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师弟,永别了
    若不是确定此人还活着,那些女弟子肯定以为,帝听风是李子恒从哪弄回来的炼尸呢。

    事情蹊跷的就是,那虚清门的云竹梦拒绝了李子恒这个师兄,却请自己的师傅喜灵仙子找上帝听风,放下身份要求和帝听风双修。

    听到这一消息,不仅错愕了李子恒,连一旁一头雾水的帝听风也大感莫名其妙,那云竹梦,怎么就拒绝师兄看上他了。

    帝听风虽然之前和那云竹梦斗了一次法,连对方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怎么可能会答应云竹梦的要求。

    帝听风冲虚清门的喜灵仙子一拱手,冷冷一声道:“多谢竹梦仙子的美意,恕我不能同意!”

    “哎~”

    帝听风一句话,引得炼丹室好几声惊叫声,喜灵仙子也好一阵无语,有美人特地放下身份要求双修,怎么帝听风还不知好歹给拒绝了。

    “师兄,到底是为什么啊?”炉青真人的第三个弟子眨了眨眼,一脸的莫名其妙,好奇问道:“难道你是因为大师兄的关系?”

    “虚清门的那女仙子,关师兄什么事?”帝听风一脸认真的模样,完全不记得云竹梦一事。

    李子恒尴尬着轻笑两声,冲虚清门的喜灵仙子一拱手,道:“喜灵仙子,很抱歉我这个师弟的健忘症特别严重,容我和帝师弟商量一番,在差人去虚青门告诉仙子帝师弟的决定吧!”

    “有什么好商量的。”帝听风直接打断李子恒的话,道:“我说过了我不同意,我还没有和他人双修的想法。”

    “哼!”喜灵仙子冷冷一哼,道:“帝听风,本道不管你是真的有健忘症,还是在本道面前装疯卖傻,本道的提议,你是不答应也不行的。”

    “我管你什么提议,我不同意就是不同意,你们虚清门的仙子爱和谁双修就找谁去,反正我是不会同意的。”

    帝听风虽然在云涟天禁地大会上见过喜灵仙子一面,事隔多年,早就把九护法其中的一位给忘了,又因为喜灵仙子的话语过激,帝听风哪里还顾及什么辈分。

    喜灵仙子脸色一冷,道:“既然你执意,本道只好请求道虹掌门决定了。”

    喜灵仙子虽然说是云竹梦的师傅,因云竹梦资质不错,又是魂引宗云清掌门的子嗣,喜灵仙子巴结都来不及,跑腿一事自然不在话下的。

    否则的话,哪有做师傅的,为了门下弟子,本末倒置去给人提亲的。

    喜灵仙子唯一想不通的就是,云竹梦为何放弃炼丹室的主事,而选择了一个修为境界还不如自己的一个弟子。

    “师弟……”

    李子恒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求都求不来的缘分,放帝听风身上,帝听风居然还往外推。

    就是帝听风肚子里的蛔虫,恐怕都猜不透帝听风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何况,李子恒也没那个胆子去管帝听风的双修大事。

    “仙子请回!”

    帝听风装模作样的冲喜灵仙子做了一个告辞的动作,道:“师兄,我去看看师傅的情况。”

    ***

    “师弟!”

    李子恒推开丹生殿的大门,愁了一眼坐在炉青真人床前的帝听风,轻吐一口气,道:“师弟你在师傅床前都待了一天了,难道还没有想明白吗?”

    帝听风从地上站了起来,半迷着眼睛盯着床上一直醒不过来的炉青真人,没有回头看李子恒,也没有回答。

    “师弟……”李子恒冲帝听风晃了晃手,道:“我们可以谈谈吗?”

    “有什么好谈的。”帝听风冷冷一声,转回过头来,道:“不明白的只有师兄而已。”

    “师弟,为什么?”李子恒露出一脸愁容,眉头皱成一团,道:“为什么竹梦仙子选择的是你,为什么偏偏是你。”

    “为什么!”帝听风瞬间移动到李子恒眼前,冷冷瞪在李子恒身上,一字一句道:“因为你太弱了。”

    四年前,李子恒连自己的师傅都没能保护好,还不自知的被别人利用了,差点害死一直醒不过来的炉青真人。

    李子恒不仅实力弱,连能力和权利都弱,保护不了在乎的人,就不要做出什么需要承诺的事。

    可以说,李子恒除了心机重一点,其他什么都没有的,一个没有实力的人,光凭算计,是走不了多远的。

    “我知道的啊!”李子恒在殿内咆哮起来。

    “我知道自己什么都不如师弟你,从你被师傅带进幻仙宗起,我每天都在嫉妒你啊!师弟!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炼丹术不及你,就连练功也输给了你这个没有灵根的师弟,师傅给你那么多特权,你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吗?我那个时候……”

    “我那个时候,真的很想杀了你啊!为什么?为什么你是我的师弟,到底是为什么啊?如果炼丹室只招收了我和鸿礼两个亲传弟子。”

    “如果炼丹室没有叫帝听风的这个亲传弟子,该有多好啊!师弟每次都容易受到别人关注,连师傅也是,在知道围着师弟你转。”

    “你不知道我在后面追着你的脚步,有多辛苦,对!我是很弱,弱得保护不了师傅,保全不了炼丹室,可是……”

    “可是……就算是我自己,也很讨厌我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弱!”

