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身体互换
    司徒景哈哈大笑起来,听了帝听风的话,差点让他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

    “老二,你还是不要小瞧了那个小子为妙。”风陌提醒司徒景一句,道:“倘若那个帝小子真正想取你我的性命,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老三,你低调了二十多年,莫非连胆子都给丢了。”

    “哼!”帝听风被对方明显小看了,心里的好胜心燃了起来,他祭出骷髅战将,把它挥向了万师傅。

    同时,帝听风和肩膀上的缔灵吩咐一句,缔灵口中吐出一声震鸣后,就飞向了火神的位置。

    帝听风冲风寂微微一笑,道:“风道友,剩下的那个宁道友就交给你负责了。”

    “哎!莫非……”

    风寂吞了吞口水,眼睛看向了其中修为最高,同样也是最难缠的司徒景和风陌,怎么想都是都是不可能战胜的关键。

    “帝道友打算正面两个元婴中期的长老。”

    “嗯!”帝听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至于为什么,他没有回复,因为,帝听风正在和神念中的续命交附身体。

    只见帝听风的身体以平常多百倍的灵力迸发出来,他的眼神也一下子换成了猎狗盯着猎物的神态。

    帝听风的蓝色头发肆意飘起,空气中流动的杀意也无故暴涨了数倍,因风吹散落到帝听风身旁的树叶,在触及他发丝的那一刻,瞬间被击成了渣叶。

    天地间的空气流动也因此颠倒起来,帝听风整个人倒挂在半空,他的眼睛紧闭着,嘴里像是在念着什么咒语一样。

    当帝听风的嘴角露出邪笑的一刻,他整个人反转过来,眼睛猛然睁开,眼神所及之处,震得他人无法动弹一步。

    “唉!”帝听风唉叹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吾还以为会更厉害一点呢!小子,你这副身体的肉身太弱了点,根本就经不起别人的攻击。”

    听的人可能感到莫名其妙,唯有被封印在神念中的帝听风,被续命无故损了一句,因为是事实,实在是无言以对。

    “好了,各位,我们来玩游戏吧!”

    帝听风露出一抹邪笑,嘴里“啧啧啧”个不停,提醒一句道:“可要认真点哦!输了可是会死的哦!”

    帝听风话音刚落,手里就幻出一把巨剑来,在司徒景他们刚刚从自己的灵威下反应回来之时,巨剑已经朝着司徒景的位置砍了过去。

    和司徒景紧挨着的风陌见势不好,直接倒飞出去数百米才算完,司徒景在最后一刻反应回来,却也因为大意的心态,而被吓得不轻。

    虽然说帝听风的一击,并没有让司徒景受伤,心理的打击也是不小的,更何况,今天的帝听风,气势比往常还要强大数倍。

    单从帝听风身上涌现出来得了灵气都可以看出来,他的攻击力,即使是面对元婴期的修士,对方稍有不慎,也是会被一击杀灭的。

    “老头,你还撑得住吗?”

    帝听风挖苦司徒景一句,故而露出一张讽刺的笑意,完全和司徒景之前的态度转换了过来。

    “哼!”司徒景冷冷一哼,大手一挥,就幻出一只怪手来,他现在除了全力制敌以外,根本连说话的空隙都没有。

    “噬魂爪,这么快就使用绝招了么?”帝听风冷冷一笑,“你以为会对本座有效么?”

    帝听风不动声色的抬手就是一只遮天灵龟,完全把前面的空间隔离成了来半,噬魂爪的怪爪飞扑了过来,却丝毫穿刺不了灵龟的身体。

    不料,刚才倒退了数十米的风陌施展了火毒爪补救,漫天火毒覆盖到灵龟的正面,灵龟的外层保护仅仅支撑数秒,就被火毒给攻馈了。

    “切!真弱!”帝听风不明所以的抱怨一声,抬手就扔了两只雷兽出去,只听的“轰隆隆!”一声,雷兽只火毒中心爆炸开来。

    虽然说两者相抵了,隔在中间的灵龟也因此完全废了,想要在使用第二次,已经不可能的了。

    功法被废,修炼者只能重新修炼一次那套功法,才能够把废掉的法术补回来的。

    帝听风无语的摇了摇头,边抱怨边抵抗司徒景和风陌的连手进攻,别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也看得出来,帝听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虽然说和帝听风差不多的冰冷,整个人感觉都不是平时的帝听风,和啰嗦的师傅没什么差别。

