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你应该快死了
    “应该是本尊单独住一间房间才对!”

    被帝听风强行拽进房间的端木锦掀开斗笠的遮布,伸手想要去拉开被关上的房门。

    “仙子姐姐勿动怒!”帝听风传音道:“我已经查到了韶新的地点,你先听我给你解释一下。”

    “你从刚才就一直处于游离状态,难道是灵魂出窍了?”

    “这怎么可能!”帝听风叹了口气,解释道:“连你都做不到灵魂出窍,何况我这个筑基弟子。”

    “不告诉慕九他们吗?”端木锦指了指房间门,道:“我去把慕九他们叫过来。”

    “不急!”帝听风伸手揽住要开门的端木锦,道:“仙子姐姐还是先休息一会吧!”

    慕九倒是习惯了,看到自家掌门和男子住在一间房间,倒是另外一个羽化门弟子,一脸的懵色,瞪着端木锦离去的背影。

    “掌柜的,这里还有没有空房!”

    慕九几人还没来得及入住,客栈里又来了两个客人,除了帝听风抢先占了一间,客栈就只剩下了两间房间。

    客栈掌柜的看见是几个不好惹的狠角色,赶紧赔着笑脸,回应道:“不好意思,几位客官,本店的客人已经住满了。”

    “你说什么?”其中一人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一把扯过客栈掌柜的衣服,凶神恶煞吼道:“你在说一遍!”

    那个客人的吼声,引来了二楼住店的客人一阵围观,并且在背后小声的议论起来。

    “那个人怎么回事啊?这里住满了就去其他客栈嘛!居然还找掌柜的麻烦。”

    “现在的人,哪个不是仗着家里的关系,到处为非作歹,我看呐!那个人八成是那个家族的公子哥,被家里宠惯了的。”

    “看样子不像是季家的公子,江临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公子哥?”

    “管他是哪来的公子哥,在江临吵闹就是不行。”

    “瞧你说得,难道你还敢管这些闲事。”

    “有什么不敢的,你们都给本大爷瞧仔细了,我一定打得他满地找牙!”

    “我说你们几个!”那个抓着掌柜衣服的客人扔掉掌柜,冷眼扫了几眼二楼叽叽喳喳的人群。

    那个客人冲人群吼了一声,抬手就把其中的两人直接轰到了客栈门口,呸了一口口水,嚷嚷道:“真是吵死人了。”

    “老三,你若不想我回去告诉爹爹,就给我安分一点。”

    其中的一个看起来病殃殃的男子,身板只有那个老三一半大,他一脸的笑意,就和看着面具差不多的笑容,盯得人心里都不舒服。

    “二哥,你就饶了我吧!”那个比较壮的男子嚷了一句,道:“我可不想被爹爹整天关在家里。”

    那个笑眯眯的男子扫了那个老三一眼,转过头问道:“掌柜的,现在有空房了吧!”

    掌柜的被那个老三吓得腿都麻了,他根本就没看清那个老三是如何出手的,等他反应过来,二楼的两个客人,已经被老三扔到客栈门口去了。

    客栈掌柜赶紧应声道:“有……有空房!”

    慕九瞥了一眼刚刚进来的三人,一个长得壮实如牛,一个娇小得和一个病殃子,另外一个是下人模样的仆从。

    三人不像是修仙者,可能是附近某一个家族的人,身上练的也是凡人界称谓的武功,对付一些凡人弟子还可以,在修仙者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

    就是不知道三人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对方还不讲理的和他人争夺空房,即使是凡人弟子,慕九也不想惹上的。

    慕九并没有打算把之前预定的房间让出去,他把银两放到台柜上,拽着一旁的羽化门弟子就上了楼。

    风寂紧跟慕九二人其后,虽然他是因为无聊,才跟着帝听风来到了江临,真正让风寂动心的还是,韶新这个组织。

    “喂!前面那三个,应该是我们先选空房才对!”

    老三一步跳跃到慕九身前,伸直一跳腿挡着另一边楼梯,嚷嚷着道:“此路不通,你们还是等我们上去了,在上去吧!”

    “这位仁兄,凡事讲求先来后到,我等先预定了空房,自然是我三人先选空房才对。”

    风寂见惯了这种蛮不讲理的场面,他止住正想出面的慕九,把慕九和另一个羽化门弟子揽到身后,和那个老三对视着。

    “什么狗屁!”老三呸了一声,嘴里不客气的嚷嚷着,道:“识相的赶紧给本大爷滚开,否则的话,小爷我可不客气啦!”

    “哦!”风寂冷笑了一声,道:“你想要怎么不客气呢!”

