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不能摸
    “那个……”被帝听风和炎魔凉在一旁的公输玲珑惊奇的张大了嘴巴,好奇问道:“帝道友居然可以和灵兽对话,真稀奇啊!”

    公输玲珑伸出手来,准备摸一摸萌萌的球形炎魔,问道:“帝道友,我可以摸摸它吗?”

    “这个好像不……”帝听风话没说完,就看到公输玲珑的手触到炎魔的身体上,“啊!”的一声缩了回去。

    只见公输玲珑的手如被大火烤化了一般燃了起来,莫不是帝听风和冰魔心意相通,稍微控制了一些局面,指不定公输玲珑的手就此废了。

    “呃!”帝听风黑了一张脸,苦恼道:“我都说不行了,这玩意连我都不敢伸手摸它的。”

    “你刚才说什么?什么玩意?”

    炎魔散动着翅膀,“啪啪!”散着帝听风的头顶,怒道:“吾可不是玩意儿,你小子记住了没有,记住了没有。”

    “我知道错了!”帝听风伸手捂着被拍了一个大包的头顶,求饶道:“小炎,你放过我吧!我帮你夺火麒麟就是了嘛!”

    “帝道友,你的灵兽到底是什么啊!”

    恢复正常了的公输玲珑,对炎魔越来越感兴趣起来,他吹了几口气道燃过的手上,燃得变成黑炭的手立马恢复了原状。

    “哦!它叫炎魔!”帝听风指了指基本上站着的炎魔,解释道:“连主人都可以欺负的灵兽,怎么样?第一次见吧!”

    “炎魔!”公输玲珑轻轻一笑,道:“怪不得一身的火气,是它想要那只火麒麟么?”

    “唉!”帝听风轻轻一叹,道:“但凡是关于火的灵兽,貌似都挺感兴趣。”

    “就是不知道到底是那只火麒麟厉害,还是你的炎魔厉害。”

    “那自然是炎魔比较厉害一点的。”帝听风自夸道:“这个样子的炎魔,还只是一缕残魂,并不是真身。”

    “只是残魂?”

    公输玲珑也早就料到这种情况,单单是灵兽残魂就可以分分钟废掉他一只手。

    倘若是真身,恐怕在公输玲珑的手伸出去那一刻,整个人就被炎魔燃化了的。

    “嗯!对了!”帝听风扯住公输玲珑的衣袖,问道:“公输道友,想要参加大会,需要去哪里报名吗?”

    “这个倒不必!大会开始以后,站上那个挑战台的人就算参加。”

    公输玲珑抬手指了指中心位置的那个巨大形斗法场,笑着提醒道:“帝道友,鄙人可不会手下留情哦!”

    帝听风伸手拍了一下公输玲珑伸过来的,表示友好的手,笑道:“哈哈!彼此彼此!”

    主持身影一遁,人影就站到了挑战台上,举着一个可以扩大声音的法宝,吼道:“下面,进行庙会的最后阶段,夺宝大会!”

    “希望各位勇于尝试,此次夺宝大会准备的宝贝是一只火麒麟,相信各位都听过关于麒麟的传闻。”

    “麒麟是上古神兽,和真仙一种级别的神兽,当然了,随着千年万年的时间逝去,神兽的进化也就越来越稀少,火属性的麒麟更是稀有中的罕见神兽。”

    “相信各位修炼火系功法的修士已经等得不耐烦啦!那么,火麒麟究竟会落入谁人之手,就请各位以法术来决定吧!”

    “此次参加夺宝大会的修士不限,修为境界不限,可以重伤对方,但是收不住手的情况下,惹出夺命的事情也是极有可能发生的。”

    “规定只有一个,等阶不能跨度太大,也就是同阶修士可以互相斗法,同阶修士全败了之后,会和等阶相差不是很大的修士继续互斗。”

    “最后的胜利者,将会夺得今天大会的宝物,也就是神兽火麒麟,请各位准备好,大会马上开始咯!”

    “好!”地上的想要参加的人一秒跳上了挑战台,主持身影一闪,就从台上跳了下来,那些人见有人开了先例,纷纷跳上了挑战台。

    到台上基本上被挑战者站满之后,一个纳灵六层的修士跳了上去,地上的人脸色一下子就嘣紧了。

    “喂喂!开玩笑吧!纳灵六层,那人上去找死啊!”

    “不是吧!纳灵初期都没有,在哪里啊!”

    “就是那里啊!一个魔灵期的旁边站着的那个人,那个蓝色头发的怪小子。”

    “哎!还真的是,那人为何想不开啊!”

    “谁知道啊!快点找人去把他拖下来吧!”

