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灵石换魔石
    只不过,养魂草仅仅只是可以抵制魔修的攻击,镇魔环却是可以直接克制魔修的法宝,作用大去太多了。

    帝听风暗自庆幸,好险那只镇魔环他一直带着,在随处可见魔修的地界,有一两件保命的法宝,简直就是宝物中的宝贝。

    台上的主持人和许多修士解释完养魂草的作用后,底下的众多修士疯抢起来,养魂草的底阶一下子就狂升了数倍数目。

    主持一直不停地和众多修士介绍新得拍卖品,很可惜帝听风一件都没看中,他身上揣着的宝物比天都会拍卖的还要稀奇得多。

    帝听风自然不会把一些小等级的宝物看在眼里的,既然打定主意修魔去了,仙家法宝自然是用不着了的。

    等到失去的法力修炼回来了,帝听风在做其他打算去了,他现在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如何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保住性命!

    “怎么?”公输玲珑见帝听风一副不耐烦的坐在一旁,安慰道:“可是等得心急了,那些宝物,果然入不了帝道友的眼吧!”

    “怎会!”帝听风敷衍一句,道:“我现在法力全失,实在是使用不了那些法宝,用不着的法宝,放在身边岂不是惹麻烦。”

    “呵呵!也是!”公输玲珑眼睛里闪烁着一抹皎洁的光,默不作声的继续等着拍卖会一件件进行拍卖。

    “下面,嘿嘿!”主持卖了一个关子,冲底下的人嘿嘿一乐,玩笑一句,“各位猜一猜接下来拍卖的物品是什么?”

    “是什么啊!”

    “对啊!主持可从来都不会问别人猜拍卖怎么宝物的吧!”

    “八成又是什么级其稀罕的宝物面世了吧!”

    “宝物,那一定是为我而出世的,大伙儿可都别和我争啊!”

    “你想得美,肯定是属于我的宝物。”

    “各位,各位!”主持见自己一句话,让底下的人瞬间就炸开了,赶紧出面制止,“各位请安静下来听我说。”

    主持把手放到拍卖品的遮挡布上面,另外一只手举在半空示意底下的人安静,主持把手放到嘴边一嘘,手慢慢把遮住拍卖品的布扯了下来。

    “哇塞!居然是灵石!”

    “什么!灵石,天都国怎么会出现灵石,而且数目还不小。”

    “不会吧!天都会是明摆着想和天都国各处魔宗作对吗?居然敢拍卖灵石。”

    “哈哈!那些灵石足够老夫提升一个等阶的修为了,赶快进行拍卖吧!”

    “就是就是,赶紧开始吧!管他什么魔宗不魔宗,我们这些修仙的修士已经受够魔宗的控制了。”

    “快点拍卖!”

    “赶紧开始拍卖吧!”

    “快一点,快一点,拍卖吧!灵石!”

    底下的人齐声大喊起来,这种效果可比帝听风幻想的还要激烈,他根本就不理解没有灵力就无法提升修为的修士的心情。

    “好好好,马上开始!”主持连说了三个好,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眼前居然会一下子冒出来两千块之多的灵石来。

    莫不是黑魔王把那些灵石堆到他眼前,打死他主持都不会相信的,尽管黑魔王是他的主人。

    “两千块灵石,拍卖底阶是五千块魔石,其他物品不交换,价高者得,各位,请出价吧!”

    “五千五百块魔石!”

    “六千块魔石!”

    “七千块魔石!”

    “八千块魔石!”

    灵石拍卖的底价噌噌的往上升,帝听风一直坐落在人群的一角,一次牌都未举过,别人见他修为境界低得可怜,肯定是没有那么多魔石进行交换的。

    倒是帝听风身侧的公输玲珑,时不时的打打酱油,凑合着举了三次牌,把价码提升了好几度。

    公输玲珑一副淡雅如菊的轻笑着,和帝听风这个美男子坐在一起,简直就如一对壁人,只不过,认识公输玲珑的人,都不会往这方面想的。

    他们心里肯定以为,公输玲珑是恰巧和帝听风坐在相邻的座位的,公输玲珑的身边,修为最低的朋友都是灵寂期的身份,是不可能会有这么低修为的朋友的。

    帝听风无视众人的目光,把注意力放到拍卖中,听着不断上涨的价码,帝听风生平第一次觉得这种杂吵声好生悦耳动听。

    帝听风以动物的本能,在享受着这场拍卖会,他两眼直盯着台上的灵石,眼界中除了那两千块灵石,什么都化为了虚无。

    “三十万块魔石!”

    “五十万块魔石!”

    “六十万块魔石!”

