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我是人类
    元阳的传统,自然就是咒术,咒术和仙宗的一些秘术相同,却又很不一样,所谓秘术,就是一些被禁止修炼的的法术。

    当然,仙宗内的一些秘术,并不是因为禁止弟子修炼,而是指定了谁人修炼,或者防止被他人偷学,才称之为秘术。

    咒术呢!简单来说,就是属于一种诅咒之内的法术,有口术类型的咒术,还有法决类型的咒术,以及触碰类型的咒术。

    比如帝听风之前从续命那里得到的那本“覆灭真言”,也属于咒术类型中的一种,但是“覆灭真言”又不归类于咒术。

    明明是咒术却又不是咒术,不是咒术却又是通过语言攻击他人,属于一种很“矛盾”的功法。

    “小冰小炎,我饿了,可以帮我查探一下周围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啊!”

    帝听风有气无力的平躺在大石头上面,现在他的神识完全被封印了,“夜瞳”也在可以看到中心外十米之内。

    完全等于被废了的功法,没有境界,不管帝听风之前实力如何了得,法力使不出来,就等于废人一个。

    “吾探探啊!”炎魔因炼化了一只火麒麟,又因冰魔的灵体炼回来了,心情莫名的好,对帝听风这个主人也客客气气的。

    “你要快点回来啊!”帝听风催了一声,“你要不回来,我和小冰撑不过去的。”

    像这种莫名其妙的地界,最容易遇到危险了,帝听风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是不可能斗得过别人的。

    万事还是小心一点为妙,修仙界输一次就等于失去了人生,帝听风可不敢粗心大意的,就算骂他胆小也好,没用也好,人死了就什么都不会留下的。

    “主人,前方五百米处,有一户人家住在这里!”炎魔出去转了一圈后,数分钟后就遁影回来了,并且带回了一个好消息。

    听闻前面有人家住宅,帝听风也顾不得又困又累的身体了,抬着沉重的步子围就往前慢慢前进。

    等到帝听风走近,周围的天色已经昏暗下来,那间小小的屋子,透出来的亮光闪瞎了帝听风的眼。

    帝听风已经顾不得什么仙者形象,“澎嗒!”一声推开了那户人家的门,弱弱一句问道:“主人家,有吃的东西没有!”

    “什么人!”听到“澎嗒!”的推门声音,小屋的男主人拿着一直木棒就跑了出来,奇怪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元阳?”

    “原来已经到达元阳了啊!”帝听风无力的支撑在门缝上,问道:“我要饿死了,能不能让我先吃点东西在说,我会报答你们的。”

    “好,好的!”

    那个男主人见帝听风一头蓝色的怪异头发,误把帝听风当成了妖族的人,又见其极虚弱,赶紧把人让进了屋内。

    “来来来,别客气,尽量多吃一点吧!”女主人客气的弄了几个人间家常菜,热情的催帝听风多吃一点。

    “嗯!谢谢你们!”帝听风冲两人微微一笑,夹起菜就开吃起来。

    因为炎魔确定了眼前的屋主就是妖族的人,帝听风自然没有什么害怕的地方了,自然不会担心他们在饭菜中动什么手脚。

    “公子,你从哪里来啊!怎么会累成那副模样?”待帝听风吃完以后,男主人找帝听风拉起了家常。

    “哦!从晋封过来的。”帝听风如实告知。

    “晋封!”男主人惊讶的眼睛瞪得老大,“从那里走来,可是需要走十天半个月的路程,你竟然走过来了,一路很辛苦吧!”

    “还好吧!”帝听风无谓咂巴一下嘴巴,“我差不多都习惯了。”

    “莫非公子也是孤身一人?”男主人莫名的露出一张悲伤脸,“公子应该不是境元城的人吧!”

    “不是!”帝听风没有否认自己是外地人的事实,也觉得没有和“陌生人”解释的必要。

    “鄙人斗胆,可否问一下,公子是属于哪个族的族人呢?”男主人打算探探帝听风的底,没准儿两人是远亲呢。

    “族人?”帝听风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又不是妖族的人,人族只分好人和坏人,是不会分什么种族的。

    “嗯!就是说是那个族的后人!”男主人把话题强调一遍,好奇问道:“鄙人修为尚浅,完全感觉不到公子是何族的后人呢!”

    帝听风突然间站了起来,盯着男主人,一脸冰块,冷冷一声道:“我是人类哦!”