    “管他呢!反正又不是会丧命,让他历历险正好,免得老这么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少爷性子。”

    “万一哪个高阶修士没注意,不小心把他灭掉了呢!”

    “那也是那小子倒霉,谁叫他不懂得人情世故,胡来。”

    帝听风虽然听不清楚地上的修士在议论着什么,不过,凭多年的经验之谈,他绝对猜得到,那些人基本上都是在讨论他的事情。

    帝听风懒得去管那些修士说什么,悠哉悠哉的站在边角,周围的同阶的修士基本上已经互斗了起来。

    败下阵去的修士立马就会下台观战,一些不服输的人则继续斗得落得个重伤收场,才算完结。

    因为帝听风等阶实在是太低,台上的修士没有一个人找他斗法,他单单的落在一旁,站在台上看着那群修士打来打去。

    台上的修士虽然也发现了帝听风这个奇葩,却无心消化帝听风的消遣,一个不注意,就会输给对方的节奏感,哪里还有心情去笑话别人。

    很快,台上的修士就少了一半,帝听风还是一个单独站在那里,除了身上的一层薄弱的,散发着微光的护身罩,帝听风连法宝都没有祭出来。

    那些剩下的高阶修士,也都不好意思去欺负一个连修仙入门都还没达到境界的修仙者,自然是把帝听风到处空气了的。

    一个时辰过去,台上只留下了四个人,一个是公输玲珑的仆人魔予,另外两个修士,一个是魔化初期,还有一个是魔化初期的顶峰。

    至于最后一个人,自然就是独自在台上待了一个时辰的帝听风了。

    连那些败了逃下台的高阶修士都想不透,连他们都败下阵来了,帝听风那个奇葩居然还完好无损的站在台上。

    奇葩要逆天了!不过,帝听风的好运气也已经使用完了,因为,台上还有四个人,也就是二对二,剩下的两个人才会有资格夺取火麒麟。

    “小子,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老夫也不想你接不了老夫一招而送了性命的。”

    开口的是之前和公输玲珑打过招呼的那个林姓前辈,他以魔化初期顶峰的修为境界,绝对是动动手就秒灭帝听风的。

    倘若帝听风真要和对方斗法,肯定是以性命做赌注的,那个林姓前辈随意放次大招,就没有完灭帝听风这个纳灵六层的修仙者的。

    帝听风扫了一眼那个狗眼看人低的林姓前辈,冷冷一声道:“我既又没有输,为何要认输呢!”

    “哼!”那个林姓前辈冷冷一哼,道:“既然小道友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可别怪老夫等会儿收不住法力了。”

    “不必!”帝听风冷冷一笑,道:“你尽管出手就是,不必手下留情。”

    就在所有人就惊讶帝听风为何找死的时候,他的肩膀上,突然间冒出来一只蓝色的球形萌球来。

    “吼!”蓝色萌球冲着那个林姓前辈怒吼一声,震得他接连后退起来,地上的那些观战者,法力稍浅的,则被一股强风吹飞了出去数十米。

    “不可能!”那个林姓前辈大吼一声,“你明明就是纳灵六层的修仙者,为何会拥有这种上阶灵兽。”

    帝听风冷冷一笑,答道:“管你什么事?又不是你的灵兽。”

    谁让那个林姓前辈一上来,就小子小子的叫过没完,还故意装作一副不想以大欺小的圣母婊的模样,恶心死人了。

    本来那个林姓前辈应该和魔予互斗才对,却一副怕死的模样,抢先选了帝听风,一不知道害羞,还叫帝听风认输。

    说得好听点是体贴,说得难听点就是怕死,连遇到一个纳灵六层的修仙者都怕,亏得他怎么活了那么长时间,还修炼到了魔化期。

    “你小子……”林姓前辈气得吐血,却又找不到任何反驳的话,帝听风说得本来就是事实,别人的灵兽确实不管他什么事。

    那个林姓前辈心里冷冷一笑,打算借机灭掉帝听风,好接收了帝听风的那只蓝色灵兽,却不想自己的想法有多愚蠢。

    因为,炎魔压根就被给别人如何机会杀灭帝听风的,帝听风一死,留在他体内的冰魔也会跟着消散,到时候失去最大的,还不是炎魔。

    冰魔的自护法力是冰,炎魔的自护法力是火,缔灵则是冰火两重天,尽管上一次,因为帝听风处于随时都会死掉的状态中。

    才导致了缔灵灵体消散,法力退化后,才变回了炎魔和冰魔的形象,哪知帝听风那货,居然消耗了冰魔的所以自护法力。

    害得冰魔也灵体消散,莫不是冰魔是九天灵冰,具备的灵性异常强大,否则的话,在冰魔灵体消散的那一刻,冰魔就会从此消失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