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追忆(2)
    把一个活生生的小生命,拿去炼制什么长生丹,这种天理难容的事情,对于刚升级当爹爹的魁梧少年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些。

    所以,才会趁着守卫不备,把这个称为“金童”的孩子从善予上仙的手里偷了出来。

    知道此事的善予上仙当然愤怒得不行,无奈处于闭关要紧关头,吩咐他人追杀魁梧少年夺回“金童”。

    “从善予上仙那里偷来这个孩子,你是不是疯了。”

    一道沉闷的声音从魁梧少年耳边划过,声音的主人已执剑近身到魁梧少年身旁。

    一个“神秘兮兮”的少年举剑指着魁梧少年,一副要将对方碎尸万段的目的,冲着一脸愤怒之色的魁梧少年开口。

    “把金童交给我。”

    “不给,这个孩子,他……怎么可能是金童啊!明明就是一个……一个孩子而已,你们才是疯了!你们全都是疯子,全都是……”

    魁梧少年等人称作“金童”的婴孩,不过只是一个刚刚落地哇哇大哭的普通婴儿,而且还是萧家大小姐的亲生骨肉。

    只因其出生时,引起了整个小城镇的惊天动地的“风啸”与“雷鸣”声,被此地驻修的修仙者探知到以后,从萧家的手里强抢了去。

    魁梧少年向来与那些仙者不对付,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惨害幼婴,自然不肯把手中的婴孩交出去。

    一般会被人们称为“金童”的婴孩,都是那些刚刚出生不久的婴幼儿,

    若是被那些修仙者知晓“金童”的存在,他们的下场不是被当作修炼什么秘术,就是被那些“炼丹狂”的修士拿来炼制什么丹药。

    甚至一些“丧心病狂”的修士,为了更加有效的利用“金童”的作用,使用什么秘制的药水,将整个婴儿侵泡在里面,其中的过程简直不能用“恐怖”二字去形容得了的。

    “萧老弟!”

    先前开口的男子挡住“神秘”少年手中的长剑,一步步靠近魁梧少年身边,企图活捉了对方,保得了“金童”的安全。

    “别逼我,否则我……我就带着他跳下去,退后!”

    魁梧少年将手中的婴孩往悬崖处晃了晃,抓住婴儿的那只手微微抖动起来,一副要将婴孩扔下去的模样,惊得他身后追赶而来的众人不敢妄行一步。

    “都给我退后!”

    带头的黑衣人呵斥一声,紧靠着魁梧少年的那几个黑衣人,抬动着脚步往后移动了几步,一副以夺回“婴孩”为主的态度,双目死盯着魁梧少年的动作。

    “哇啊!哇啊!”

    魁梧少年手里提着的婴孩哭得更加厉害起来,恼得魁梧男子心里狂躁得要疯了,抓着婴孩的那只手不禁紧了几分。

    “别哭了,叔伯不会伤害你的,乖乖的不要闹。”

    魁梧少年轻轻细语跟婴孩说着,就好像怀里的婴孩听得懂人话的那种语气。

    魁梧少年没来得及拥紧怀里的婴孩,一根又粗又长的木头,从暗处的一角,笔直的朝着魁梧少年这边撞了来。

    魁梧少年的手臂被木头震得发麻,不禁手一松,手中紧箍着的婴孩朝着天空直飞而去。

    受到撞击后,婴孩惊吓得“哇哇”的哭声比先前还要响亮。

    不等魁梧少年反应过来,被扔上天的婴孩稳稳落到另一个“神秘”男子的手中,婴孩“哇哇”的哭声仍在继续。

    “哈哈哈哈……”

    一阵狂笑声响起,加杂着婴孩的哭声,途使得阴暗的天空有些诡异,空气中参合着更多的愤怒的颜色。

    “别吵了,在吵吵我摔死你。”

    被一直哭的婴孩闹得心烦,“神秘”男子稚气般作势的把婴孩在空中晃动起来,本来就啼哭个没完的婴孩,被人大声呵斥后,哭声更加洪亮起来。

    夺回“金童”后,“神秘”男子加紧速度往来时的方向赶回,他可没有把握能够杀灭有“霸者”之称的萧祭。

    见“神秘”男子夺了婴孩逃跑,萧祭心里更加的恼怒,怒吼一声道:“找死!”

    萧寂手里握着的长剑,冲着“神秘”男子飞了出去,剑身的飞虹更加的闪耀炫丽。

    “神秘”男子一个不经意,手心捏拿不稳,手中的婴孩朝着悬崖的边缘掉落而下。

    婴孩的哭声仍旧,只不过,不似之前那般洪亮,也许是哭得没力了吧!