    一个面相较黄得老者举牌高喊了一声,底下瞬间沉默下来,六十万块魔石,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一般人是拿不出来的。

    那个老者得修为,大概在灵寂中期左右,境界应该是隐藏了一些的,就是不清楚老者真正的实力有多强。

    主持见台下沉默了,出声问道:“六十万块魔石,还有人加价的吗?”

    底下又是一阵沉默,他们出门一般都只带二十万块魔石算多的了,即使是拍卖会,也不会揣着六十万之多的魔石前来的。

    “主持,我想问一下!”一个面目较净白的书生模样的青年站了起来,“在下身上没有带如此多魔石,只带着一两件宝物,不知在下可否与卖家直接交谈。”

    “这个嘛!”主持一脸为难道:“先前那位卖家交代过,只卖魔石,不换取其他宝物。”

    “望主持容在下与卖家直接面谈一次,在下的宝物一定会让卖家感兴趣的。”

    “什么样的宝物?”

    听到会让人感兴趣的宝物,公输玲珑这个以物易物的主人没忍住,竟然直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声问了出来。

    “咦?这不是借宝阁的公输老板嘛!”那个书生顺着声音望去,看到公输玲珑正盯着自己。

    “久仰久仰!”那个书生走了过来,笑眯眯的问好道:“在下一直听人说起,借宝阁什么样的宝贝都有,不知公输老板可听过天蚕衣这种宝物。”

    “天蚕衣!”

    公输玲珑嘴角微微上扬,解释道:“听闻天蚕衣是由天蚕精丝编织制成,坚韧异常,能够做到刀枪不入,是一件归类于高阶宝物中的法宝。”

    “想不到公输老板见多识广,已经见识过天蚕衣了。”那个书生面色微微一愣,误以为借宝阁中摆放着好几件天蚕衣呢。

    “哪里哪里!鄙人只听闻过天蚕衣的传闻,并没有亲眼所见过实物。”

    公输玲珑赶紧打消那个书生的想法,“鄙人也只是往年从家父口中听过一次,因天蚕精丝极其珍贵,才对天蚕衣念念不忘的。”

    “嘿嘿!”那个书生嘿嘿一笑,问道:“既然借宝阁的主人赏识,在下可否在问一个问题。”

    公输玲珑优雅的抬手,道:“公子请说!”

    “在下的这件天蚕衣,换取两千块灵石,够不够本。”

    “这个嘛!”

    公输玲珑看向一旁的帝听风,又看了看那个书生一眼,“这个可就不好说了,什么宝物在它的主人眼里都会有不一样的作用的。”

    那个书生听懂了公输玲珑的玄外之音,冲公输玲珑一拱手,道:“那么,在下多谢公输老板解说了。”

    那个书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冲台上的主持问道:“主持,你现在可否帮我和卖家联系一下,在下想与卖家亲自沟通一番。”

    “你小子拿什么天蚕衣凑什么热闹!”那个出六十万魔石的老者吼了一声,声音震得所有人的耳膜一振,差点就出血了。

    “这位老兄,拍卖品讲求价高者得吧!”那个书生大胆的把自己的天蚕衣亮了出来,大喊道:“各位,你们觉得,在下的这件天蚕衣,值不值六十万魔石!”

    底下的人附和一声书生的话,异口同声大喊一声道:“值得!”

    公输玲珑见帝听风不为天蚕衣所动,好奇问道:“帝道友,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

    帝听风转头看了一眼公输玲珑,道:“不是说了,拍卖品价高者得嘛!那些宝物什么的,公输道友,你认为现在的我,会对宝物心动么?”

    天蚕衣固然刀枪不入,很可惜帝听风一点兴趣都没有,他虽然招黑,也不至于会需要一件天蚕衣的保护。

    更何况,一件天蚕衣,是不可能同时让两个人为他效力的,更何况,天蚕衣的价码,一般人消耗不起。

    但凡是消耗得起天蚕衣的修为,分分钟都可以灭掉帝听风,杀人夺宝的,帝听风又不是疯了,才会对一件根本起不了作用的天蚕衣感兴趣。

    六十万魔石,其中有三十万都是自己的,三十万魔石在魔宗,可是可以使唤得动魔宗的掌门的。

    这种天大的机会,帝听风除非脑子有泡才会放过此次机会,他根本就犯不着为怎么拍卖灵石,而徒生烦恼的。

    主持一脸为难,他根本就不知道谁是灵石的卖家,还以为是黑魔王暗中从哪里收购来的,而且还交代了只卖魔石,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才好。

    “六十万魔石!”帝听风站了起来,指了指那个出六十万魔石的面黄老者,“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