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互相残杀
    到时候,帝听风莫说有续命和缔灵这两种杀手锏保护色,就算帝听风拥有重生的能力,在危机四伏的禁地里面,恐怕都行不通的。

    帝听风探清了情况,刚刚从入口离开,禁地的入口就冒出来一个人影,人影顺着前面残留的灵力痕迹,一步步跟了上去。

    “怎么样?续命,你有没有探出点什么来!”

    帝听风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前遁移,一边询问神念中的续命,关于司徒景他们进入禁地,到底是为了什么东西。

    神念中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在等一会儿!”

    帝听风按照续命的指示,一步步往前面的人追去,一路上遇到一些低阶妖兽,它们见了帝听风就躲,生恐被缔灵震碎了身躯。

    “等等!”续命叫住一直往前面遁影的帝听风,他两眼微微张开,侧目往东面的环山扫了一眼,道:“有没有感应到什么东西在召唤你?”

    “什么!”帝听风完全没理解过来,续命说的这句话的意思,反问一句道:“召唤我?”

    续命半猜半疑的点点头,道:“嗯!血液召唤。”

    “什么感应都没有!”帝听风木纳的摇摇头,道:“会不会是你探知错了。”

    “难道你在怀疑吾?”续命伸手指了一下东方山头,道:“人就在东方那头,信不信就看你了。”

    帝听风白了一眼,乖乖讨好道:“我可没说不相信你的。”

    凤头山环东,此地灵气聚集,以中心位置在打着转转,其他人的灵力攻击无效化,踏入领地,就只能轮为凡人弟子。

    那股强大的产生邪力的灵气,似乎在保护着什么东西,不管围靠着灵气边缘的黑袍人如何攻击,灵气就是不见驱散一分。

    任何法宝遇到了灵气的洗礼,主动淡化了灵性,似有把灵气中心的神秘物当做主人那般,不仅消散了黑袍人的攻击,还打消了他们的斗志。

    “区区死物,竟有这般灵性!无主的情况下,竟然还可以做到自我保护。”司徒景刻意往后倒退了两步,却被他对面施法的风陌瞧得真切。

    “司徒老头,你可是想等着我们几个元气大伤,好便宜你坐收渔翁之利!”

    “疯老头,你可不要冤枉老夫!”司徒景不得已又抬脚往前走了两步,道:“刚才老夫明明就是被灵气给逼退的,你莫要胡说。”

    “哼!”凤陌冷冷一哼,道:“你就得了吧!司徒老头,你以为自己躲到幻仙宗去就没事了,等萧家的后人找上门来,借凭那股怨念,可是你最大的威胁。”

    “疯老头,咱们的百年之期貌似快到了,何不在今天做个了结,也省的麻烦老夫跑渠域去寻你。”

    “哈哈!”风陌狂笑几声,大呵道:“正随了老夫的意。”

    刹那间,凤头山的天空换上一层诡异的颜色,阴暗的闷热感带来了绵绵细雨,令那些心中臊动的黑袍人的怒火消磨了少许。

    九州大陆的正南方,位于灵域国江临境内的上空,有两个闪光点忽明忽暗的跳跃着,由远到近,闪光点已经变成一青一黄两道彩云在飘。

    如果云层上住得有人的话,一定会吓晕过去,那哪是什么闪光点和彩云啊!分明就是两个人在开战,似乎正斗得惊天动地的样子。

    实力不相上下的两位老者,斗了几天几夜仍不分伯仲,“哼!疯老头,咱们不要在互斗下去了,为了一件灵宝而互相残杀,不值当啊!”

    一个满脸皱褶的白发老者,怒火冲天的盯着对面的,一个同样满头白发的老者,这两老者一个是司徒景,另一个则是魔宗的风陌。

    别看这两个老者一头的白发,可不能把他们归类于老人,两人行动起来动若脱兔,快如闪电,一点都不比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小伙差分毫。

    两位老者年轻的时候,互相大打出手过,从第一次斗法没分出结果来后,每隔一百年时间两人就会出山决斗一次。

    往往两人每一次斗法的结局都是像注定好了的一样,彼此间斗了几百年也分不出伯仲来,渐渐的两人也不在乎谁输谁赢。

    然而一百年一次的斗法,却成了两人之间的羁绊一样。

    “哼!”司徒景望着满脸皱褶的老者冷哼一声,“疯老头,你是怕打不过我了吧!”

    还说互相残杀,此人明明就老早进入元婴中期,却踏不进元婴后期,恐自己大限快到了,怕自己圆寂以后,其他几个黑袍人会合伙灭掉自己,才想拉他下水吧!

