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韶新有问题
    帝听风微微抬眉,一脸老实的模样威胁道:“师伯也不希望弟子回去的时候,把一路经过的事情,告知给家师吧!”

    “大胆,你敢威胁老夫!”司徒景一口气呼了出来,道:“你以为离心那个老头可以克制老夫不成。”

    帝听风心里暗中发出一声冷笑,道:“弟子不敢!”

    司徒景稍微释放一些灵威,震得帝听风接连后退,大呵道:“既然不敢,为何还要和老夫动手!”

    “弟子等不知是师伯你,否则的话,弟子哪里敢和师伯你动手,那不是找死嘛!”

    帝听风低头继续打着哈哈,心道:“但是既然都撞上了,也不会轻易放过了的。”

    “哼!”司徒景明面上一脸怒气,被帝听风捧了一句,心里还算蛮自傲的,猜测一句道:“你身手不错,却不像是离老头的真传,他到底在传授你什么?”

    帝听风沉默一秒,忽悠道:“家师并没有传授功法给弟子,都是弟子自学的。”

    “自学?”司徒景明显不信,反击一句道:“老夫见你根基资质极差,你自学还能够有今日成就,不错。”

    帝听风脸上全都是黑色,却不敢抬头流露出来,咬牙忍着道:“多谢师伯夸奖,弟子愚钝,以后会更加努力的。”

    “既然如此,罢了,老夫懒得与你这般小辈计较。”

    司徒景冷冷一挥袖,直接把之前不知从哪拐来的女子往帝听风的对面一丢,一个遁影就不见了踪影。

    那个女子脱离了司徒景的控制以后,立刻往身上打出一层护身罩来,虽然被帝听风他们救了一次,防备心理还是不敢大意的。

    那个女子稍微拉远一些和帝听风二人的距离,道谢道:“小女子多谢二位公子出手相助。”

    帝听风看都懒得看对方一眼,着急忙慌的扯了一把身旁的慕九,冷冷一声道:“不必了,慕九,我们走吧!”

    “你们……”那个女子突然遁到帝听风二人面前,刁难道:“哎!二位公子,我没说你们可以走了的啊!”

    “嗯!”慕九一听对方的口气,横眉一竖,道:“难道我们救了你,你还想恩将仇报么?”

    “不,不是啦!”那个女子赶紧摇头,道:“小女子是想报答你们二位大侠的救命之恩啦!”

    帝听风冷冷一声道:“不必!”

    “为什么啊!”那个女子一脸的失落,嘟囔着嘴道:“人家又没有恶意!”

    “不是!”帝听风直接拒绝道:“我只是不常接触他人,至于会出手,完全不是因为救你,用不了别人的报答。”

    “这样啊!”那个女子面色渐渐难看起来,只差一秒就可以哭出来的模样。

    “啊!那个……”慕九在一旁着急起来,他完全搞不懂帝听风为什么对付别人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

    “姑娘,你不用介意啦!帝公子他平日就这副模样,并不是只对你一个人冷淡的,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公子你想多了,小女子只是特别羡慕你们修仙家族的弟子,想要拜一个师傅,不知你们可否给小女子引荐一二。”

    “师傅?”帝听风疑惑,问道:“不是只要有灵根,谁都可以修仙的嘛!”

    “那可不一定的。”

    那个女子伸手拦住要走的帝听风,道:“我身上虽然有你们修仙者赐的法宝,却是一点法力都没有的凡人。”

    慕九面露一丝不耐烦,道:“你还是快点回去吧!不然那个老头在回来,我们是打不过他的。”

    那个女子指了指帝听风身后的方向,问道:“你们不跟小女子一起回去么?”

    帝听风远眺一眼韶新的雄伟大殿,道:“为何?”

    那个女子一脸笑嘻嘻的模样道:“小女子是韶新教的宁正雄的女儿,叫宁可儿。”

    “没听说过。”慕九一口拒绝,道:“宁非雨倒是认识一个。”

    “哎!”宁可儿惊呼一声,道:“你们认识小女子的堂兄!”

    “你刚才说……”帝听风正眼看了一眼眼前年纪不大和阅历不多的宁可儿,确定一声道:“你是那个韶新教头的女儿!”

    “没错啊!”宁可儿大方承认道:“也是宁非雨的堂妹呢!”

    “我们对你的家族没兴趣!”帝听风直接泼一盆冷水给宁可儿,道:“我问你,韶新教是不是忌讳外人进去?”

    “不会啊!”宁可儿摇摇头,欢呼道:“每天都会有不一样的人去韶新看病哦!”

