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江临宁家
    能够做到这一切的,并不是厉害的帝听风,而是帝听风神念中的续命,只不过,功劳都被帝听风占了。

    风寂之前就觉得帝听风这个修士不简单,没想到,帝听风居然厉害到这般地步,他的神识实在是可怕。

    不仅覆盖了江临的三分之一,还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韶新等秘密组织的内情,使用灵力给演练出来。

    “这位公子,我家二公子有请!”

    帝听风刚刚打开房门,准备外出拿点食物回房间过端木锦吃,就碰上之前和他们争夺房间的那两个公子哥的仆从。

    仆从年纪二十上下,一身黑衣裹着一身的健子肉,个头比一般人还要壮,行动灵敏,是个练家子,一副只听取主人命令的他,脑子似乎不大灵光。

    “你家公子是”帝听风想了想,似乎真遇到了什么公子哥的样子,他推辞道:“我对你们家公子没什么兴趣。”

    “这可不行!”那个仆从拦住要走的帝听风,威胁道:“我家公子请你,是看得起你,你今天是要见也得见,不想见也得见我家公子。”

    “见是肯定要去见的,不过不是这时候去。”帝听风伸手扶了一把身侧的扶梯,人影一闪,就直接从楼上跳到了楼下。

    “站住,你别想逃!”那个仆从也跟着跳了下来,伸手就朝着帝听风抓了过来。

    帝听风身体微微一侧,让那个仆从抓了个空,惹得仆从身体过度太大,整个人往前面扑倒了去。

    那个仆从见自己扑了个空,在身体倒地之前,立马又转身折返回来,他两眼不可能的盯着帝听风,好像没人可以逃得掉他伸手擒拿别人似的。

    “染墨,住手!”楼上传来一声冷呵,是那个被喊做二公子的人。

    那人从楼上一步步走了下来,冲帝听风拱了拱手,满脸歉意道:“这位公子,我家下人不懂事,冒犯了你,还望公子不要见怪。”

    帝听风看了那个公子一眼,冷冷一声道:“无碍!”

    “在下宁非雨,是江临宁家的长子,不知公子怎么称呼?可是江临出生?”

    帝听风回敬宁非雨一个礼,淡淡的说道:“我姓帝,从蜀中来的。”

    “原来是帝公子啊!”宁非雨带着满脸的笑意,一步步从楼梯上走下来,眼神跟多年不见得好友那般盯着帝听风。

    “不知道帝公子此番,和几个朋友出现在江临,是为了什么事吗?”

    帝听风拉远和宁非雨的距离,冷冷一声道:“我的确是因为一些事,才来到江临的。”

    “帝公子不必见外!”宁非雨伸手邀请着帝听风,道:“我对帝公子之前所说的那句话,留有很重的感触,不知公子可否仔细和我详解一遍。”

    帝听风接受邀请,和宁非雨同坐到一张桌子上去,他假装不解道:“宁公子之言,所为何意?”

    “我没有其他意思!”宁非雨见帝听风一副打不开心结似的,重申一遍道:“我只是想了解一些关于我身体的情况,其他问题帝公子可以有所保留。”

    帝听风扫了宁非雨一眼,开门见山道:“你既是江临人,可知道关于韶新的消息。”

    “知道啊!”宁非雨大方承认道:“韶新是我二叔公举办的教会。”

    帝听风眉头皱起,问道:“教会?”

    宁非雨笑道:“就是帮助一些有病情的人而创办的教会。”

    “哦!”帝听风哦了一声,道:“这么说来,你对韶新的情况很熟悉咯!”

    “那当然咯!我二哥是韶新的贵宾客席。”楼上又一个男子直接跳了下来,竟然是那个老三,看样子是因为担心宁非雨的情况才出门寻他来的。

    帝听风单手托腮,自言自语道:“这样子么?”

    老三一屁股坐到帝听风的桌子对面,追问道:“你打听韶新的事情干嘛?可是想进入韶新做大夫弟子。”

    帝听风打着哈哈道:“是有这个打算。”

    “二叔公不常收弟子的。”老三洋洋自得道:“不过,若是有人给你引荐,自然不一般了。”

    宁非雨直接道破帝听风的心思,道:“莫非帝公子此行,正是为了韶新而来?”

    帝听风举杯的手一愣,不知该做何应答,对面的老三大大咧咧嚷道:“难不成帝公子的朋友,也生了什么重病,听闻韶新的事情,才赶过来的。”

    “咳咳!”楼上在此传来轻咳的声音,只见风寂换了一套行头,用布遮掩着面目,慢悠悠从二楼走了下来。

    “帝公子,打听出韶新的事情了吗?”