    “小子,你是不是不行了,攻击越来越弱了。”先前被帝听风挖苦过的司徒景,看到帝听风的攻击弱了几分,不由得心情大好。

    续命到是想趁机把司徒景和风陌同时灭掉,考虑到帝听风的法力极速的消耗,只能从长计议了。

    光凭灵力自护而无法攻击,到最后,帝听风肯定会被司徒景和风陌灭掉的。

    帝听风稍微留心了一下旁边的三场战斗,缔灵仗着玄天炎火和九天灵冰,把火神克得死死的,胜利只是早晚的问题。

    骷髅战将虽然不及灵兽的攻击,却也不落下风,勉强和万师傅斗个平分秋色。

    风寂和宁正雄两人也不相上下,可能是实力相等的缘故,二人想要分出胜负,可能得花些时间了。

    在看帝听风牵制司徒景和风陌二人,完全在帝听风的控制范围内,就是不知道帝听风的法力能不能够撑得到最后。

    “那怎么可能呢!”

    帝听风露出一抹邪笑,手里的墨邪剑祭了出来,无论如何,得先杀灭掉一个老怪物,对法力消耗极快的帝听风比较有利。

    至于为什么先选择灭掉司徒景,当然是因为他是幻仙宗的长老了,如果到最后让司徒景逃了。

    今日的事情若是传回了幻仙宗,幻仙宗肯定会派出大量弟子追杀帝听风的,帝听风可不想每天都活在被人追杀的日子里。

    至于风陌,在帝听风还没有筑基的时候,都只能够和帝听风斗个平手,在续命控制下的帝听风,完全不会输的。

    更何况,现在的帝听风根本就不是本人,应该说是续命还比较贴切。

    只见空间里的时间提前一步静止下来,接着就看见漫天的剑影铺天盖地袭来,方圆百里,都变成了剑的世界。

    这一动静下来,把半个江临的人都震撼住了,同时还把刚刚进入江临的无极门的弟子给引了过来。

    帝听风冷冷笑着,把完全变成了修罗场的世界当成了空气,他抬手轻轻挥了一下手里的断剑,无数把剑影就朝着司徒景的身体飞击了过去。

    “噗噗!”数声传来,司徒景的身体被扎成了剑骷髅,剑的世界瞬间瓦解,漫天的灵气也从此消散,司徒景的元婴遁逃出来。

    也不知是司徒景倒霉还是该死,逃跑时居然撞进了缔灵的攻击范围之内,司徒景的元神在缔灵的嘶吼声中分散开来。

    一个修炼了数百年的元婴中期的修士就从陨落,司徒家族的一盏元神灯,星火“啪嗒!”一声就灭了。

    “这把魔剑还蛮不错的嘛!”帝听风自夸一句,小心的把墨邪剑收好,两眼冰冷的盯着吓到了的风陌。

    亲眼目睹了一个筑基期修士轻轻松松就杀灭了一个元婴中期的老怪物,说不会被吓到,那是不可能的。

    怎么说帝听风的修为境界都太低了点,尽管他手段了得,杀灭一个灵寂期的弟子,传出去说不定还有人愿意相信。

    筑基期杀灭元婴期,传出去就是传说,简直就成了天方夜谭。

    “帝道友!”

    站到帝听风一边的风寂也吓得不轻,虽然说他认识帝听风不久,也从来没有看见帝听风大显神通过,今日所见,简直就是闻所为闻的稀奇事。

    “好小子,没想到你能够把墨邪剑发挥得那么厉害,本尊到是小看了你。”

    风陌重新祭出“火毒爪”,既然帝听风的灵龟已经没有在使用第二次,能够阻止他的就只剩下雷兽了。

    至于墨邪剑,帝听风能够一次性使用两次,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厉害了,根本就不够法力使用第三次的。

    风陌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消耗掉帝听风的法力,不这么做的话,下一个被帝听风秒灭的,就是他了。

    就只“火毒爪”的火毒蔓延过来之际,帝听风手里冒出两只雷兽来,雷兽嘶吼着冲向火毒爪。

    两者相撞在一起后,天上地下,金光闪闪和漫天火红相缠在一起,巨烈的强风刮得周围的花草树木瞬间烟灭。

    地上也因为巨大的冲击,而无故冒出来数个百米大的深坑,风陌和帝听风像是约好了似的,在前一场的攻击还未停息,第二次的进攻就已经发动了。

    已经没有了退路,帝听风并不打算就此收手,就算他没有杀人之心,对方也不见得会放过他的。

    唯一要做的,就是把对方给全部灭掉,更何况,一但续命起了杀心,是根本就阻止不了的魔鬼。

    当帝听风和风陌互斗了二十来个回合,缔灵已经完灭了火神。

    却因为缔灵疏忽大意,被火神暗算了一招,自护法力尽失,导致灵体消散,现在已经变回了冰魔和炎魔的状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