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火神长老叛变
    “哈啊~”

    帝听风从床上爬起来,半支撑着手伸了个懒腰,迷迷瞪瞪的眼睛半睁半开,另一只手抓了一把被子,感觉抓到了海绵上面。

    帝听风推了推眼睛,晃了晃脑袋仔细一看,顿时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

    “仙子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帝听风一脸懵,他可不记得睡觉前,床上躺着一个女子都不知道的。

    端木锦两眼冒出星火,狠狠瞪着帝听风,道:“本,本尊要,要杀了你!”

    端木锦跟围着蜀中跑了一圈似的,汗珠一颗接一颗的滴落,她幻出自己的宝剑,不给帝听风解释的机会,直接刺了过来。

    “哎!为什么啊?”帝听风吓得一遁,抓起一旁的被单裹住了身体,边逃边叫嚷着,道:“我到底哪里又惹你了吗?”

    端木锦见一击不成,连攻击了数次,大怒道:“你还好意思说啊!”

    帝听风更加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辩解道:“我没错啊!你干嘛想杀了我啊!”

    帝听风根本就没有端木锦进来他房间的记忆,他只记得自己被火神刺了一剑过后,就人事不知了。

    “你这个混蛋!”端木锦大吼起来,道:“没事你昏迷不醒!没事你发什么烧!没事你做什么梦!没事你抱着本尊干嘛!”

    “哎!我抱……抱了你!”帝听风努力回想,表情一愣,支吾着问道:“难不成刚才……刚才那不是梦!”

    端木锦摄过一旁的支撑床架的支架,咔嚓一声捏的粉碎,咬牙切齿道:“怎么可能会是梦啊!”

    帝听风大致明白了什么,冷汗都冒了出来,大呼求饶道:“冷静,仙子姐姐,你一定要冷静,你听我解释啊!”

    “啪~”端木锦把另一边的支架摄到手里,直接朝着帝听风身上摔了过去,击得帝听风额头无故肿了个大包,震怒道:“冷静你妹啊!”

    “哇啊!救命啊!”

    “别想逃!”端木锦直接摄过一面大圆木桌压倒帝听风,一脚踩到人身上,狂抽!

    “谁来救救我啊!”哭天喊地的声音从内殿传了出去。

    守卫在殿外的男弟子突然间好像听到了什么,问一旁的女弟子道:“哎!里面真的有喊救命的声音。”

    “不会吧!”那个女弟子仔细听半天,半疑惑道:“哪里有人喊救命,你听错了吧!”

    那个男弟子怀疑的抓抓头发,道:“难不成连我也出现幻听了?”

    “嗯嗯!”那个女弟子一脸认真的点点头,道:“咱们两肯定都幻听了。”

    “可能是吧!”男弟子认真点头确认,好奇道:“木锦掌门怎么还没有出来啊!”

    女弟子微微皱起眉头,猜疑道:“可能是帝公子出了什么事,木锦掌门没办法不管吧!”

    男弟子提议道:“小念,要不咱们进去看看吧!”

    女弟子感觉摇摇头,道:“不不,我不敢!”

    慕九回来,高千夏嚷嚷着要过来看帝听风,两人支开门童,推开门惊得冷汗直冒,不由自主的关门转身。

    帝听风伸手抓在端木锦的胸口的画面,一直徘徊在慕九和高千夏的脑海,两人对视一眼,拔脚就冲了出去。

    等到端木锦推开门走出来找人,哪里还有慕九和高千夏的影子,气得端木锦转回身,狠狠地踹了帝听风两脚。

    原本是端木锦在爆打帝听风来着,哪知端木锦在床上没站稳,在没有使用法力的情况下,端木锦和凡人没什么区别。

    重心不稳下,端木锦的身体往地上倒了去,帝听风伸手过来抓人时,总是两只手一起行动,一上一下伸了过来。

    下面那只手刚好搂住端木锦的腰枝,上面那只手偏偏巧合的伸长了点,很不凑巧的抓了端木锦的双峰上。

    慕九和高千夏一直以为帝听风还没有醒过来,根本就犯不着敲门问一声就推开门,莫不是慕九在门口处扯住了高千夏一把,说不定四人就要撞上了。

    端木锦和往常一般的模样,端坐在议事厅正中央央,议事大殿内站着三两个门下弟子,其中一个恰恰就是慕九。

    慕九抬眼偷瞄了一眼端木锦,有点结巴道:“木……木锦掌门,弟子找到火神长老的下落了。”

    端木锦眉头微微皱起,道:“火神长老现在何处?”

    其中一个弟子速度答道:“江临!”