    “那个韶新教会!”帝听风冲一旁的慕九使一个眼色,传音道:“一定有问题!”

    “帝公子,我们现在怎么办?”慕九问道:“要不要回客栈告诉木锦掌门。”

    “不必!”

    帝听风一口拒绝,道:“宁家小姐,既然你是韶新的少主,可否带领我们参观一番内教呢?”

    “好啊!”

    宁可儿高兴的直接应了下来,怎么说都是涉世未深的深闺秀女,心思也极单纯。

    做为报答帝听风二人的救命之恩,宁可儿带他们参观一下韶新也不是什么难事。

    ***

    江临一带的凤头山,从阴历那天起,山头就一直布满了阴冷的气息,这种异相,也就是从帝听风来到江临的那天开始的。

    韶新教会也不知暗中在打什么主意,整个教会的弟子都前往凤头山布阵去了,而且是接连好几天。

    帝听风和慕九在老远的暗中,查得不是特别详细,却要没办法进一步跟进,因为,不久前遇到的那个司徒景,好巧不巧的在其中做指挥。

    一个完全黑袍加身的影子,走进司徒景身边,提醒一声道:“司徒长老,时辰已经差不多了。”

    “嗯!”司徒景满意的点点头,道:“通知其他长老吧!”

    那个黑袍人沉闷的应道:“是!”接着他从身上取出一个竹筒般的信号筒,朝着天空一射,竹筒里面就飞出一只奇怪的大鸟来。

    奇怪的鸟影飞跃到天空,影子在空中旋转几圈,只见天空突的变成一片墨色,不出数秒就恢复了正常。

    “老二,已经完成祭炼了吗?”一个黑袍人直接冲了出来,道:“没想到,有你的加入,禁地外的禁制消散得那么速度。”

    “别废话了!”司徒景扫了一眼,从四面八方冲出来的黑袍人,道:“禁地外面的禁制就今日比较薄弱,咱们就不要磨叽了。”

    “就是就是。”其中一个黑袍人赶紧附和一句,道:“下一个最佳时机,没准比二十年还要久嘞!老夫可没有几个二十年好等的。”

    “老三,没想到你竟然会从渠域赶过来,真是不死心呢!”

    “哈哈!”被喊做老三的那个黑袍人哈哈大笑一声,取下裹住身体的黑袍,道:“老夫可是一直都闲不住的。”

    那个突然暴露身份的黑袍人,竟然是多年前,差点就灭掉帝听风的“疯老头”风陌,他完全变了另一个人的模样,不注意的人根本就认不出来。

    “哼!”司徒景冷冷一哼,道:“好了!既然各位的目的一致,大家还是合力打开禁地的入口吧!”

    除了暴露身份的司徒景和风陌,其余几个主力的黑袍人,全部集中灵力,强行把禁地的大门给拉开了一道口子,好多黑袍人都跟着他们进去了禁地。

    “我们也跟着进去看看吧!”带禁地外面只剩下几个凡人弟子,帝听风兴趣大涨,毕竟,能够被一宗长老和一个魔头中意的禁地,里面肯定不会那么简单。

    “进去?”

    慕九惊咳一声,道:“我觉得不太秒,除了幻仙宗的司徒长老,还有一个是魔宗的长老吧!更何况,还有几个没有公布身份的黑袍人。”

    “你若是害怕,就在外面等着吧!”帝听风吩咐一声,道:“如果我好几个时辰都没有出来,你就离开这里吧!”

    “哎!怎么这样!”慕九露出一副很难决择的面相,道:“我不是害怕,我只是有些不安!”

    “如果里面很危险的话,帝公子肯定也会应付不来的,更何况,以我的实力,进陌生的禁地里面,肯定是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的。”

    “你先回客栈吧!”帝听风恐司徒景和那些黑袍人远离了入口,险被跟丢,扔下这句话就直接冲进了禁地里面。

    守在外面的凡人弟子,根本就不知道帝听风已经进入了禁地里面,他们在感受到一股强风袭来,其他什么都感觉不出来。

    帝听风的影子刚刚落脚禁地的大门,就被里面的两道强光击了过来,帝听风见势,赶紧往身上打出两道护身罩来。

    “好险啊!”帝听风暗叹一句,他明明就已经隐藏了身体,竟然还能够被人给找出来,而且,那两道灵光攻击,明显是从几里外传过来的。

    帝听风催动“隐身术”重新隐藏一次了身体,不知前面两道灵光是为了试探还是因为攻击什么妖兽,被妖兽躲避了才传过来的。

    帝听风还是不敢大意的,不管前者是不是故意,禁地里面可不是闹着玩的地方,稍微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万劫不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