    “就连喜欢的人,也因为我的弱,而选择了你……”

    李子恒越说越激动,他双腿一软,直接栽倒在地,两行莫名的清泪,止不住的掉落在地上。

    李子恒跪倒在地上,双手支撑着要倒地的身体,一副囧态抬头,仰望着一直俯瞰着自己的帝听风。

    帝听风缩了缩手,最终还是没能把李子恒从地上拉起来,帝听风眉头皱成一团,他呡着嘴巴,一句话也不说。

    那天后,帝听风在也没有回过炼丹室,李子恒也没有问帝听风去了哪里,他只知帝听风没事就喜欢往后山跑,具体位置是不知道的。

    虚清门那边,喜灵仙子把话带给云竹梦后,云竹梦气得跳脚,不顾自己的形象,在师傅的带领下,冲进了炼丹室,却不见帝听风的踪影。

    云竹梦见帝听风躲避自己,讽刺了李子恒几句,彻底把李子恒给惹怒了,既然不能动云竹梦,那么,只好把主意放到帝听风身上了。

    李子恒约了昔日“好友”司徒尼玛一聚,两人护诉衷情,原来,不仅是李子恒喜欢的云竹梦选择了帝听风,就连司徒尼玛的炎樱师妹,都对帝听风情有独钟。

    数年前,帝听风在云涟天禁地曾经救过炎樱一次,从那以后,炎樱张嘴闭嘴都是帝听风。

    莫不是因为数年前,因为端木锦的关系,帝听风无故失踪了两年,恐怕炎樱也会不顾女子颜面,求好帝听风的。

    听起李子恒今日一事,司徒尼玛有一种亲自体验的既视感,他当场就答应了李子恒的醉话,试图合伙把帝听风给灭了的。

    数年前,司徒曾数次被帝听风的巨剑击败,为此他从云涟天禁地一回来,就要求道虹掌门赐功法,不断闭关修炼。

    尽管之前掺和了杀灭同门一事,遇到过帝听风,也深知帝听风的恐怖之处,司徒尼玛还是有把握能够灭掉帝听风的。

    何况,帝听风在厉害,也不过是一个筑基期的弟子罢了,作为幻仙宗的内门弟子,以及司徒家族的少家主,只要司徒尼玛请求,司徒家族一定会加派数十个灵寂期的弟子供他差使的。

    ***

    “师兄,你觉得,光凭那几个司徒家族的弟子,就可以杀灭我了么?”

    帝听风冷眼扫了一眼对面的李子恒,他虽然惊讶李子恒明目张胆的给自己下战帖,却没想到李子恒准备得那么充分。

    不仅把司徒尼玛那货找来了,还拉了七八个司徒家族的弟子,除了六个筑基期外,甚至还有两名灵寂期的弟子。

    加上幻仙宗的好几个等级不一的弟子,十来二十几个弟子围着帝听风。

    那排场,闪得帝听风都不忍睁开眼睛,他之前的担心,居然真的应验到自己身上来了,李子恒那货,果真为了他算计了一场演戏。

    “师弟,怪只怪,你什么都抢在师兄的前面,不管是炼丹术还是法术,你真正的修为,应该不止于此吧!”

    “还真是瞒不过师兄的眼睛呢!”

    “你以为我和你从小到大一起的时间,还无法清楚的观察你吗?”

    帝听风失望的耸耸肩,道:“师兄,这次我不会手下留情了。”

    “嗯!”李子恒露出一张似笑非笑的脸,道:“师弟,永别了!”

    “要战就战,废话那么多干嘛!”

    李子恒话音刚落,不料其中的一个司徒家族的弟子起了杀心,趁着众人不备,也不知使用了什么法宝,居然可以秒速攻击到对方身上。

    李子恒的身体一下子就破了数个大洞,受到恐吓,李子恒的元神一下子就从身体内歘了出来,拼命朝空中遁去。

    那个出手的司徒家族弟子见李子恒的元神要逃跑了,抬手就是一道灵光射去,且料刚击到一半,就被另一道灵光给击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