    老三被风寂瞪了一眼,火气就提了上来,整个人都嚎了起来,嚷道:“我警告你,别惹怒我,到时候你缺胳膊少腿的,可别后悔!”

    “老三!”那个笑容和面具差不多的男子开口喊了一句,提醒道:“不可对他人无理,既然有多余的空房,谁先住都是一样的。”

    老三心里一着急,就把话全说了出来,道:“二哥,万一有窗口的空房被他们给选了,你就没地方住了。”

    “老三!”面具男子大喊一声,两眼露出一抹冷色,随即恢复了正常,道:“无碍,让他们先选吧!”

    “慕九,你们怎么那么久都还不上来!”

    帝听风安顿好端木锦,去旁边的房间一转,并没有看到慕九三人的身影,误以为慕九三人前提去那个韶新查探情况了。

    “帝公子!”慕九喊了一句,道:“我们马上就上去!”

    帝听风扫了一眼挡在慕九他们前面的那个老三,又瞅一眼慕九身后的面具男子和其仆人,瞬间明白过来。

    因为脱离了宗门,帝听风的打扮也改了过来,蓝色的头发全放到后背,刘海中间的一撮白发用了一个发箍紧扣在一起放到后面。

    飘飘欲仙的散发,加上帝听风一张绝美的面貌,竟然把楼梯上的众人看痴了,莫不是清楚帝听风是个男子,恐怕几人都会把持不住扑过来的。

    “你……”帝听风不动声色的推开那个老三挡住路的腿,越过慕九一行人,直接凑近那个面具男子前面。

    帝听风仔细打量一会那个面具男子,直截了当说道:“这位仁兄,你印堂发黑,恐怕没几天好活了。”

    “哈?”

    听到帝听风说这句话的几人,脸上同时一震,怎么他们都没看出来,帝听风一眼就看出来了,莫非帝听风还会看相不成。

    “你……你什么意思!”那个面具男子慌了慌神,尽管他认为帝听风是在胡说八道,心里不免会在意。

    “什么意思你自己最清楚!”帝听风撂下一句话,就返还了回去,冲慕九吩咐道:“等下你们三个来一趟我的房间。”

    “喂喂!我可不答应你们可以过去。”那个老三愣了愣,拦住帝听风的去路,嚷嚷起来,道:“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就别想从我面前过去。”

    “麻烦!”帝听风伸手往那个老三胸口一点,那个老三居然直接退到一旁,面无表情的让帝听风一行人走了过去。

    等到那个老三回神过来,眼前的帝听风等人就和凭空消失了一般,愣得他嘟嚷起来,却又不想承认有人比他还要厉害。

    那个面具男子也十分在意帝听风的话,却又不敢擅长打扰,只得悻悻的回到剩下的空房,寻机会在找帝听风问个明白。

    “帝公子,你怎么知道那个看起来像带着面具的公子时日不多了。”

    慕九刚刚进入帝听风的房间,就开口寻问起来,完全忘记帝听风叫他们过来的目的了。

    “你想知道么?”帝听风扫了一眼慕九,也看到风寂和另外一个羽化门弟子,二人脸上写着的想知道,只得和他们解释起来。

    “我小时候就一直跟在师傅身边学习炼丹术,见得多了,一般的病症自然看得出来,而且,刚才的那人,貌似灵根还不错!”

    “哎!此人有灵根!”慕九呼叫一声,好奇道:“那他为什么不修仙,修炼了法术,不就什么病都好了嘛!”

    帝听风一副不知道的两手一摊,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帝道友,原来你还会炼丹术啊!”风寂整个人好奇起来,问道:“你师出哪个宗门,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你会炼丹术一事。”

    帝听风盯了风寂一眼,道:“你也没问我啊!”

    “这……”风寂好一阵无语,问道:“那我现在问了,你可以告诉我了吧!”

    帝听风直接一口拒绝,道:“不想告诉你!”

    “你们几个够了!”一直不作声的端木锦强行关闭几人的闲聊,提醒道:“我等来江临不是为了来给别人治病的。”

    帝听风等人见端木锦开口,打住闲聊的话题,商量起怎么混进韶新的事情来,帝听风还把自己探知到的情况和几人演练了一遍。

    帝听风使用灵力,把整个江临的一小半都幻成模型呈现出来,其中一处隐蔽处,是凡人弟子绝对无法找到的入口,正是那个韶新的秘密通道。

    不仅如此,帝听风把韶新的内部情况,也描述了个大致,除了一些极其隐蔽的禁地显示不出来,韶新的框架几乎都呈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