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天城山的姬公子(1)
    要说雾对修仙者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几张去雾符就搞定了。

    偏偏这些雾是活的,且面对面可视度不超五米,这诺大的天城山,哪是几张去雾符就可除掉的。

    这样子下去,别说找到什么魔魂剑了,就是找到出山的路口都难。

    且少年带过来的手下,这十天前后无故失踪了数名,有的胆小的想逃跑,却怎么也找不到离山的路。

    在数名手下无故消失,又找不到离开的路,少年郁闷之极,他自知这无名雾中危机四伏,想自保都难。

    “雨儿,你确定魔魂剑真的在这天城山中?”

    少年郁闷得直摆头,若情况有变,他拼了魔魂剑不要,也要有能力自保才行,不然拿到了魔魂剑,也得有命使用啊!

    紧贴在少年身后的蓝衣女子,眼神不禁闪动了一下,“千真万确。”

    天城山内有两大古修遗址,其中的一处早就被人类修士毁得七七八八了,就是去了也捞不到什么好处,而且鬼知道里面还有没有残留着什么禁制。

    而少年等人现在要去的这一处古修遗址,非常的隐蔽,且布下的禁制要相当棘手,连元婴期的修士都无可奈何,只能放任不管了。

    可能等到有一天,几个元婴老家伙心血来潮,会合力来破出禁制取宝也说不定,随便一个修士可没那个胆。

    修仙少年也是因为雨儿,说有法子能解禁制才姑且过来一试的。

    少年并没有抱十分的把握,且除了禁制外,里面才真的算是危险开始,外围的禁制只能说是开胃菜。

    而且有些古修遗址中,明明禁制变态级的厉害,里面却什么宝贝都没有,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所以呢!只有吃撑了的那些修士,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这些怪雾,跟活的似的烦死人了,雨儿,你可清楚这禁制如何解了么?”

    少年微微皱眉头,他不爽这些怪雾已经很久了,若不是为了保存实力好拿取魔魂剑,他真想把这些怪雾给全吞了。

    咯咯咯!蓝衣女子铃音般的笑声响起,眼睛滴溜溜的在眼眶里一转,似乎早就想好对策了一样。

    “这还不简单,咯!”女子拾起地上的干树枝伸到少年目前。

    其实,蓝衣女子这十天一直在找这些怪雾的破绽,就因为这些雾是活的,每当她看出点门道来,雾就变换了位置和形态。

    因为如此,才害她又得必须从头再来一次,少年刚刚的一句抱怨,倒提醒了她所有思绪。

    “不好了,李老三不见了!”

    少年刚伸手去接那截枯干了的树枝,不知谁又大喊了一声,还在沉思的少年心头一震,脸上的怒火清晰可见。

    若在继续这样无所作为的话,他们所有人都会被怪雾给吞没的。

    “什么,又有人不见了!”

    蓝衣女子也惊得魂飞天外,好在她紧跟着少年,不然第一个肯定就是什么都不会的她吧!

    “柳苏哥哥,快用火,用火系法术攻击这些雾试试。”

    被叫到的少年愣了一秒,不明所以,用火攻击,第一天被困时,他就已经用过了,完全不起作用。

    雨儿一直待在自己身边,不可能不知道吧!她不会是被吓昏头了吧!竟然叫他用火术攻击。

    “快点啊!我刚刚想起来的,既然这些雾是活的,就应该可以蒸发掉才对。”

    火既然可以用来灭水,当然也可以用来灭雾了,雾就是因为水产生的,原理应该也一样。

    “大家都过来,我们一起用火系法术破除禁制。”

    少年不在废话,既然已经知道怎么除掉这该死的怪雾了,那么,他是不会客气的啦!

    少年被无故困这里面十来天了,他整个人都要气得发霉了,这下可狠狠地出口恶气了。

    得到命令,五六个纳灵期的修士冲少年身边奔来,得到可除怪雾的方法,几人大喜,当下使符的取符出来,祭宝的取宝出来。

    不多时,以少年为中心的地方开始燃烧起来,当然,蓝衣女子早就被其用保护屏护住了,不会殃及池鱼。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一道红光在天城山中央冲天而起,迅速整个山中红光一片。

    源源不断的火红与那些飘荡在山中的怪雾,互相斗争挣扎了整整一天。

    天城山内的红光才渐渐消去,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些活的可以移动的怪雾。

    就当少年等人破除了禁制,心中得意大喜之际,距离他们二十里内,天城山的另一处,同样心喜禁制已除的另外一人。

    区区二三百米的距离,以姬夜柳苏纳灵中期的修为,感应到对方的存在就跟吃饭一样简单。

    也就是因为感应到了,少年脸上的笑意正一点点疑结,先前是因为怪雾,扰乱了他的神识。

    “不妙,居然还有筑基期的人闯进来了。”

    少年误以为除了自己带的几个纳灵期修士,天城山不会除他以外,修为还要高的修士来。

    “咦!这鬼雾气,怎么突然间没有了,害老子被困在里面那么久,哼!”

