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禁魂咒
    因为法力全失,根本就无法遁影,只能用双腿跑过去,却还是晚了一步,端木锦直接掉在了其中的某一个大深坑中心。

    “仙子姐姐!”帝听风喊了一声,直接从上面滑到深坑里面去,他凑近端木锦身旁,发现她躺着的地上,树叶正在秒速枯萎。

    “为什么?”

    帝听风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刚才晕过去了那么一会儿,眼前全部都是黑的,根本就没看到端木锦替她挡了一道无形攻击。

    “禁魂咒!”

    端木锦勉强从地上爬起来,她现在整个人都变得无力,如果没有释放灵力,咒印还不会那么快就深入心脏。

    因为加入和风陌的战斗,端木锦几乎拼了老命,当她暗暗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的时候,还没有反应回来,就被风陌击了一掌。

    重心偏离,又因为触动了咒印,才从半空掉落下来,仔细一查探自己的身体,端木锦就清楚了自己所中的咒印。

    禁魂咒,会封印修仙者的灵力,一但那人过度使用法术,就会触动咒印。

    禁魂咒会令中咒之人慢慢死亡,且死后还无法进入六道轮回,是一种极罕见的秘术,一般只有魔宗的魔修才会修炼这种毒辣的秘术。

    “什么禁魂咒啊!”

    帝听风听得不明不白,却又无计可施,他现在法力全失,根本就是一个废人,连带着端木锦从深坑出去都做不到。

    “你别管本尊了,快点出去吧!”端木锦把自己的宝剑取出来递给帝听风,道:“拿着这个,去羽化门的时候,他们会保护你的。”

    “我不要!”帝听风直接拒绝,把端木锦递过来的剑推了回去,道:“和法器比起来,我更希望被仙子姐姐亲自保护。”

    “你快点逃吧!”端木锦直接站了起来,道:“趁慕九他们牵制住了那个魔头,你赶紧逃吧!”

    帝听风固执的拒绝,道:“才不要逃!”

    “你……”端木锦好一阵无语,她根本就不想让帝听到亲眼看着她死在他面前。

    如果是以前的帝听风,说不定还可以控制她的咒印发作,现在的帝听风,根本连自保都做不到,还怎么保护别人。

    “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仙子姐姐,你要相信我!”

    帝听风伸手扶住端木锦假装生气的脸,他凑上去亲吻一下端木锦的额头后,就倒退了几步。

    “冰魔!”

    在端木锦没有反应过来,帝听风想要干嘛的时候,帝听风大喊了一声,只见一只红色的球形萌球飞速遁了过来。

    “使用冰封法力!”

    帝听风短短的吐了两几个字,做为和帝听风心意相通的冰魔,自然了解该怎么做,在端木锦伸手想抓住帝听风的瞬间,她全身都冻结起来。

    帝听风独自爬出深坑后,冷眼扫了一眼扔斗志昂扬的风陌,气得他牙齿咬得咯咯响,不愧是魔修,心狠手辣比任何人都厉害。

    不仅喜欢杀人,连自己的亲兄弟也下得了手,对于这种人,帝听风是最不喜的。

    只可惜,就如续命所言,帝听风的肉身实在是太弱了,失去了法力,他就只是一个普通人,什么都做不到,连自保都不行。

    “大家退后!”

    帝听风高喊了一声,练无极他们虽然不清楚帝听风想要干嘛,却还是照着做了,毕竟,他们也不想那么多人,还会被风陌给一个个灭掉的。

    就在练无极等人从前线撤了下来,炎魔一个人留下来对付风陌,冰魔趁机凑了上去,将自护法力启开到最强。

    只见风陌的行动渐渐拖慢下来,然后,炎魔刚刚撤回身体,以风陌为中心的位置,瞬间被漫天的冰雪冻结起来。

    帝听风冲练无极等人吩咐了几句,他们把被冰魔冻结了的端木锦从深坑中带了出来,几人互造了一个护身罩,火力全开逃遁出去。

    就在帝听风他们前脚走了一个时辰,风陌终于挣脱冻结自己的九天灵冰,方圆几里到处寻找帝听风的影子。

    而帝听风等人,早就离开了江临,此时正在往无极门赶去,一路上,冻结端木锦的冰块化了数次。

    因为又不停的重新冻结端木锦,冰魔的自护法力消耗了不少,在距离无极门没有多远的距离时,冰魔已经回到了续命的灵体中。

    回到无极门三天后,帝听风从睡梦中醒过来,第一时间就是去查看端木锦的情况。

    尽管无极门的祖师极乐都亲自出马了,却无法解除“禁魂咒”的咒印。

    林灵凌对帝听风来到无极门的事情特别在意,还曾暗示希望他留在无极门,大有和其双修之意。

    因法力全部都消失了,帝听风当然不敢高攀,帝听风根本就没有心思留在无极门,灵域国是待不下去了。

    “帝道友,你真的打算离开灵域国了么?”