    顾不得恼恨中的萧祭,“神秘”男子众人朝着婴孩落下的地方飞奔下去,就算他们此时杀了萧祭,没有夺回“金童”,回去同样会被善予上仙惩罚的。

    一个外出的修道师父,在半道中通过强大神识,听到远处崖边的洪亮哭声,神差鬼使般朝着哭声的方向遁光而来。

    眼看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孩从天而降,修道师父一招手,将婴孩接到了手中。

    婴孩的哭声还没有停止,一声接着一声传出,跟悦耳的音符般有节奏的哭着,修道师父冲着婴孩眉开眼笑,良久后才朗朗开口。

    “以擎苍为盖,乃帝者,音听风而止,就叫你帝听风,如何?”

    “呵哈!”婴孩听到修道师父给自己赐的名,似乎很高兴的样子,手舞足蹈的在老道怀里动个不停。

    “哦呀!看来你很喜欢这个名字呢!”

    见婴孩停止哭闹,修道师父扯下身上的布衫把婴孩整个包裹起来,朝一处隐蔽的山脉直撞而去。

    眼看着他人就要撞到石壁上,怎料到,石壁跟活了一般,硬生生开了一道大口子。

    等修道师父人影消失在石壁尽头后,石壁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远远望去,就如真的大石壁一样,任谁都料不到,竟然有人住在石壁里面。

    ***

    “万师傅!”帝听风冷冷的喊了一声,道:“你瞒了我二十年,原因就是不想让我知道你杀了我全族的真相。”

    万师傅脸上的表情都纠结到一起去了,解释道:“听风,你误会了!”

    帝听风的声音冰到了极点,冷冷一声道:“是我误会了,还是你让我误会了整整二十年。”

    万师傅仍在企图解释,道:“听风,当年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一直没有吭气的风寂冷冷一哼,冲韶新教会的人一拱手,道:“各位,今天,就恕老五不奉陪了。”

    风寂站到了帝听风这边来,道:“二十年前的事情,你们瞒着我弑主,今天,我风寂为了护主,必须得背叛各位兄弟了,抱歉啊!”

    “风寂,难道你以为你现在站队萧家后人,当年萧家的惨案,就可以推辞过去了吗?”

    “不,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萧家的原谅,我只是不希望自己的良心,在无数个日夜里受到谴责罢了。”

    “小寂!”风陌冷冷的喊了一声,道:“既然你分不清敌我,到时候莫怪哥哥不懂得将手足之情了。”

    “真正不懂的应该是大哥你吧!”

    “听风,我……”万师傅试图还要在说些什么,帝听风直接无视了。

    “帝道友,不管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可能相信我的,请让我陪你战斗到底吧!”

    帝听风看了一眼站来自己身旁的风寂,冷冷一声道:“请便!”

    这场打斗,不管有没有风寂的帮忙,都是稳输的一边,输的人就是用性命去堵注的,帝听风虽然感谢风寂的好心,这种情况下,他也懒得去管别人会死的后果。

    “既然都凑到一起了,就一次性算总账吧!”帝听风冷眼看着万师傅那方的人,道:“不管是二十年前的事情,还是现在的账。”

    虽然说帝听风还没有完全理解,他就是萧家后人的事实,做为萧家的后人,为先祖报仇,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嘛!

    而且,即使是他不想与万师傅他们为敌,司徒景他们也不可能会放过他的,特别是火神,他肯定是最希望杀灭帝听风的人吧!

    “续命,三个元婴期,两个灵寂期,我有几分胜算。”

    “你会被灭得连渣都不剩。”

    “即使是有你和缔灵也不行吗?”帝听风心里稍微着急起来,道:“逃跑的几率有多少。”

    “一成!”

    “你没有打算出手的意思吗?”

    “有的。”续命托腮思考,自言自语起来,“吾可以强行控制你的身体,但是会发生不可思议的副作用。”

    “控制我!”帝听风微微皱起眉头,答应道:“尽管试试吧!总比被灭了好。”

    “最轻微的可能,你的修为会全部失去,最严重的就是……”

    “什么!”

    “世上在无帝听风这个人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续命露出一张邪恶的神情,道:“就算是这样,你也打算要试试吗?”

    帝听风脑子转动了一会,无声的点了点头,现在,他除了相信续命,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如果没有续命的提议,帝听风肯定都接不住三个元婴期老怪物的全力一击,莫不是因为对方有万师傅在场,那群老怪物肯定早就动手灭了帝听风抢夺灵宝了。

    “哈哈!一个筑基期的小小弟子,还说什么跟老夫等人算账,这是老夫活了几百年以来,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