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九州大陆任我游
    帝听风冲李子恒的元神一招手,就把对方摄到了手里,李子恒的元神恐惧感倍增,想要逃跑,被帝听风打出一道护身罩给困在了里面。

    帝听风两眼发红的瞪着那个对李子恒出手的司徒家族的弟子,他就算亲自杀灭自己的师兄,也不许自己的师兄被别人杀灭在眼前。

    帝听风倒吸口气,刷的往身上打出一蓝一红两道护身罩,同时把缔灵给召了出来。

    帝听风给缔灵下了一道保护李子恒的命令后,帝听风人影在一瞬间消失,等到那个不顾先“礼”后“兵”的司徒家族的弟子反应过来,他两眼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李子恒的元神仅仅害怕了数秒,在被帝听风使用护身罩保护起来的时候,他心里突然间出现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两人一起生活了好些年,彼此间的喜好都摸得清清楚楚,即使是李子恒心里对帝听风有怨,真正到了最后,他也不可能杀灭帝听风的。

    就好比,帝听风明明知道自己是要杀灭自己,还出手救了他,原来,从十年前前起,就生出一种无法割舍的羁绊,存在在两人之间。

    “难道,所谓的家族弟子,君子含义都是如此么?”

    帝听风微微侧头,眼神瞄向还错愕在李子恒已死的事实中的司徒尼玛,冷冷一句道:“司徒尼玛,我们今天就做个了结吧!”

    虽然说是在幻仙宗的后山,一般人也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何况,那几个司徒家族的弟子已经设下了结界,但凡不是灵寂后期的修士经过,都不会发现此地之事的。

    灭掉帝听风事小,杀灭同门事大,万一此事传到五宗,他们几个肯定受到惩戒的。

    “帝听风,你还是那么耀眼,让人看一眼就觉得讨厌呢!”

    司徒尼玛从人群堆里钻出来,他用俯瞰的眼神瞪着帝听风,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俊朗的面目变得十分狰狞。

    十年前,司徒尼玛第一眼看见帝听风,就觉得帝听风浑身都散发着一股王者气息,尽管他不愿意承认,帝听风终究还是从一个没有灵根的弟子堆里爬了上来。

    数年前,帝听风不仅从司徒尼玛手中赢走了内门弟子第一的位置,又在争夺火凰幼兽的大赛中赢了他一次。

    不仅如此,还在云涟天禁地大放异彩,把幻仙宗弟子和道虹掌门的目光全引了去,甚至连其他宗门的弟子,眼睛里都是帝听风这个神秘弟子。

    对于妒恶如仇的司徒尼玛来说,如此耀眼的帝听风,永远阻隔在他的眼前,司徒尼玛说不讨厌帝听风,那是假的。

    “被你讨厌了十年,也不知是你的幸还是你的不幸!”

    “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有多讨厌吗?”

    “这个嘛!”帝听风手里幻出一把巨剑来,他表情微微一怔,巨剑已经朝着司徒家族的弟子那边看了过去。

    “经过你这么一试探,貌似我真的很让人讨厌呢!”

    剑影落下,被一个巨大的光罩阻拦了下来,帝听风冷冷一笑,手里冒出两只雷兽,他冲着那个光罩一脱手,那个光罩连着那些个司徒家族的弟子全部被炸成了碎片。

    可以说,司徒尼玛算是第一次见到帝听风的这种手段,完全在不经意间,司徒家族的弟子全军覆没了,而且,帝听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帝听风抬手又托起一只雷兽,那几个幻仙宗的弟子全数在惊恐下,被炸成了碎片的,帝听风原本是想放过本宗弟子的,奈何他们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该死!

    帝听风从出手到冲自己招手,仅仅只用了数秒时间,他旁边的人完全是在零点几秒的情况下,被帝听风给分分钟灭掉的。

    要说事情变成压倒性的一面,司徒尼玛不恐惧,那是假的,司徒尼玛两眼恐惧的瞪着帝听风,却一步也无法移动。

    帝听风一步步朝着司徒尼玛靠近,他伸手托起一只雷兽,犹如锁门的无常冷冷一句道:“你早在十年前,就该死了的。”

    “帝,帝师弟,我以后在也不会讨厌你了,你……你可不可以放过我一次。”

    “十年前,我已经放过你一次了,难道,司徒师兄你忘了么?”

    帝听风扬起手,手里雷兽正要脱手而出,只留下元神的李子恒大喊起来,道:“师弟快住手!”

    帝听风微一略手,把不远处的散着灵光的圆球摄了过来,问道:“师兄,这人杀了你,难道你想让我放过他么?”