    练无极揽住半道去端木锦房间的帝听风,说实话,他也蛮希望帝听风留在无极门的。

    虽然说帝听风的修为境界,跌落回到了纳灵二层,以帝听风的修炼速度,想要恢复修为,区区几年时间就够了的。

    更何况,看帝听风和端木锦的交情,还可以把羽化门拉过来,说不定什么时候两个宗门就合十并了呢!

    “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法力全部都失去了,想要尽快恢复是不可能的了。”

    帝听风有所顾虑,也没有和练无极交心交底的报告,以前他到无所谓,现在连自保都不可能,自然多留了一个心眼。

    “希望你以后还会回来。”练无极没有劝说,他知帝听风去意以决,多说只会让对方感觉到困扰。

    “嗯!继续留在这里,会给无极门带来麻烦的。”

    “呵呵!”练无极呵呵一笑,道:“这个你倒是用不着担心,怎么说无极门还有一些实力的。”

    “无极门确实是有自己的实力。”帝听风侧目望了练无极一眼,暗示道:“如果是幻仙宗攻过来呢!”

    “怎么……”练无法刚刚准备说些什么,发觉不妥,就什么都没有问了。

    帝听风的暗示都已经那么明白了,问与不问的结果还不都是一样,练无极多少也明白帝听风为什么会跌落境界了。

    练无极伸手把一面旗帜递给帝听风,解释道:“这个是你之前找我给你布的阵法。”

    “我现在已经没有给你兑换的宝物了。”帝听风推了回去,道:“还是等我以后有和你换取的物品,你在和我换取吧!”

    “用不着!”练无极直接扔了过来,道:“反正也就是一件阵法而已,就当我卖个人情,送给你好了。”

    帝听风摸了一下旗帜上面的阵图,也没有拒绝,冷冷一声道:“多谢!”

    帝听风现在就是一个纳灵二层的凡人弟子,甚至连修仙入门都还没有达到,除了冰魔炎魔以外,就只剩下几张灵符了。

    帝听风境界跌落以后,之前使用的法术和法宝都等于被封印了一般,没有同等的法术,根本就是个叽助的宝物。

    “不谢!”练无极转身就走,大喊一声道:“后会有期!”

    “仙子姐姐,我明天就要走了。”

    帝听风对着一块冰自言自语起来,“无极门没有解除禁魂咒的办法,不知道其他地方有没有办法。”

    “我会让冰魔把你冰封起来,你一定要等我找到解咒法术回来救你。”

    “我没有放弃,你也不要放弃!”

    尽管端木锦已经无法在开口,还是可以听得到帝听风在说什么的,她不知不觉间,眼泪就留了出来,根本就不理解是为什么。

    或许也是因为某一种感动吧!毕竟,帝听风和端木锦之间,存在着某一种无法言喻的情愫。

    “仙子姐姐!”帝听风伸手扶摸了一下冰块,把体内的冰魔召了出来,和冰魔嘀咕了几句,就退出了房间。

    帝听风吩咐冰魔冰封端木锦,把它全部的自护法力都消耗掉,看起来可以抵消个百年光景。

    冰魔因为自护法力全失,无法保持灵体,整个化做一团冰气,无奈的缩回了续命的灵体中,看样子得修炼一段时间,才可以保持灵体的模样了。

    慕九因为担心端木锦的情况,给羽化门传送了一道传音符,就留在无极门住了下来,帝听风则在第二天就消失了踪影。

    从一些散修口中打听到天都国魔宗甚多,有千百种秘术,可以破除一些咒术的法术,帝听风不在犹豫,立刻出发去了西方天都国。

    ***

    天都国靠南的天城山的一处上古修遗址附近,十天前,这里莫名其妙的起了无名浓雾。

    此雾跟天上的云似的可以到处飘,人进去以后就走不出来了,之前还有很多凡人,还往山里来摘什么草药野果的。

    从这无名浓雾起,让人们吃了不少苦头以后,他们就把这里奉成了烟雾禁地。

    同样闯进来的还有一大批人,而且他们还是不小心触动了此次禁制的先发者,带头的是一个刚刚踏步仙道的少年。

    也不知怎么的,进入天城山不到一小半,山中的雾就跟放浓烟似的一直冒出来,这股无名浓雾就是这么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