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四面八方的冤家
    “真的是风寂!”

    听到韶新教头的惊呼,内室里突然间冲出来一个人,那人口中大呼着,道:“老五,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是我没错!”风寂落落大方的承认了,喊道:“大哥,你都回来了,我还能不回来嘛!”

    帝听风看到帝那个人第一眼时,整个人都要不好了,他完全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看到最亲近的人。

    帝听风呆着两眼,愣愣一声道:“万师傅!”

    “听风,你怎么会”万师傅表情也没好到哪去,可以说,万师傅的惊讶甚至比帝听风还要严重。

    “咦?帝公子你居然还认识万老伯吗?”

    宁非雨一脸好奇,异国他乡遇故人,是可闻不可信的传闻,没想到,居然发生在帝听风的身上。

    帝听风淡淡的“嗯!”了一声,就不做其他解释了,因为万师傅的表情已经很明显了,他不想被在场的人知道他和帝听风的关系。

    “大哥,莫非你和帝道友之间,有什么关联。”风寂小声的传音一句,虽然瞒过了凡人弟子宁非雨,帝听风几人还是瞒不了的。

    此次混进韶新教会,帝听风就只带上慕九一个人,加上风寂的自由跟着,和宁非雨就四个人进入韶新教会,端木锦和另外一个羽化门弟子被留在了外面。

    帝听风虽然弄清楚了韶新内室的布局,里面会遇到什么样的意外谁也不会知道,把端木锦两人留在外面,一来是为了保险,二来是多少有个照应。

    “非雨,你先带帝公子和慕公子二人下去休息。”韶新教头得到万师傅的暗示,和宁非雨吩咐一声,把帝听风给支开了。

    “好的,二叔公!”宁非雨乖乖的应了一声,抬手把帝听风招呼了过去,道:“帝公子,慕公子,二位请跟我来。”

    帝听风什么都没有说,冲韶新教头微微点头以后,就跟着宁非雨出去了。

    宁非雨一脸不可思议的叫嚷起来,道:“没想到风公子居然会是韶新教会的人啊!”

    “大哥,你故意让我支开那两个小子,为的是什么?”

    韶新教头一脸的不解,他虽然感应出帝听风和慕九是修仙者,却因为两人身上的灵力都太弱,又因是在韶新教会的中心,而没有放在心上。

    “正雄啊!你可不要小看了那个小子!”

    万师傅暗指帝听风,也是一脸的困惑,万师傅上一次看到帝听风时,帝听风还是一个纳灵后期的弟子。

    这才过了四年左右的时间,帝听风这个没有灵根的小子,他的修为居然达到筑基中期的境界了。

    如果说帝听风是一个灵根不错的弟子,修为突然间暴涨,确实没什么稀奇的,要紧的是帝听风根本就没有灵根。

    没有灵根之人,是无法修仙的,帝听风不仅大破了没有灵根无法修炼的常规,还一下子就修炼到了中阶修士的境界,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大哥你多虑了吧!”宁正雄一脸的不相信,道:“我到是没看出来,那个姓帝的小子有什么可值得担心的。”

    “莫非帝道友身上有大哥执着的事情?”

    风寂也是一脸的疑惑,他确实承认帝听风有那么点能耐,不过,若真正打斗起来,不见得他会输给帝听风的。

    万师傅隐藏了一些事实,敷衍道:“总之尽快把那个小子支离江临比较妥当。”

    “这个恐怕不行!”风寂托腮,认真思考的模样,很遗憾的告诉两个不知情的人,道:“帝道友之所以会来江临,是因为一个人。”

    “一个人?”万师傅和宁正雄同时一问。

    “没错!帝道友是为了火神那小子回来的。”

    “火神?”万师傅表情迷糊了一阵,半天反应回来,道:“莫非那个火神就是老七。”

    “这个我还不是很清楚!”风寂眉头微微皱起,道:“按理说,老七的模样应该会显年轻一点的吧!”

    风寂眼睛眨了几下,完全不相信他看到的那个糟老头,就是当年的那个老七。

    火神的容貌虽不说天下第一,在江临一带,火神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居然才二十来年不见,火神竟然从一个美男子变成了老大叔。

    即使是风寂这样的糟糕大叔,对火神的容貌变化,也是一时半会很难接受得了的。

    “怎么会事?”万师傅一脸的好奇,道:“老五,你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老七了。”

    “就在蜀中的羽化门见过一次!”风寂努力回想火神的模样,疑惑道:“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呢!模样差太多了吧!”

