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一万魔石
    帝听风虽然不懂“春风楼”是个什么地方,不过,看着周围弥散的气氛,他的心里也明白了个大概。

    毕竟,帝听风都是有人生经验了的少年,对于男女之间的这种事情,多少还是了解了那么一点的。

    那个女子很明显就是一个拉客人的卖春女,居然专门挑帝听风他们这种年纪不大的少年动手,也真是够心机的。

    少年嘛!经历太少,一般都进不去诱惑的,比那些见惯了风花雪月的大叔级好骗得多了,到时候骗财又骗色,少年人也没什么怨言的。

    大叔级就完全不一样了,大叔什么样的女人没碰过,还会对卖春女感兴趣么?自然是不会的了。

    而且,卖春女还需要花钱,那些大叔级的男人,是不会吃这种暗亏的,他们倒是会专门哄骗一些不懂事的小女孩。

    手段和卖春女没什么区别的,唯一的区别就是,两者之间的感情不一样吧!

    “少年,你该不会以为,进来了咱们的春风楼,欺负了我们春风楼的姑娘以后,还可以明目张胆的走出去吧!”

    帝听风满脸尴尬,又不是他想要进来春风楼的,并且,是那个女子硬贴上来的,怎么反倒变成他的错了。

    “你是这儿主事的吧!”

    帝听风仰起头,看着二楼站着的那个娆娆老板娘,强词夺理道:“你们这儿的姑娘先吃我豆腐,我没有找她赔偿算客气的了,你还希望我怎样啊!”

    “你……”老板娘气得脸色一红,冷哼一声道:“老娘才不管你是怎么进来春风楼的呢!总之欺负了我们春风楼的姑娘,是不能就这么算了的。”

    “成!”帝听风掏出五十来两银子,交代道:“今天算我不走运,这些银子就算赔偿那位姑娘的了。”

    “就这些银子也就赔偿!”老板娘大声一呵,讽刺道:“这位公子,你还真不懂咱们春风楼的规矩啊!”

    “那你想怎么办?”帝听风板着张脸,这里全都是凡人弟子,又基本上都是些女子,他既不能动用法术,又不能对女子出手。

    “这个好说啊!”老板娘嘴角一咧,奸笑道:“一万块魔石,否则,把你的命留下也成,二选一,公子请!”

    “什么魔石?”帝听风装疯卖傻,一副听不懂的模样,否认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以吐人言吗?”

    “你……”老板娘气得一跺脚,她正准备破口大骂,身后升起一股浓烟,突然间冒出来一个黑袍人。

    “司马大人!”老板娘惊慌失措的叫了一声,那个黑袍人抬了抬手,老板娘冲春风楼的其他人使一个眼色,所有人都躲了起来。

    春风楼的大殿只剩下黑袍人,还有一楼门口站着的帝听风,至于被帝听风挂到半空的那个卖春女,早被人打包移动去别处了。

    黑袍人冰冷的眼神盯着帝听风许久,略微沙哑的声音传递出来,问道:“公子从何而来,不像是天都国的本地人氏。”

    黑袍人见帝听风不开口回答,接着又问道:“公子不是魔宗的人吧!你身上透露出来的气息是修仙者的灵力。”

    黑袍人见帝听风依旧不回答,语气变得有些焦灼,咄咄逼人道:“你来元阳城又什么目的?”

    帝听风还是不说话,不是因为听不懂黑袍人在说什么,而是,那个黑袍人问的问题,是个修士都一目了然的问题,根本就没有必要回答的。

    “告辞!”帝听风冷冷说了一声转身欲走,那个黑袍人一道灵光飞射过来,身上的黑袍也因动作太大落到了地上。

    只见一个满面春光的中年大叔两眼瞪得老大的看着帝听风,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喇叭,表情夸张得都不知该怎么去形容比较好。

    “你有事?”帝听风头微微往中年大叔那边侧了侧,两眼冒出腥红的颜色,浑身散发着野兽的气息。

    帝听风最讨厌别人动不动就对自己出手了,而且啊!随便对帝听风处手的人,真没几个人能够活下来的。

    “当然有事了!”中年大叔冷笑一声,“谁没事还惹事呢!但是啊!”中年大叔盯着帝听风停顿了一下。

    “小兄弟,你今天运气不好,知道这春女楼被谁罩着不!”中年大叔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没错,就是我,是我司马。”

    “而且啊!司马大爷我在告诉你一件事情,那就是,春女楼的老板娘,是我司马的妹妹,你惹了我妹妹就等于惹了我。”

    司马两眼一眯,笑道:“小兄弟,只要你拿出两万块魔石,咱们啥事都好商量的嘛!”

    “哼!”帝听风冷冷一哼,道:“你们倒是挺会坐地起价啊!”

    帝听风才懒得管他什么春女楼的妹妹,他来天都国是为了寻找解咒的法术的,哪有空闲在这种地方浪费。

    “站住!”司马举着手里的喇叭大喊了一声,音播传递之间,春风楼的大殿整个被吹得破破烂烂的,连门口的大门都吹没了。

    莫不是因为帝听风是修仙者,换作一个普通人,恐怕早就随着大门一起被吹跑了,哪还坚定不移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好不错嘛!”帝听风露出一个欣赏的表情,一副遗憾的说道:“就是有点可惜了。”

    帝听风对法宝的执着不强烈,否则,司马手里的喇叭他就抢过来备用了,反正现在正缺几件低阶的法宝使用嘛!

    “什么可惜了!”司马没有明白帝听风说了什么,不明所以的看了看手中的喇叭法宝。

    “你那件法宝也就对付凡人弟子管用吧!你身上同时散发着仙魔两种气息的灵力,修为本来就不高。”

    “而且,你的资质还不怎的,至于你为什么遇到其他的低阶修士,尤其是外来人,主要是想提升你在凡人弟子眼里的威望吧!”

    帝听风一口气说了好多话,并不是因为他变得啰嗦了,而是在凡人弟子界动手,实在是太堕落的一件事,不值得。

    更何况,对方提什么要求,纯粹是为了找一个圆润的出手借口,那个什么司马,震震凡人弟子也就足够,随便遇到一个修士就耸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