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追忆(1)
    “呃!”帝听风一呆,心道,难不成李子恒那边穿帮了,把他也给出卖了吗?

    “好小子,你还以为自己的手段可以天衣无缝吗?”司徒景秒速靠近帝听风的攻击范围之内,根本就没有把帝听风放在眼里。

    帝听风哪里敢真正让一个元婴期的老怪物靠近自己,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丢命的,他可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帝听风举起手里的墨邪剑,口中的法决早就默念完毕,就差直接动手了,眼下情况紧急,帝听风就是不想出手也不行的了。

    只见周围的景色瞬间被各种剑尖代替,禁地外面的所有人都被控制在墨邪剑创造出来的剑的世界里面。

    时间已经停止了转动,除了墨邪剑的主人,剑的世界里的生物,任何人都无法动弹的,帝听风念完最后一句法决,挥动手里的断剑,以司徒景为中心,直接砍了过去。

    万剑的剑尖一瞬间从空间里生出来,它们朝着同一个方向砍杀而去,只听的“噗噗!”声传来,剑尖刺穿了被困住的人的护身罩。

    接着,无数剑尖在次砍杀而来,直接刺穿了他们的**,鲜血“哗啦啦!”一阵四处飞溅散布,空气里都是一阵沉闷的血腥味。

    “咔嚓!咔嚓!”剑的世界蹦塌掉了,帝听风几乎消耗掉了半数法力,虽然说灵力不减,没有法力也是不敌对手的。

    修为稍低的弟子早就身亡了,唯一还站着的只有司徒景和风陌等人,那些凡人弟子被帝听风算计在外,根本就不会伤及到他们。

    风寂虽然也被各种剑尖直指咽喉,因为站在帝听风的身后,根本就攻击不到他身上来,身上仍在流血的只有司徒景和风陌。

    因为万师傅和宁正雄站的是侧位,身上倒没挂多少彩,他们唯一心惊胆战的还是,帝听风突然间造出来的剑的世界。

    不仅可以直接威胁他们的性命,还可以强行停止时间,虽然持续等我时间不长,足够一击让一个元婴期的修士毙命了。

    “好小子!”司徒景冷冷哼了一声,道:“原来是持有这么厉害的法宝,怪不得敢和老夫抢灵宝了。”

    “只不过!”司徒景脸上露出一丝贪婪,道:“你的法宝老夫看上了,就和灵宝一并拿给老夫吧!”

    “哼!”帝听风冷冷一哼,强调道:“老头,我刚才不是说了嘛!到了我手里东西,自然就是我的东西,你瞎想什么呢!”

    “你可别不识好歹!”司徒景爆吼一声,怒吼道:“难道你就不怕被老夫毁去了元神,夺去你的六道轮回。”

    “完全不在乎!”帝听风一脸无所谓的态度,摊手道:“六道轮回的事情,还是等我哪天真的死了在去考虑吧!”

    “老二,你可不要忘了,想要得到灵宝的还有我们几个。”

    风陌恐帝听风在祭出墨邪剑,赶紧换了一个站位,他可不敢继续和找死中的司徒景站在一起。

    “强者为尊!”我师傅脸上挂着招牌笑容,道:“能不能得到灵宝,咱们各凭本事吧!”

    “真是好热闹啊!”火神长老冷眼扫了一眼帝听风,以及冲围住他的司徒景,万师傅,以及风陌各看了一眼。

    火神长老一副受惊吓的模样,道:“本尊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老七,你怎么也来江临了!”万师傅惊呼一声,道:“你不是说自己以后在也不会回江临来了吗?”

    火神露出一抹冷笑,道:“我既然知道你们二十年后会回来取灵宝,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天载难逢的机会咯!”

    万师傅躲闪着眼睛,反驳一声道:“什么灵宝,老七你莫不是在开玩笑。”

    火神站队加入其中,不温不火的语气道:“到底是什么灵宝,大哥你应该比较了解吧!”

    “大哥,你当年莫不是中了萧祭一掌,怎会法力全失,还差点送了性命。”

    万师傅一着急,直接呼了出来,道:“老七,你闭嘴!”

    “怎么,都到了如今的地步,还有什么不敢说得。”

    火神无所谓的耸耸肩,道:“对了,帝小子,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这个当年的那个萧家,可是和你有很大渊源的。”

    帝听风完全没想到火神居然会介入他们,而且还是以韶新教会弟子的身份,本来就比较棘手的事情,在加上一个火神,貌似更加难办了。

    帝听风抬目扫了一眼突然间冒出来的火神,道:“你指什么?”

