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原木镇
    这算是师兄弟两人最后一次见面,帝听风从那以后,在也没有出现在炼丹室过,李子恒也因为司徒尼玛一事,检查被召回司徒家族。

    岁秋,帝听风请求李子恒公开李子恒真正死亡的秘密,称李子恒是被自己杀灭,被司徒尼玛所救,司徒家族一事,因李子恒牵引私了才没有闹大。

    帝听风杀灭同门理应死罪,念及多年前云涟天禁地一事,为幻仙宗争取了五宗之主的事宜,功过相抵,被幻仙宗逐出师门,此事轰动了五宗。

    ***

    凡人界的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一个用布遮掩着面目的二十来岁的少年,正一动不动的站立在人群中。

    大街上的叫卖声叫不绝口,一声接过一声,且有些吵杂,少年走进一家面馆,呆眼望着面馆的菜单上的各种古文。

    “哎哎!小兄弟,怎么看着你面生啊!”

    少年刚刚走进一家生意还算不错的面馆,面馆的老板就笑吟吟的招呼起来。

    “哦!”少年应了一声,道:“我是第一次到这里来,请问店家,这个地方叫什么啊!每天都这么热闹吗?”

    “哈哈!原来是小兄弟你不是原住民啊!”

    面馆老板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道:“原来是第一次来原木镇啊!怪不得小兄弟你起来那么面生呢!”

    “原木镇?”少年一懵,放眼望去,除了大石堆就是大石块,哪里有一颗树存在了。

    若不是亲自来到原木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原木镇都是木头呢!鬼知道整片区域全部都是堆堆的乱石。

    “哦!这里曾经都是树木的,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所有的数木都枯死了,从那之后,原木镇就在也没有生长过一棵树了。”

    少年微微点头,遗憾道:“原来是这样啊!”

    “不说那个了,小兄弟想吃点什么?我们原木镇,就属我们家的面最真宗了。”

    “那个,咕噜噜~”

    少年张嘴刚想说点什么,肚子传来好一阵吼叫,少年不好意思的绕绕脑袋,道:“我小时没念过书,不认识上面都写了什么,店家可以帮忙推荐一二嘛!”

    “呵呵!看小兄弟的行头,不像是没有念过私塾的人啊!”

    面馆老板心直口快的直说了出来,道:“我们家有小麦面条,粗细面条,最受客人喜欢的就属粉署面条了。”

    “粉署面条!”少年一脸懵逼,好奇道:“那个是什么?也是面条么?”

    “哎!那个……”面馆老板表情一呆,道:“难道小兄弟你没吃过吗?”

    “没有,我从来都没吃过面条。”少年眨了眨眼睛,认真看着面馆老板和面摊面,道:“粉署面条,我想吃吃看,可以吗!”

    “好嘞!”面馆老板面带笑容,道:“请小兄弟稍等一下,粉署面条马上就好。”

    这个从来没有吃过面条的小兄弟,除了那个突然从幻仙宗消失的帝听风,还能有谁。

    帝听风当初灭了司徒尼玛,把李子恒的元神放进司徒尼玛的身体起,就打算脱离幻仙宗的。

    恰巧李子恒和云竹梦举行双修大典之后,帝听风就和李子恒提起了这个想法,并且,轻而易举的把司徒尼玛拉下了水。

    道虹掌门为了顾及宗门颜面,不得不任由司徒尼玛暂代炼丹室主事一执,想到司徒尼玛是自己的弟子,也好过成全了外人。

    在五宗响应帝听风弑师兄一事,帝听风则逍遥自在的北下,离开了蜀中,蹿到了江临,借机混入了凡人界来。

    避免遇到“熟”人,帝听风屏蔽了所有法力,看起来就和真正的凡人弟子没什么两样,单薄的身板,跟风一吹就要倒地似的。

    岂料刚刚进入原木镇这片区域,变成凡人的帝听风长途跋涉一路走来,是又累又饿又困,此刻帝听风才体会到,原来做一个凡人,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

    因为司徒尼玛家的弟子,有人经营着凡人界的生意,银子银票自然不少,而且放进储物袋方便又快捷,帝听风自然是从李子恒那里取了不少。

    毕竟,游历九州,凡人界的地方也很多,不可能使用修仙界的规矩,搞不好还会被凡人弟子当成神经病抓起来。

    面馆的面积不大,里面却聚满了好些个不同类型的客人,老人小孩皆有,他们身上都散布着一股浊气。

    那种浊气,只有凡人弟子身上才能够散发得出来,没有修炼过仙家功法的时候,帝听风身上也散布的有。

    即使是帝听风隐藏了灵力,他身上的浊气也全部都消失了,如果是仙家的人,肯定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的。

