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走进来的啊
    帝听风不经意越过,的头也不回的往前继续走着,虽然不大清楚是不是那个老头所为,在没有修为和实力的情况下,即使是帝听风,也不敢胡来的。

    “呵呵!那个小子有点儿意思!”

    待帝听风和高见的身影消失在尽头那处,站在门口的那个老头突然间变成另外一副尊容,看起来比之前的年纪年轻了三倍。

    帝听风和高见一路上挑挑看看,发现了不少好东西,只不过,拥有不少灵宝的帝听风,并没有把那些“所谓”的宝物放在眼里。

    “高道友,怎么庙会里净是一些魔宗使用的物品,这里难道不是仙宗举办的庙会吗?”

    帝听风一路看下来,都只看见一堆魔宗使用的宝物,因为有镇魔环的缘故,帝听风一眼就可以分清魔宗和仙宗使用的宝物。

    “因为天都国是魔宗独大,纯粹的仙宗基本上不存在的,就算有一两个专门修炼仙家功法的弟子,也是不成气候的。”

    帝听风心里顿悟过来,“莫非是仙魔双修!”

    “仙魔双修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高见伸出一个手指在帝听风眼前晃了晃,“一般情况下,一个人在仙道中无法前进以后,就会想要废除仙家功法改修炼魔道的。”

    “反过来的情况也是一样,但是想要兼顾仙魔双修,是根本不可能的吧!一个人的体内,根本就不可能同时存在灵力,以及魔力这两种灵气的。”

    “仙魔不能共存吗?”帝听风自言自语一句。

    说实话,帝听风现在修炼仙家功法,根本就是在白费力气,在说,他根本就是没有灵根的人,所谓的灵力基本上都是从续命哪里得来的。

    若是修炼仙家功法止步不前,改修魔宗的功法,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更何况,修仙也好,修魔也好,总得就是为了活命。

    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一个人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不管是修仙修魔都是做不到的,在说了,也没人说修炼魔宗的功法就会变成魔头的。

    “怎么?”高见打量一眼动摇的帝听风,“帝道友莫非对魔宗的修炼术感兴趣?”

    “不清楚!”帝听风敷衍一句,他可没有把自己的实际情况全部都告诉别人,“以后在说吧!”

    高见除了知道帝听风姓帝以外,根本就打听不出什么来,只确定了帝听风并不是天都国的人就是了。

    只能说帝听风的防备之心过分强大,让一直在意帝听风的高见都不好意思一直问下去了才罢手。

    两人一路逛下去,也没有看得中意的宝物,打算去其他地方在看看,就见一家“借宝阁”耸立在眼前。

    帝听风眼神微微眯起,心道,我是不是什么时候来过这个地方,怎么会有种熟悉的感觉。

    “帝道友,怎么了?”高见一脸好奇,见帝听风盯着“借宝阁”三个字入了神,不禁疑惑起来。

    “哦!没事!”帝听风微微摇头,直接踏步进入,吓得高见一把从后面拉了帝听风一把,却抓脱了手。

    “借宝阁”的店铺虽然不算大,名气在九州大陆却是排行第一位的,也就是说,在九州大陆的任意一个集会,都会有一个“借宝阁”的店铺。

    “借宝阁”能够召集的修士,也大多都是一些高阶修士甚至上阶修士,除非是在一些小小的地界,“借宝阁”才准许所有修士进入店铺的。

    晋封的这一家“借宝阁”,最低限制在筑基期的修士为限,即使是筑基期的修士进去了,“借宝阁”内的宝物也没几个筑基期修士买得起的,更别提纳灵期的修士了。

    正因为性比价高,“借宝阁”才阻止了纳灵期修士进入的,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即使是名声受损,名气还是有增无减的。

    “完了!”高见怂着脸呆在“借宝阁”的门口,不敢进去也并不打算离开,就这样两眼瞪着门口的情况。

    只不过,他干等了好久,都不见帝听风被人打包扔出来,心里有些焦急,却也无可奈何。

    因为门口的侍仆刚才送一个灵寂期的修士出去,刚好和帝听风擦身而过,那个修士挡住了侍仆的眼睛。

    帝听风大摇大摆的直接走了进去,也没有关注门口立着的告示牌写了什么,进入“借宝阁”就自己奔着柜台而去。

    “这位客官,欢迎你……”那个掌管柜台的掌柜突然间看见眼前出现了一个纳灵六层的修士,眼睛瞪得老大,嘴里的话也堵在了口中。

    “你……”那个送客人出去的侍仆转了回来,看到帝听风的身影,表情比那个掌柜的还要夸张,甚至都变得有些惊悚了。

    “你怎么进来的啊!”侍仆指着帝听风喊了一声,因为担心打扰到周围的客人,侍仆的声音压低了许多倍。

    “什么?”帝听风脑子里疑惑了半天,看了看门口,“当然是走进来的啊!”

