的散落一地,想必是李子恒闹脾气给扔的吧!

    帝听风见李子恒哑口不言,将地上乱七八糟的丹药捡起来,丝毫不客气往自己的储物袋里扔,一副捡自己东西的模样。

    “既然师兄嫌弃了这些丹药,师弟绝不会浪费它们的,不然就白瞎了你和众多炼丹弟子没日没夜的功夫,才将它们一粒一颗的炼制出来。”

    上一次把李子恒抢劫了一次,帝听风就不能光明正大的从炼丹药拿这些丹药的。

    眼看着自己的修为,就快突破筑基中期顶峰进入筑基后期,帝听风自然心疼这些浪费的丹药了。

    虽然说帝听风的修为境界,在别人看来,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实际上莫名其妙的早就突破了筑基中期的顶峰。

    不管帝听风刻不刻意隐藏自己的修为,别人就是察觉不出来。

    不服用丹药辅助,帝听风全屏自身优越的灵力条件,修炼起来是比其他资质好的弟子快上数倍。

    若是服用一些精进修为的辅助丹药的话,岂不是一阶接一阶的逆天突破。

    “哎!你……”

    帝听风的“不要脸”把“生无可恋”的李子恒憋得满肚子话说不出来,他不过就是拿这些丹药发发牢骚,怎么就成了嫌弃它们了。

    “我说帝师弟,你可以不要每次来我这炼丹房一次,就打劫师兄我一次好吗?”

    那些丹药又不是大风刮来的,也不是大街上捡来的,是炼丹房的弟子一日一夜辛辛苦苦炼制出来的。

    甚至一些比较难炼制,材料又难寻的一些丹药,那些炼丹弟子一辈子就只能炼制出那么几粒来。

    帝听风倒好,一眨眼功夫,就浪费了数倍弟子的心血,还一副“恬不知耻”的还想要更多丹药的模样。

    他说要拿去浪费就拿去浪费啊!真不明白,帝听风把那些别的弟子,一辈子都使用不完的丹药“怎么了”?

    李子恒白眼了帝听风好一会儿,却不敢动手把帝听风收起来的丹药夺回来,凭他的实力,恐怕不够帝听风秒的,虽然这个人表面上只是筑基初期顶峰的样子。

    帝听风不怒反笑道:“师兄还会人类的语言啊!师弟还以为自己在过一段时间来炼丹房,会不会与师兄连沟通,都不能正常交流了呢!”

    见平常的李子恒恢复过来,帝听风松了口气,若是此人真就这么无所作为下去,肯定会被幻仙宗除名的,那时少了炼丹室的庇护,帝听风在幻仙宗会很“不方便”的。

    李子恒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倒不全是因为云竹梦拒绝他的关系,李子恒可是众多弟子投票选出来的“心机婊”,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女人,就断送自己的大好前程。

    而且李子恒之前喜欢的那个虚清门仙子并非是云竹梦,而是另外一个虚清门中的低阶女弟子,不过偶然一次机会,从此女口中得知云竹梦的事情。

    一并得知了此女的来历以及背景,没过多久,李子恒渐渐冷淡了先前的那位女弟子,转向朝云竹梦的身边,对她各种的“献殷勤”示好。

    巧的是,那位被李子恒无情伤害了的虚清门女弟子,恰恰和那云竹梦是好友,不然那女弟子怎么会知道云竹梦的身份,及那些如此隐蔽的事情。

    对于这一点,李子恒没有想到,以至于被对方厌恶,接连被前任恶心,落得个里外不是人,求佳人不得偶,反而成了幻仙宗的笑话。

    “去!你才变成动物了呢!”

    听懂了帝听风话带得有铉外音的另一层意思,李子恒本来面无表情的脸色一下子黑了起来,犹如死物活了一般两眼瞪着帝听风。

    “这可不一定,没准上辈子我还是哪个洞府的仙兽呢!”

    帝听风同对方开起了玩笑,暖暖的一层意思,也不知李子恒会意到没有,反正他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就你还仙兽,人家门口的灰尘你都没机会做的。”

    “什么灰尘啊!都化成灰了,还怎么修仙啊!”

    “你刚才不是才说自己是仙兽嘛!都已经是不死之身了,还修什么仙。”

    “师兄不是才说师弟是灰尘的嘛!”

    “我不是打个比方嘛!你怎么……”

    李子恒和帝听风小闹了好一会儿,才恢复往日威风道:“你赶紧把刚才收起的丹药放回去。”

    别以为他心情好了,就把刚才发生的事给忘了,就是在多数个炼丹房,丹药也不够帝听风浪费的。

    帝听风撅起了嘴,非常不情愿的从腰间取出一只专门收藏丹药的储物袋,把刚才塞进去没多久的丹药取了小数出来,经过李子恒点头以后,才不开心的收起储物袋。

    师兄真小气,几粒丹药都舍不得给,帝听风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将那李子恒诽谤了半天,数落李子恒的小心眼。

    李子恒带上帝听风一并前往虚清门,对云竹梦之间闹僵的关系画下句号,并且承诺此生绝不会在打扰此女的修行,也不会在踏入虚清门半步。

    恐怕李子恒此时不道歉认错,等到那魂引宗的人找上来,怕是不好交代的,只得断了与云竹梦双修之事,安心做他的炼丹房主事。

    看过端木锦真容的帝听风,对虚清门这些莺莺燕燕提不起半分兴趣,甚至连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

    惹得那些宗门弟子以为他不近女色呢,任那些女弟子怎样挑逗,帝听风依旧一副冷冰冰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