    所以,帝听风才挑选了一条“不寻常”的路走,原木镇这个小地方,是百年都不会出现一个修仙者的。

    因为就是无法生长出数木,连树木都无法生长的地方是不会出现灵气的,修仙者修炼之时,需要灵力才可以进行修炼的。

    灵气只不过是灵力中的微小部分,这就是原木镇为何没有修仙者光顾的原因,帝听风也是运气好,没有往灵气聚集的地方走。

    差不多离李子恒被帝听风杀灭的事情过去了半月,帝听风也没有被什么人给找出来,帝听风索性大摇大摆的混进了凡人界。

    要说一个宗门出现一两件残杀同门的事件大同小异,实在没什么值得宣扬的,奈何帝听风在云涟天禁地一事,声名大燥,想秘密处理都难。

    这也是为何,帝听风会突然间消失在幻仙宗的事实,他可不想为了别人的嗜好,堵上自己的性命,毕竟对方可是五宗的人。

    面馆老板笑呵呵的吆喝道:“小兄弟,你的面来咯!”

    “谢谢店家!”帝听风从袖口里掏出一锭银子递到面馆老板手里,道:“店家,这些够了吗?”

    面馆老板看是一碗粉署面条十倍的价钱,当下高兴的手抖起来,道:“够够,当然够了!”

    帝听风见面馆老板说够了,就冲面馆老板挥挥手,一脸认真的盯着面前热气腾腾的粉署面条,取过筷篮的筷子,呼气品尝起来。

    “哇!真是太好吃了!”帝听风撒下几锭银子到桌子上,豪气喊道:“店家,在来一碗!”

    “好吃!店家,请给我在来一碗!”

    “好吃!店家,在来一碗吧!”

    由于帝听风的食量惊人的大,一口气吃了六十八碗粉署面条,把面馆两天的营销量的粉署面条都吃光了。

    莫不是面馆老板声称没有粉署面条了,帝听风肯定还没有感觉自己吃饱了的。

    小面馆因为帝听风的夸张吃相,生凭第一次被围观,看着桌子上堆满了的大碗,个个愣得目瞪口呆。

    那个大碗的粉量,是按一个七八尺高的壮汉煮的,饿得快死了的壮汉顶多可以吃得下十碗粉署面条。

    帝听风一口气就吃了六十八碗,而且还没有感觉吃不下的觉悟,这食量,放任何一个家族里,都会把那个家族吃穷的。

    “既然没有粉署面条了!我下次在来吃吧!”帝听风摸摸肚子,自言自语道:“还没吃够呢!算了先找个地方睡一觉吧!”

    帝听风把该付的银子付清,问道:“店家,你知道哪里有睡觉的地方嘛!我困了!”

    呃!吃了就睡,是猪投胎的吧!面馆老板差点就脱口而出了,他满脸堆着笑,和帝听风解释起来。

    “小兄弟,呐!你看前面那条直路,你从那里直接走上个两百米,就可以看到一个比其他建筑物高出一半的客栈。”

    面馆老板轻轻拍一下帝听风的肩膀,道:“那里可是原木镇最好的客栈了,而且啊!那里面的老板娘,可是原木镇数一数二的美人。”

    “哦!”帝听风木纳的点点头,道:“我对美人倒是没什么兴趣,只要有地方睡觉就行,谢了店家。”

    帝听风七拐八拐,中途迷了好几次路,转了老半天,才找到那个面馆老板提起的所谓的最好的客栈。

    帝听风两眼不可思议的眨了好几下,自言自语道:“这个就是原木镇最好的客栈?”

    盯着“最好客栈”几个大字,帝听风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确实是“最好”的客栈,搭建起来的大石块也足够比周围的建筑物高出两倍。

    帝听风唯一无语的还是,面馆老板提的那个,原木镇数一数二的客栈老板娘。

    椎子脸,脸上画着各种颜色,连本来面目都认不出来,身上披着一件大粗毯子,头发散落下来,活脱脱一个女鬼嘛!

    帝听风好歹算是个修道之人,也见惯了这种让人看一眼就恐惧的场面,否则换作真正的凡人,肯定会吓得惊呼出事的。

    “咦?”老板娘轻咦了一声,问道:“公子难道不害怕小女子这副尊容吗?”

    “比你看起来可怕的东西我都见惯了,不会害怕不是很正常嘛!”

    帝听风顿了顿神,踏进石头搭建的客栈,仔细打量起来,发现那种石头和木质的墙壁差不多,除了没有木质的味道,从内室看起来,完全不像是用石头搭建的客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