    风寂怎么都是在外面苦修的散修,什么场面没见识过,以过人的眼力,即使是不使用神识,也猜得到帝听风他们在谈论什么。

    帝听风不明所以,大呼一声道:“风寂!你下来干嘛?”

    “咳咳!”风寂暗自翻起一个白眼,道:“我们身上带的药已经吃完了,假如今天在不能找到传闻中的那个韶新教,我就要没救了,咳咳!”

    “那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啊!”帝听风心里疑惑,不过,这句话他没有当面问出来就是了。

    “咦?莫非就是你的这个朋友得了重病吗?”老三直呼起来,他跳步到风寂身旁,道:“兄弟,你得了什么病啊!”

    “我自己得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啊!”风寂伤感的掩面,指着帝听风道:“帝,帝公子为了我好,一直不肯告诉我,我的病情。”

    “哈!”帝听风一听,更加的莫名其妙,话说,风寂到底有什么病,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啊!

    “帝公子,你朋友究竟得了什么病啊?”宁非雨一听,也大感好奇,竟然一点都没怀疑风寂的演技。

    “这个”帝听风一时语赛,他又不是大夫,哪里会帮人看病的,无非就是学习了一些炼丹术,多少可以观察一般病症的细节。

    “你不是说你二叔公在韶新教嘛!”帝听风打着哈哈道:“宁公子可否替我们引荐一番,我实在是拿风大哥的病没辙了。”

    “可以是可以,只不过”宁非雨停顿了一下,道:“你得帮我的事情说清楚。”

    帝听风一口答应,道:“好吧!我们边走边说吧!”

    有宁非雨引荐,至少不必花时间去制定什么私闯的计划,做为凡人混进韶新教,总比一关关杀进韶新强得多。

    更何况,他们此行并不是为了破坏韶新教,而是为了弄清楚火神长老真正叛变的意图,倘若真正杀进去,指不定会被人反灭掉的。

    一个教会的人实力在弱,也总比帝听风他们几个人强大的,帝听风可不敢拿自己性命开玩笑,尤其是在离开幻仙宗以来,他数次体会到了散修的艰辛。

    “天灵根资质毁了有些可惜,不过,能提高老夫的修为,老夫倒不介意你将此弟子送于老夫做鼎炉修炼。”

    司徒景眯起眼盯在天竺殿的女弟子身上,一副像看着属于自己物品的表情,吓得那个女弟子一阵恶寒。

    “既是师弟你的弟子,老夫自不会亏待她,收她做个妾侍,在功法上多指点此女,愿损些修为强行提升她的修为进入灵寂初期,至于能不能修到元婴期,老夫可不管了。”

    “既然把人交给了了师兄,自然由师兄处理,老夫自然不会过问。”

    “符师弟,几个兄弟中,属你最识大体,待他日老夫功成,将来自不会亏待你的。”

    “司徒师兄,听老四提起过,他们家族中,有一人恰好就是地灵根。”

    “你所指的是江临宁家!”

    “不错!”

    符离召眼神之间露出一抹精光,暗自庆幸并没有被司徒景发现,他脸上堆满笑意,道:“若是师兄集齐了天地灵根,他日进入元婴后期,指日可待啦!”

    “哈哈!”司徒景哈哈大笑起来,满脸阴森道:“江临宁家!”

    江临着有一个宁家,且宁家家业占据了江临的三分之一,宁家共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儿已经出嫁,剩下的那个人就是宁非雨。

    宁非雨身边的老三虽然是宁家的族人,并非嫡系子孙,和宁非雨也就是同辈分的一个庶出公子而已。

    暗指的老四,正是韶新的教头,此事牵扯到了二十年前的事情,也正是因为二十多年前之事,壮大的韶新教闹得四分五裂。

    “二叔公,这几位是我在江临认识的朋友,他们中的一个朋友生了重病,需要更好的大夫,你不会介意我把他们带过来了吧!”

    “新认识的朋友?”韶新教头两眼眯起,仔细打量了帝听风等人好几眼后,才确定的放心下来。

    “对啊!他们是帝公子,慕公子还有风公子,是我在江临的客栈里结识的病友。”

    当韶新教头紧盯着风寂看时,两眼不由得放大数倍,嘴里惊呼一声,道:“风,你是老五风寂!”

    “什么?你是韶新的人。”慕九惊吓一脸。

    听到风寂居然是韶新教会的人,慕九的脸色刷的一下子变得惨白,如果风寂做了韶新教的内应,那他们的处境岂不是非常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