    像他们这种级别的老怪物,进不了元神期飞升灵界,除了等时间到了以后圆寂外,恐怕世间也没人敢动手让他们上路的吧!

    有哪个修士吃饱了撑着,没事敢找元婴期的怪物麻烦,就算两者实力不相上下,也不会冲对方大打出手的,大伤元气又损修为的事,只有傻子才干得出来。

    “老夫且会输给你!”

    听到这一句,满脸皱褶的司徒景胡子一翘,当即冲到风陌眼前,口中念念有词。

    两人一言不和瞬间开战,当然也都拿出毕生绝招,一副要至对方于死地的狠样,不多时,风陌的头顶处,凭空冒出来一只巨大的怪手。

    见此一幕,司徒景脸色巨变,惨白的脸上又恼又气,即刻破口大骂起来,“风老头,你真的想老夫死啊!连火毒爪都拿出来了。”

    这可不得了啦!这只“火毒爪”别看它一副风吹就散的样子,被它碰到的修士,可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化成灰了。

    此术爪上刻有幽冥文字,“火毒爪”一出,天上地下,火毒连绵红火艳艳,能够应对所有攻击性的法宝。

    别说司徒景这个元婴中期修士,就是元婴后期的怪物被“火毒爪”碰到分厘,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怪不得司徒景见此一幕,会吓得脸色惨白了。

    司徒景怎么也想不到,这一百年里,这怪物老头,会将“火毒爪”足足提升了两阶,若司徒景是遇到风陌一百年前的等阶,他还能面不改色。

    现在嘛!嘿嘿!自求多福吧!

    司徒景“刷”的往身上多打出两道护身罩,哼!别以为使出“火毒爪”来,就可以让他灰飞烟灭了。

    司徒景狠瞪一眼还在念念有词的风陌,口里也念起了咒语。

    只见司徒景的头顶处,断断续续有怪雾冒出,将司徒景全身裹住,加上头顶巨大的怪手,实在是诡异之极。

    那些怪雾慢慢成型,也变成了一副怪样的巨手,澎然声响起。

    两只巨手相撞后,那只后幻化的巨大怪手,将司徒景头顶的巨手给击飞出去后,巨大的怪手又朝着“火毒爪”飞出去的位置追了上去。

    “噬魂爪!哼!”风陌惊呼出声,随后冷笑一声。

    “噬魂爪”虽然和“火毒爪”一样怪异和变态,可以吸食修士三魂七魄的魔爪,但是比起“火毒爪”的毒性来,噬魂爪还是略逊色一筹的,风陌当然不会放在眼里了。

    只是没想到这司徒老头,区区用了一百年时间而已,就将“噬魂爪”给炼到了顶峰,可见此爪主人的修为又大进了不止一截。

    两个怪老者一人占据一方,彼此闭眼口中念念有词。

    幻形出的两只巨手,在司徒景的头顶噼噼啪啪的不停撞击,弹开后又缠合在一起。

    如果给它们一个准确的形状,就好像两只疯狗在互相撕咬着对方一样,只是那只“噬魂爪”明显处于下风。

    眼见风陌的火毒爪,就快要淹没司徒景的噬魂爪,“噗噗!”两声,风陌口中吐出几口鲜血来。

    莫不是风陌利急攻心,反被功法反噬,元气大伤,也不至于会变得现在这种下场,而司徒景使用法术过度,灵力也所剩无几。

    虽然风陌知道,此时就是杀灭对方的最佳时机,风陌仍有些惧司徒景的法术威力。

    万一对方拼了性命不要,拉上自己垫背也要同归于尽,司徒景是没多少日子好活,风陌可还有一百年时间冲破元神期呢。

    风陌想清楚其中厉害,也不急着冲对方下手,冲司徒景嘿嘿一乐道:“司徒老头,咱们是不是该谈谈之前的条件?”

    司徒景听到风陌开口言和,刚才风陌被反噬吐的血还残挂在嘴角,看上去阴森之极。

    司徒景也清楚,两人若在斗法下去,不是同归于尽就是他亡,风陌虽然灵力不济,法力还是有余的,更何况,其他几个人当中,几乎都是向着风陌的,司徒景可不想找死。

    “老二,老三,你们俩都给我住手!”万师傅朝司徒景和风陌一人送去一掌,强行分开了两个斗红了眼的老头。

    “若是因你们二人的缘故,让我等错过了灵宝出世的兆头,你们两就留下来给灵宝守地吧!”

    “大哥!”司徒景和风陌同时喊了一声,两人都默不作声了。

    “哼!”万师傅冷冷一哼,目光各自扫了众人一眼,道:“虽然老夫如今的修为都不如你们,各位不要忘了,我究竟是为了什么,才法力全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