    “你不可以杀了他。”李子恒解释道:“司徒尼玛是司徒家族的少主,杀了他会坏事的,你不要命了。”

    “残杀同门,理应该死!”帝听风略一顿手,收起了手里的雷兽,冷冷一声道:“师弟没有错。”

    只见帝听风抬起手,不知使用了什么秘术,硬是把司徒尼玛的生魂从体内给抽了出来,没等到李子恒的元神反应过来,被帝听风抬手一推,就进入了司徒尼玛的身体。

    不过嘛!看起来虽然是帝听风在动手,即使是,一直都是续命在操作的,只不过别人是无法理解的。

    “师兄,感觉怎么样?”帝听风把手搭到司徒尼玛的肩上,并且把司徒尼玛的生魂给泅禁了起来。

    利用司徒尼玛的身体复活的李子恒一脸恐惧,他不是恐惧司徒尼玛轻而易举就被帝听风给灭掉了,而是帝听风这个筑基期的弟子,居然可以强行进行夺舍。

    修仙界有三大铁律规定,想要夺舍他人身体,就需尊守三大铁律方可进行夺舍。

    一则就是修仙者不可以对凡人的身体进行夺舍。

    二则就是想要夺舍者的修为,必须要比被夺舍者修为要高才会成功,不然就会被对方反噬,而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三则就是想要夺舍者,必须得肉身死亡,才可以对另一个修仙者进行夺舍,若是不按三条铁律强行夺舍,想要夺舍者同样会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帝听风不想知道续命是如何做到的,他现在心里除了杀意,还有些许恨意。

    但是,李子恒和帝听风有从小到大的情分,是他的师兄,所以,帝听风不阻止续命破坏铁律。

    李子恒晃着帝听风的肩膀,喊叫道:“师弟,你杀了司徒尼玛,司徒家族不会放过你的,你怎么可能斗得过司徒家族的人。”

    “师兄你在胡说什么啊!”帝听风一副听不懂李子恒说什么的表情,道:“你不是活的好好的嘛!”

    李子恒顺着帝听风的指引,用司徒尼玛的身体转了好几个圈,完全看不出来哪里不像司徒尼玛,当然,元神除外。

    现在的司徒尼玛,可以是司徒尼玛本人,也可以是李子恒。

    李子恒一屁股摊坐在地上,道:“我,我到底是司徒尼玛,还是李子恒?”

    “师兄,从现在起,你就是司徒尼玛,司徒家族的少家主,你记住了!”

    “这怎么可能做到啊!”李子恒狂喊一声,道:“除了司徒尼玛的这副身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哪里可以代替司徒尼玛啊!”

    “师兄不是喜欢竹梦仙子么?利用司徒尼玛的身体,刚刚好!”

    “我……我……”李子恒没出息的哭了出来,他终究,从一开始就被帝听风给保护了,他们俩之间得羁绊,深得让李子恒本人都感觉可怕。

    “我照做就是!”

    岁秋!内门弟子司徒尼玛给虚清门云竹梦下聘礼一事,轰动了幻仙宗上下,知情人都知道,司徒尼玛一直倾心的女弟子是炎樱。

    众人万万没想到,司徒尼玛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居然有看上了云竹梦,个把月前倒追帝听风的云竹梦仅仅坚持了数天,就答应了司徒尼玛的双修请求。

    在幻仙宗和魂引宗及司徒家族的瞩目下,李子恒利用司徒尼玛的身体,如愿以偿的把云竹梦弄到手了。

    “师弟,你两年没完成任务,加上这两年你又一直待在后山闭关,幻仙宗就差把你除名了。”

    司徒尼玛倒靠在后山的一堆大石上,他两眼无奈的盯着四处为他奔波的帝听风,也没有问真正的司徒尼玛被他弄去了哪里。

    凭借自己的天赋,请求了道虹掌门混入了炼丹室,并且,和往常一样的态度,默视着帝听风,瞒过了所有人的耳目。

    帝听风微微仰头,半笑道:“正好!反正我也打算离开这里了。”

    李子恒一惊,呼道:“师弟要去哪儿!”

    “九州大陆任我游!”帝听风反问道:“师兄你呢?”

    “我没有你那么大的理想,多学习一种炼丹术,就是我明天的目标。”

    帝听风微微合上双眼,聆听着风声,道:“师兄,希望以后还有在见面的机会!”

    “若是有缘,自然会在在见的。”

    “难道师兄的修为,真的无法在提升了么?”

    “师兄我的资质能够筑基成功,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了,我满足了。”

    “这样啊!”帝听风微微含笑,道:“知足者常乐嘛!”

    “嗯!听风,希望你在成仙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此之前,不要死在任何人手上!”

    “我不会死的,师兄不用挂念。”

    “师弟,后会无期!”

    “师兄,保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