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有人喊救命
    失去了脚下的花植物的衬托,帝听风又受了重伤,重心不稳,整个人往前扑了去

    时间,站位,距离的巧合,帝听风不偏不倚的扑到了端木锦的怀里。

    已经失去了体力的端木锦,根本就支撑不了帝听风的重量,整个人往后倒了去,帝听风惯性的也跟着倒了下去。

    帝听风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抓起端木锦,哪知他没倒到地上,两眼一黑,帝听风就完全失去了知觉。

    在倒地的同时,帝听风的双手不偏不倚的落到了端木锦的双峰上,惊得端木锦满血复活,脸色快烤爆炸了。

    “你……”端木锦想要发火显得有些有气无力,她忍着怒火吼道:“你给本尊让开,重死了!”

    本该趁机追杀火神长老的缔灵,感应到帝听风的情况后,被续命强行召了回来,火神长老哪里见识过玄天炎火的厉害,竟然被缔灵重创,差一秒就挂掉了。

    莫不是正追击的缔灵突然间调转了回去,火神长老只怕已经不错一堆血渣了,因为逃命的关系,火神长老也早就远离了羽化门。

    缔灵忽闪忽闪的翅膀,在几个晃动之下,就遁回了羽化门,见帝听风没用的倒下了,不由得想吐几口炎火把帝听风给燃了。

    此次之事,端木锦玩玩没想到会把帝听风给牵连进来,原本是羽化祖师和端木锦的赌约,一是为了测试火神长老的实力,二是为了测试自己的实力。

    因为端木锦和羽化的约定,火神无法解救端木锦,端木锦就可以不接受火神长老要求的双修大典。

    布局的是羽化祖师,破局的不是火神长老,却是名不经传的帝听风,也不知是帝听风的福气还是他的恶运。

    端木锦休养了数天后,基本上恢复了过来,羽化门遭受重创的内殿,以及其他受到缔灵破坏的其他大殿,短短数日,就恢复了原状。

    倒是帝听风,因为之前就中了火神长老的“五绝毒”,强行突破强风去救端木锦,在加上最后一刻,后背被火神长老又砍了一剑,帝听风没死算命大。

    只不过,性命没有危险,帝听风却一直不见醒来,似乎陷入沉睡了一般,别人倒是担心完了,却不知,帝听风是真正睡死了才一直醒不过来。

    帝听风接到慕九的消息后,就火力全开赶到蜀中,没来得及就混进了羽化门,进入羽化门就遇到端木锦有难,不假思索就出手了。

    如此费神费力,帝听风不累才怪,何况,他随随便便睡一觉,都是要用好几天来计算的,这下又受了重伤,没有十天半月,恐怕是不想醒过来的。

    端木锦为了方便查探帝听风的伤势,直接把帝听风的住殿安排在自己住殿的隔壁,一天三番两次的去查看帝听风的情况。

    除了清楚的知道帝听风死不了,端木锦是一点法子都没有,在缔灵的监视下,端木锦是无法直接查探帝听风的情况的。

    除了帮忙帝听风止住了血,和包扎好伤口外,其他什么事都不能做,端木锦又不敢擅自拿丹药给帝听风服用。

    莫约过去了半月左右,端木锦如往常一样打开了帝听风的房间大门,推了大堆新的条布,进去就把旧的窗帘,床单被单所有布全收了起来。

    接着,就把新的条布换了上去,整个房间的味道都变了一个味。

    虽然说每天都得亲自动手给帝听风的房间换新的床单被单,跟变戏法似的也不累,端木锦就不计较了。

    至于一直不醒过来的帝听风嘛!端木锦是坚决不同意帮他换衣服的,莫不是血腥味太重,第一天让慕九换了一套新衣服,房间里的味道肯定会更重的。

    “啾啾啾!啾啾啾!”缔灵旋转在端木锦的面前,和她说着什么。

    “不行,本尊才不想给他换衣服呢!”

    端木锦一口拒绝,她可不想亲眼目睹男子没有穿衣服的身体,严重拒绝道:“这一点,恕本尊无法答应你。”

    “啾啾啾!啾啾!”缔灵又冲着端木锦啾啾叫着。

    “都说了,本尊不行啦!”端木锦脸色变成绿色,提议道:“本尊等下会让慕九给他换。”

    “啾啾!啾啾啾啾!”

    缔灵舞动着翅膀,嘴里一直啾过不听,模样太可爱了,莫不是被帝听风警告了千万不要触碰缔灵的身体,端木锦还真想抱抱缔灵呢。

    端木锦有些为难的伸手戳了戳绿僵了的脸蛋,道:“难道不能等慕九回来在换吗?”