    “火神一事以后在谈,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把姓帝那个小子给支走。”

    风寂大感好奇,道:“大哥,你为何你们膈应帝道友啊!”

    万师傅冷眼扫了一眼好问的风寂,冷冷一声道:“因为他现在是最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帝听风被万师傅以莫须有的罪名,强行被人赶出了韶新教会。

    帝听风二人刚刚从韶新出来,就碰到了一个不好惹的老头在“调戏”娘家少女,正义感爆棚的帝听风,自然不会放任不管了的。

    也不知两人是天生的冤家,还是结怨已久的仇家,根本就不等对方解释,两人就动起手来。

    只不过,帝听风的修为境界明显占下风,和慕九两人勉强可以应付对方不被杀灭,想要还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帝听风见“纳灵心法”没凑效,祭出一直没有炼化就主动认主的骷髅战将,哪知骷髅战将刚刚放大,对方就停止了猛烈的攻击。

    “离心师弟修炼出来的法宝,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司徒景瞪了帝听风好一会儿,难不成从来都不收弟子的离心长老,真的从外面带了个关门弟子回来。

    “师弟?”

    帝听风心里一阵疑惑,暗自猜疑起来,他虽然已经忘记了关于司徒景的印象。

    不过,司徒家族的人留给他太多的不美好,已至于帝听风看到司徒景的第一眼就觉得,打心里非常讨厌这个人。

    帝听风冲司徒景轻轻一拱手,凉凉的一声道:“这是家师送于弟子的拜师礼,难道师伯想收回去吗?”

    “家师!”司徒景收回祭出来的法宝,停止了攻击的手段,否则哪还有帝听风解释的机会。

    “离心什么时候有兴趣收他人做弟子了?”司徒景心里疑惑一句,冷眼盯了帝听风一眼,道:“你既是幻仙宗的弟子?为何会出现在江临一带。”

    “家师近两年修炼遇到了些许瓶颈,需要大量的稀有灵物互补,因为蜀中的资源大部分都属于宗门和修仙家族所有,弟子为了碰运气,才到江临来寻找灵物的。”

    “师弟叫你出来寻找什么灵物,可有老夫帮得上忙的。”

    “这个”帝听风一脸的为难,莫不说离心长老已经死了,就算离心长老还活着,也不可能让帝听风帮忙外出寻找灵物的。

    本来就不知道该寻找什么,帝听风一时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师伯,这一点家师严禁弟子告诉他人,弟子还望师伯你”帝听风把头低了下去,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心里则把司徒景千刀万剐了的。

    对方无端端冲上来就打,莫不是帝听风有点自保的能力,肯定早就被司徒景给轰成渣渣了的。

    现在才一副“老好人”的关心起宗门弟子的内情,别说帝听风根本就是骗人的,即使是帝听风真的知道,也不见得会告诉司徒景。

    反正宗门两大长老之间,即使是交心到可以变成一个人,自己的弱点和秘密,是不会轻易告诉他人的。

    这一点,帝听风是深刻体会到了的,何况,他自己也算是一个秘密持有者,根本就做不到和他人交心交底。

    面对司徒长老的质问,帝听风无奈道出了有关数年前事情的来龙去脉。

    只不过,帝听风对司徒景隐瞒了离心长老已死的消息,还添油加醋的把想要杀灭他的离心长老认做了师傅。

    帝听风只道离心师父闭关,需要很多稀少的灵药炼丹,派他这个弟子外出寻灵药。

    虽然眼前这个弟子,阻止了司徒长老规定鼎炉的女子,叫司徒景大为气愤。

    可是若自己将离心长老的这名唯一弟子诛杀,以离心长老那个老头的怪脾气,肯定不会让自己好过的。

    说不定离心长老为了报弟子之仇,虽说不会寻仇杀灭自己,但是为了这么件小事,定会让自己大出血一次的。

    司徒景如此精明的人,又怎会干得出来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来,对“鼎炉”被阻一事也只能认了,反正他出手击了帝听风一掌,虽然不会让对方挂掉,修为方面还是大减的。

    就是可惜了,物色到的这个异灵根资质的鼎炉了,想来是机缘没到吧。

    司徒景一脸的怒气,虽然得知了帝听风的身份,不免还是觉得很生气,怒道:“哼!既然知道老夫的身份,还敢出手从老夫手里抢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