    在雾气消失的同时,一个身披红色大衣,甘蓝色里露出小半身子的粗汉,头戴一顶破遮阳帽。

    粗汉手里抡着一只长满了刺的大铁锤,看上去有点像个大刺猬,足够两三百斤的样子。

    粗汉高兴之余竟骂骂咧咧起来,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同样是十天前的一个晚上,不小心喝多了,竟然误闯进了这个怪雾里。

    好在怪雾没有攻击能力,不然,等他酒醒过来,早被杀死千万次了。

    “哼!竟然还有不怕死的也闯进来了。”

    粗汉冷哼了一声,凭着自身灵寂初期的修为,只要对方不是灵寂期的修士,粗汉敢说,他就算是拼不过,逃命的希望还是很大的,况且……

    “啊哈哈……”探到对方只是一群纳灵期的修士,粗汉狂妄的大笑起来。

    以对方最高的纳灵中期修为,若没有厉害点的法宝,都不够他秒的,哪里还用得着惧对方。

    放一百个心的粗汉,狂笑着往少年等人这边飞身过来,若对方让自己满意,他倒不介意收两个小弟。

    若是反方向嘛!吼吼,那就只能怪他们轮回之期到了。

    “这山中的怪雾是你们几人除去的?”

    粗汉人未近,言已到,不一会就出现在少年等人面前,其中几个纳灵初期的修士,见对方已经筑基期了,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虽然纳灵期和筑基期差了好大一截,但是以对方的修为,他们着实不够人秒的。

    “前辈好!”

    少年等人不敢废话什么,立马马首是瞻的鞠着躬点头哈腰的,少年稍微用神识扫描下粗汉,心下大安。

    虽然对方已经筑基初期修为,但似乎不够稳固,他已经纳灵中期顶峰了,差一个级别的,秒杀对方的可能都有的。

    嘿嘿!少年心中自乐,若对方识相点不惹到他还好,不然他真不介意多浪费一点法力的。

    “晚辈们也只不过是侥幸而已。”少年不敢夸口,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浪费法力会影响到他取得魔魂剑机会又少一分。

    之前因为白衣女子的那一段问题,他现在元气还没恢复完全呢,可不想为了不必要的事节外生枝。

    “哦!侥幸?”

    明显对方就是不相信的口吻,也难怪了,粗汉被困了也不下十来天,之前也各种方法用尽,还是没办法破除那些怪雾。

    这一下子就被别人给除去了,对方还是几个纳灵期的修士,他不会感兴趣才怪嘞!

    “在下是天城山姬家,姬夜柳苏,敢问前辈是何门哪派弟子?晚辈回了天城山,一定上门讨教一番心得。”

    少年不温不火的语气,着实叫人生不了气,何况别人也没有惹到自己,替自己解了困还找别人麻烦,天下没有这个理。

    而且,天城山的姬家,是天都国出了名的修仙家族,且对方自报家门姓姬,不是嫡系弟子,还能是什么。

    粗汉不过只是区区一个散修,哪招得起一个修仙家族啊,除非那人真的嫌弃自己活够了。

    “原来是天城山姬家弟子啊!久仰大名了,在下区区一名散修,不提也罢,望姬公子勿怪在下失礼。”

    原来,听到对方说自己侥幸破除了怪雾后,粗汉动用比对方强大神识,想小小的给少年一个教训。

    粗汉还误以为这样做神不知鬼不觉,无奈还是蛮不过对方,不然姬夜柳苏吃撑了才会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境内,对一个陌生人自报家门。

    “哦!是么?”少年妖异的眼瞳又显现在众人眼前,“阁下不留下一个名讳的话,恐怕姬某恕难从命了。”

    姬夜柳苏本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方居然想暗地里对他下手,既然这样,就怪不得他了,少年眼中的妖光闪耀得更加夺目惊心。

    “九,在下九牧……”

    粗汉惊讶的嘴巴都大张,这种异常,他算第一次见吧,突然间看到一个人类的眼睛里,发出怪物的异光来,就是灵寂期的修士也会吃惊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