    火神微微侧头,满脸奸恶的表情,道:“我友情提示一下吧!你的娘亲萧夕颜,是萧家唯一的嫡长女。”

    “萧夕颜!”帝听风嘴里嘀咕一句,感觉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帝听风无谓的抬了一下眼眉,道:“你的意思是,我也姓萧!”

    说实话,帝听风做了二十年的孤儿,突然间有人告诉他关于娘亲的事情,帝听风除了好奇以外,对那个所谓的“娘亲”二字,是没有感觉的。

    并不是帝听风生来就是铁石心肠,主要是他二十年都一个人活过来了,突然间冒出来一个娘亲,根本就无法一下子接受的。

    万师傅打断火神的爆料,直接灌输意识,道:“听风,你别听老七胡说,你娘亲早就死了。”

    “死了!”帝听风神色稍微有一些恍惚,顶着好几个元婴期的老怪物,帝听风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没准这些话都是火神捏造出来骗他的呢。

    “没错!”万师傅强行关闭帝听风的好奇心,道:“二十年前,你的双亲就已经去世了,你只是一个孤儿,除了我,世上根本就没有亲人了。”

    “哈哈!他们当然会死咯!”

    火神哈哈大笑一声,继续爆料道:“整个萧家,都是因为我们几个才灭亡的,你竟然把灭族仇人当做亲人,哈哈!快笑死我了。”

    二十年前的追忆

    “杀啊!姓萧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

    “姐姐大人,你快点趁乱逃吧!”一个年纪在二十来岁左右的少年,伸手扶起倒在地上的一个少妇人。

    少年满脸泪水,一脸的无助,哀求道:“记住了,在也不要回来,萧家已经变了。”

    “不,我不离开萧家,祭儿,你带着这个孩子逃吧!”少妇人把怀里的婴儿递了出去,道:“姐姐留在萧家,你带着他逃吧!一定要让他活下去。”

    “姐姐,你不走,我……我也……”

    “走吧!快点逃,我来拖住那些人,你快点带着孩子逃吧!姐姐求你了。”

    “姐,姐姐,保重!我一定会让这个孩子活下去的。”

    “哇啊……哇啊……”

    山顶峰传出婴孩的啼哭声,“呼……呼呼……”山顶的阴风呜呜的吹响了整个山谷,似在迎合着婴孩的哭声似的。

    一个高大魁梧的黑影单手执剑,另一只手里泅固着一个刚刚落地不久的婴幼儿,曼山洪亮的哇哇哭声,就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

    魁梧少年冲天飞起,铁剑也化做了一道飞虹紧跟在他身后,与后来者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少年的人与剑合二为一,逼人的剑虹划破长空,催打得枝头的树枝哇啦哇啦乱撞。

    人影未到,森寒的剑气早已刺碎了西风,曼天剑影突然消失无影,血雨般的落叶却还未触及地面,从侧面冒出来的对手已倒在血泊中。

    魁梧少年在次冲天飞起,他的身后有三两道人影不约而同的纷纷跃起,在尘埃之间跳跃。

    一道疾光闪过,在魁梧少年反应不及之际,突的站到了魁梧男子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萧老弟,把金童子交给我吧!善予大仙说了,只要你把金童交回去,一定不会追究此事的,说不定还会升你为右锋卫呢!”

    见自己的人被对方灭得所剩无几,开口的是一个年近四十的男子。

    男子一袭黑袍裹身,让人看不清此人的本来面目,只能够凭声音断定对方是一个数十岁的男子。

    “哼!你以为善予上仙这样说,就会这样对我吗?还是你们都当我是个傻子,会乖乖的把这个孩子交给你们。”

    被称为萧老弟的魁梧少年情绪有些不稳定,身上到处都是血,也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留下的。

    “萧老弟,想想家中的弟妹和孩子,她们盼着你回去呢,你又何必为了一个孩子自毁前程。”

    “他,可是姐姐的孩子,所以我……”听到对方的话,魁梧少年眼神暗淡下去,眼中挤满了泪花。

    趁魁梧少年伤感之余,对方冲手下的人使了一个行动的眼色,四处伏埋着的黑衣人渐渐朝着魁梧男子靠了过来,等魁梧少年反应过来已经迟了。

    “不许过来!”

    魁梧男子换上一张怒愤的脸,怒吼道:“退后,你们全部给我少年,不要过来,不然我就……”

    魁梧少年豪气的扯掉遮住身体的黑纱,扬了扬手里正哇哇大哭着的婴孩。

    说什么这孩子是金童子,说什么他的血肉可以炼制长生丹,善予上仙真是天下第一大奇葩,这个哭闹不停的婴孩,分明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