    “既然知道了火神长老的下落。”端木锦抬目盯着三个门下弟子,道:“为什么不把火神长老给带回来。”

    “木锦掌门,火神长老他……”一个门下弟子呼了一句,就没了下文。

    慕九瞥了对方一眼,认真答道:“火神长老他不愿回到羽化门,并且……”

    慕九停顿一下,仔细瞧了一眼端木锦的表情,继续说道:“火神长老在江临那边进入了一个组织。”

    端木锦听闻火神长老判变,身体秒速从坐椅上立起,半响才缓解过来,道:“什么组织。”

    “具体情况弟子等不清楚,羽化门派出的二十名弟子,除了我们三个人,其他都失踪了。”

    端木锦有点不秒的呼了一声,道:“失踪了?”

    “弟子等只查到那个组织被称为韶新。”慕九见端木锦的表情笨蛋疑重起来,他也跟着紧张起来,道:“木锦掌门打算怎么做?”

    江临在羽化门的北边,不仅要越过五宗正中的幻仙宗,还要靠近无极门的位置,从日程上看,火神长老确实可能会到江临那么远的地方。

    只不过,谁都猜不到,火神长老为什么非去江临不可,不仅自主脱离了羽化门,还进入了什么韶新的组织。

    慕九等人在江临暗查了数日,羽化门的弟子日渐减少,江临虽然紧靠着无极门,却不归无极门统治。

    羽化门的弟子也不能直接找上无极门去,慕九等几个羽化门弟子在江临待了数日,见无法混入韶新那个组织里去,只能悻悻的回来了。

    端木锦冲慕九等人一挥手,道:“各位辛苦了,你们先下去休整,容本尊思量一会儿。”

    端木锦并不奇怪火神长老为什么会出现在江临,她感到奇怪的是,火神长老为什么要加入一个叫韶新的组织。

    韶新组织,到底是什么组织,没人知道,端木锦也是第一次听见韶新这个字眼,大脑整个都懵白了。

    端木锦瞥了一眼议事大殿的某一角落,冲暗处的人喊道:“你可以出来了。”

    “呃!”帝听风身体一震,好奇道:“仙子姐姐怎么会看得见我在这里?”

    “难道是我的功法还欠些火候?”帝听风不怀疑端木锦的能力,倒是怀疑起自己修炼的隐身术来了。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端木锦白了一眼帝听风,讽刺一句道:“偷听是很不好的行为。”

    “我对你们羽化门的事情才不感兴趣!”

    帝听风一副自家大殿的模样,走到端木锦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自各倒了一杯灵茶品了起来。

    端木锦顿时阴了脸色,下逐客令道:“既然没有兴趣,那你干嘛还不走!”

    “还没想好要去哪里呢!”帝听风放下茶几,提议道:“仙子姐姐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游历九州啊!”

    “呸!”端木锦呸了一声,抬手就甩了一巴掌过去,道:“你可是还没有睡醒!还在这里胡言乱语!”

    “哎!你住手!”帝听风身体一晃,躲了过去,大呼道:“我可是真心邀请仙子姐姐,你不同意和我一起去,也用不着出手打我的。”

    “哼!”端木锦冷哼一声,道:“既然你没有想好去哪里,陪本尊去一趟江临如何?”

    “好啊!”帝听风一秒答应,反问一句,道:“仙子姐姐去江临干嘛?”

    “你不是对羽化门的事情不感兴趣的么?”

    看到端木锦冷了脸色,帝听风识趣道:“好吧!我不问了。”

    ***

    “几位客官好,请问你们是住店还是吃饭!”

    经过乔装打扮的帝听风等人,头戴斗笠,穿着清一色的素白衣,刚刚到达江临,就身心疲惫的进入了一家客栈。

    帝听风稍微打探了一下客栈里的情况,发现里面一个修仙者都没有,基本上都是凡人弟子聚集在客栈里。

    帝听风不动声色的紧跟在端木锦身后,一副傀儡般的脱走了身体,其他几人都没看出来,只有端木锦看出了一点点门道。

    慕九掏出几锭银两放到前台的柜子上,道:“掌柜的,我们要住店!”

    “几位客官,实在不巧,本店只剩下了三间客房,请问你们五个人怎么安排?”

    因为五个人都带着斗笠,客栈掌柜根本就分不清是男是女,尤其是端木锦还被前面的慕九和另一个羽化门弟子遮住了身体。

    “三间就三间吧!”端木锦身后和帝听风并排的风寂走上前去,道:“这二位一间,这二位一间,剩下的一间归我。”

    风寂指了指慕九和另外一个羽化门弟子,又抬手指了指帝听风和端木锦两人,把自己安排在一间房间里。

    “好!”一直处于游离的帝听风秒速回应,拉着端木锦就上楼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