    “啾啾!啾!”缔灵连续散动了好几下翅膀,情绪变得有些激动。

    “好了好了!本尊给他换就是!”端木锦妥协,看来,她这次不换是行不通的了,缔灵这边可是不准敷衍的。

    “木锦掌门好厉害,竟然可以和灵兽对话!”

    日夜守在帝听风门外的两个守卫,凑巧换了一男一女两个弟子,他们实在无聊,凑在一起闲聊起来。

    “要是连灵兽的话都听不懂,那还是木锦掌门嘛!”

    女弟子眉头一皱,训道:“小思,对木锦掌门尊重一点。”

    男弟子冷哼一声,别个脸去,小声抱怨道:“我知道啦!小念真是啰嗦!一点都不比木锦掌门!”

    女弟子双手插腰,狠瞪着男弟子,道:“你说什么!”

    “嘘!”男弟子轻嘘一声,道:“小念你这个笨蛋,不要吼得那么大声啦!”

    “我知道了啦!”女弟子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压低着声音道:“小思,你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诉慕执法好不好?”

    “那好吧!”男弟子呵呵一笑,道:“你以后也不许给我师傅告状!”

    “成交!”

    端木锦被缔灵威胁了一番,不情不愿的选了套干净的弟子服,一副受人逼迫的模样,慢慢靠近床上的帝听风。

    端木锦抬手把帝听风翻了个面,直接抬手往人身上划了一下,帝听风身上的衣服自动变成了两半。

    接着,端木锦把帝听风在翻了回来,闭上眼睛,屏蔽了五感,楞手楞脚的把人身上的衣服趴了个干净。

    端木锦摸摸索索的扶好正领,把帝听风从床上推了起来,她手指触及到帝听风的肌肤,莫名其妙的自动弹了回来。

    端木锦惊得大气都不敢出,她明明就屏蔽了五感,为什么还会出现触觉,端木锦愣着原地不敢妄动一步,也不敢释放屏蔽的五感。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原本睡得好好的帝听风,被人翻了翻去好几次,又被端木锦扶着坐了起来。

    就算帝听风在怎么困,也没办法一直坐着睡的,帝听风慢慢睁开了眼睛,却看见端木锦近在他身前几厘米的位置僵硬不动。

    帝听风抬手揉一揉眼睛,伸手摸了摸端木锦的贴近过来的胸口,确定道:“啊!是仙子姐姐啊!”

    “啊!”端木锦惨叫一声,屏蔽的五感瞬间被解放了出来。

    帝听风继续揉搓着眼睛,在次自言自语反问道:“真的是仙子姐姐吧!”

    端木锦气得吐血,大喊道:“你放开本尊。”

    帝听风伸手把端木锦直接揽进了怀里,孩子气撒娇道:“不要!”

    端木锦气的愣手,双手一顿,吼道:“赶紧给我放开。”

    “让我抱一会嘛!”帝听风把头埋进端木锦的胸口,道:“想一直抱着你不放手。”

    “你……”端木锦瞬间红透了脸,轻责道:“你在胡说什么啊!放开!”

    “就是不放!”帝听风抬起头,嘴巴朝端木锦凑近了来,没等端木锦反应过来,两人的唇就紧贴在一起了。

    “啊!”端木锦吓得一愣,赶紧推开“不正常”的帝听风,大喊道:“救命!”

    却不想,端木锦没来得及喊出第二声,嘴巴在次被帝听风给捂住了,人直接被帝听风压在了身下。

    充当守卫的女弟子问道:“小思,你有没有听到里面有人喊救命的声音?”

    “里面?你听错了吧!”男弟子伸长耳朵仔细听,回复道:“哪有什么声音,里面没有声音啊!”

    “咦?”女弟子轻咦了声,怀疑道:“难道是我耳朵出现幻听了。”

    男弟子轻拍一把女弟子的肩,解释道:“肯定幻听了,里面除了帝公子,就只有木锦掌门,那只灵兽总不会喊救命吧!”

    女弟子伸手指了指不知何时冒出来的紫衣萌球,道:“小,小思……你说的是它……吗?”

    “哎!灵兽怎么单独出来了?”男弟子不禁伸头往帝听风的房间里探了探,还是没胆子把神识侵入房间里去的。

    “它不是在大殿内陪着它的主人的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好奇怪的灵兽啊!”

    女弟子拽了一把男弟子,强调道:“我怎么可能知道啊!我们还是安静等木锦掌门出来吧!”

    他们的修为可都是属于中阶等级啊!连元婴期的火神长老都不是缔灵的对手,何况他们这样的筑基期弟子。

    只要缔灵起了杀意,到时候他们俩可是连渣都不剩的,那个女弟子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赶紧把话题收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