    “什么!”男主人听到人族一词,吓得赶紧往后退出去好远,身上的护体灵光也瞬间就迸发了出来。

    帝听风赶紧解释道:“你用不着担心的。”

    帝听风突然间站起来,是想伸手拿头顶挂着的风信子般的物品,本来脸就冷,又不会笑,身上暗藏着杀气,别人就绝对不敢靠近的一号人物。

    “我虽然是人族,却常被别人当成妖族后人,你会误会也是常理,对我来说,妖也好,人也好,只要善良是人是妖都没差。”

    “你,你真的不会杀了鄙人和鄙人的内人?”那个男主人看到帝听风的宣言后,竟然秒速就冷静了下来。

    虽然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慌乱,总不至于不明觉厉的就朝着帝听风胡乱攻击的。

    “我看起来很像坏人嘛!”帝听风无语的问了一句,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话。

    “人族的人啊!总是批着一直伪善的面具,我们妖族很难弄懂人族的人。”

    “呵呵!”帝听风轻轻一笑,虽然说笑了,却和冷笑没什么区别,自言自语道:“面具啊!应该和成长有很大的关系吧!”

    帝听风从储物袋取出那套练无极帮忙布置的困兽阵阵法来,他一把推到那个男主人手里,并且把使用的法决,复制到一块玉块上面丢给了男主人。

    “多谢二位在我需要的时候帮助了我,这套困兽阵,是我的一个很厉害的朋友帮我布置的,就当是今天的谢礼吧!”

    “这,这是,高阶阵法!”男主人结结巴巴的望着手里的高阶阵法,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帝听风。

    帝听风轻点了一下头,微微一笑道:“二位!后会有期!”

    帝听风没有留下来继续打扰别人的兴趣,更何况,有他在,那对妖族夫妻一定会不自在的,尽管身体还很疲倦,帝听风还是选择上路了。

    反正都已经到了元阳城边境了,在走过两天,应该就可以混进主城区了,到时候在找个客栈,在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

    “哎哎!各位客官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咯!上好的甜梨哎!”

    “来来来,这边是香甜的密瓜,欢迎大家品尝嘞!”

    “这里有上好的西瓜,从外地进口的,皮薄仔小,大家一定要来尝尝啊!”

    “各位新老顾客,小店新进了一批染布,请各位进店选购,小店的服务一定会包你满意的。”

    “嗯~小哥哥,进来玩嘛!人家好寂寞哦!”

    “来来来,新鲜出炉的肉包子嘞!各种馅料的包子都有,哎!这位客官,想要什么口味的包子啊!”

    帝听风刚刚踏进元阳城区,就感受到不一样的国风,大街上的各种店都在忙着招揽生意,帝听风一路看了个大概。

    基本上都是一些凡人弟子,在元阳城区做些小本买卖,别说遇到魔修的人了,就连一个修仙者都没有看到。

    帝听风对凡人界的物品不感兴趣,本能的想要从街上消失,却不料,身体被什么人撞了一下。

    “澎!”的一声,帝听风的身体反弹性的扑进了一个人的怀里,准确来说,应该是扑进了一个女人的怀里。

    “到底是怎么了啊?”帝听风不明所以的从那个女子的怀里爬了起来,伸手绕了绕后脑勺,却没看到被什么人撞了。

    帝听风不禁失望的把头转了回来,却看到一张笑开了花的脸正面对着自己,那人的眼睛都盯直了的看着帝听风。

    “那个……啊!”

    帝听风刚刚准备问你是谁?就被那个女子硬拖进了怀里,那个女子兴奋得单手夹着帝听风就转回了一家“春风楼”。

    “小公子,第一次出来玩啊!”那个女子往帝听风的耳朵里吐了一口气,身上的香味熏得帝听风都快要窒息了。

    “你赶紧放开我的手!”帝听风强行把被那个女子抱在怀里的手抽了出来,并且转身就往回走。

    “哎~”那个女子上前拦住了帝听风的去路,娆娆道:“公子想去哪儿啊!”

    帝听风抬手就把那个女子拦去一旁,冷冷一声道:“跟你没有关系!”

    “哎呦呦!公子别对人家那么冷淡嘛!”那个女子整个人贴到帝听风身上,香气扑进帝听风的口鼻中,“陪人家玩玩在走嘛!”

    “好啊!”

    帝听风大方的应了一声,抬手就一把把那个女子往空中抛了去,并且把四周飞散的布条轻轻一弹,那些碎布就把女子缠了个结结实实。

    帝听风不禁对自己的杰作颇为模样,头微微上扬,盯了一眼被绑在半空的那个女子,讽刺一句道:“好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