    “废话!”侍仆轻轻的呸了一声,“不用走的,难道你还能变进来的不成。”

    “变进来!”帝听风露出一副不理解的模样,心道,难不成这个是进入“借宝阁”的规矩。

    侍仆懒得和帝听风浪费口水,直接开口赶人,“你快点出去,从这里马上出去!”

    “为什么?”帝听风更加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脸的懵写,“难道这里不允许交换宝物吗?”

    “你一个纳灵初期修为都没有的小子,身上哪会有什么宝物啊!”那个侍仆狗眼看人低的吼吼一声,把周围人的目光都引了过来。

    “你们看,那不是纳灵期的修士,是怎么混进来的?”

    “不会吧!真的是纳灵六层的境界,应该错不了的。”

    “手段还可以嘛!竟然瞒过了侍仆的眼睛,倒是那个侍仆现在在吵什么啊!”

    “咱们过去看看吧!那个小子胆子蛮不错的,应该有戏看了。”

    “走,看看去,反正时间还早!”

    一群喜欢凑热闹的修士往帝听风和侍仆这边靠近过来,不过,基本上都是一些筑基期的修士,高阶修士一个都没出现。

    “宝物!”帝听风无视那些靠近过来的修士,心里冷冷一笑,竟然被别人小看了,真是世态炎凉啊!。

    “宝物自然是有带,不然怎么会进入你们借宝阁来!”帝听风伸手拍了拍腰间的储物袋,“把你们家主事的叫出来吧!”

    因为储物袋之前被续命施了障眼法,就算对方是元婴期的修士都无法看见储物袋里面装了什么,更何况一些筑基期的修士。

    那个侍仆的修为虽然不算高,却也是个筑基中期的修士,自然使用神识扫描了一遍帝听风的储物袋,却无法看见储物袋内的情况。

    侍仆虽然一副处事不惊的态度,心里却不禁吓了一跳。

    帝听风身上的修为虽然不高,使用的储物袋却不一般,极有可能是“了不得”大人物隐藏了修为的修士。

    一般的筑基期修士,侍仆都得罪不起,何况比筑基期境界更高级的修士了,他虽然心里疑惑,却也是不敢乱说什么了。

    “这位客官,我们主事的现在应该还没有空闲招待其他客人,你看……”

    刚才被帝听风吓一跳的掌柜的赶紧凑了上来,他心里虽然也疑惑,帝听风到底是不是货真价实的高阶修士,却也不敢当面试探的。

    倘若是假的,帝听风根本就拿不出真正的宝物,到时候他们一样可以治他,万一是真的,他们使用法术试探了帝听风,后果可是不敢想象的。

    到时候惹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只怕“借宝阁”的存在,会永远消失在晋封这个地方。

    “无妨!”帝听风大方的冲掌柜的摆摆手,“我可以稍微等一等你们主事的人。”

    “刚才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前辈,还请前辈大人大量,不要和主事提及小的所犯的误果。”

    “哎!”帝听风刚才被那个侍仆无缘无故欺负了一通,心里稍微有点不顺气,正打算戏耍一番那个侍仆。

    帝听风皮笑肉不笑的盯着那个比自己矮一个头的侍仆一眼,“刚才你的态度可不是这副模样的。”

    “小,小的知罪!”那个侍仆被吓得直接跌坐到地上,简直就是秒跪,“前辈饶命,小的刚才有眼无珠,小的知罪……”

    侍仆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谢罪,完全启开了开挂模式,磕头的力度也幅度扩大。

    “前辈?”帝听风眼睛眨了眨,不禁好笑起来,“噗嗤!从小子升级成了前辈,我还真是荣幸呢!”

    “那个啊!我没有取别人性命的兴趣,你有眼有珠,也并没有错,还是赶紧起来吧!”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前辈饶命!”

    侍仆根本就听不见帝听风的声音了,只拼命的埋在自己的认错的循环声里。

    “啪嗒!”帝听风从柜台抽了本册子扔到那个侍仆的头上,阴沉着一张脸,“我刚才不是叫你起来了吗?”

    “前,前辈……”

    侍仆吓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脸上的表情全都拧在了一起,被帝听风砸了一下,差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吓得他魂飞天外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