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魔灵教
    片刻功夫,阵图就缩成了一个圆形,仅仅把帝听风圈在里面,那只火红狐狸也不知是为了报恩还是想救走帝听风。

    只见圈外的火红狐狸蹬了一下后腿,身体秒速冲到了帝听风的身上,一下子把帝听风压倒在地。

    本来把帝听风的上一半身体弄出了光点的圈外,哪知发光的阵图突然间变成了一个由水造成的空间。

    并且,空间越来越小下去,帝听风在水中扑通了一会儿,吸入了空间里的水气,然后,他就人事不知的晕死了过去。

    也不知那个阵图是专门用来捕捉妖兽,还是专门用来捕捉修士的阵法,只见帝听风已经晕死过去,暗处就有几个黑袍人蹿了出来。

    那几个黑袍子瞪着因空间里的神秘水气,而变回原本模样的帝听风,见阵图里捕捉了一只灵兽。

    另外还有一个不人不妖的修士,那几个黑袍人商量了一下,使用了和储物袋差不多的空间袋,把帝听风和火红狐狸一收,就离开了此地。

    元阳城西,有一座阴暗雄伟的宫殿建立于此,此地是元阳城之一的魔宗境地,宗门大门口龙飞凤舞写着“魔灵教”三个大字。

    “魔灵教”是元阳城魔教之首,教中盛行咒术,咒术也分千万种,最具代表性的术咒,语咒和触咒。

    术咒也就是法术咒术,是魔宗内最受魔修喜欢的一种咒术,使用咒术也和法术差不多,就是攻击力不同。

    语咒也就是声音类型的那种咒术,声音也代表了千万种声音,比较多见的就是兽吼,说话,音波之类的这种咒术。

    触咒,简单来说就是下咒之人必须触碰对方,咒术才会有效,一般的魔修,是不会去修炼这种既难修成又不起作用的咒术的。

    魔灵教就是因为聚集了术咒,语咒,触咒三大咒术的秘术,才得以称霸元阳城的,也可以说整个元阳城,都是受控于魔灵教的。

    使用阵图袭击帝听风的那几个黑袍人,恰恰就是魔灵教抓生魂的魔修,他们使用的阵图也是属于诸多咒术中触咒中的一种。

    “老三,你今天这么快就回来了,怎么样?收获如何?”

    一个带着杀气的声音传递过来,一个黑袍人突然间冒了出来,站到从外面回来的那个黑袍人面前。

    “大哥,说起来也怪,你在九州大陆有没有见过长着蓝色头发的人或者妖族?”

    “什么蓝色头发的妖族?”那个黑袍人眼神露出幽幽的光,取下了盖在头上的黑色斗篷猫。

    “等下在和你解释吧!我先去大祭司哪里一趟!”

    黑袍人拒绝回答另外一个黑袍人的问题,带着另外几个黑袍人,以及抓到的生魂去找那个什么大祭司去了。

    “老三,今天的收获如何?”一个眼睛半眯着的白发老头坐在大殿的坐垫上面,身上的黑袍显得他人越发的瘦弱。

    “参见大祭司!”几个黑袍人被老头抢先开了口,吓得赶紧跪了下去,一副吓破了胆的模样。

    被叫到的老三战战兢兢的往前移动了一步,把几个黑袍人今天抓到的生魂全放回到地上,吓得手一哆嗦,赶紧跪着退了回来。

    “不错!”

    老头看着地上被困住的百多来人,阴森的露出一张狰狞的笑意,两眼盯在一个蓝色头发的修士身上,就在也没有移开过眼。

    “这个是……”老头把蓝色头发的修士摄到了手里,两眼莫名其妙的瞪着眼前的人,一脸的茫色。

    帝听风微微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一个狰狞恐怖的面目正两眼发直的盯着自己看,吓得他一个反踢,就从老头手里脱手了。

    帝听风压根就没有机会逃跑,就被老头一个生擒反握了回去,此时,老头的面目已经不能用狰狞去形容的了。

    “放开我!”帝听风无法挣脱老头的控制,冷冷的咆哮了一声,两眼发出血腥的红光瞪着擒拿自己的老怪物。

    “既然进入了魔灵教,哪有放过小道友的道理。”老头冰冷的语气震得帝听风耳朵发麻,差点就要喷血了。

    “管你什么魔教不魔教,为什么要抓我!”帝听风还不死心的继续挣扎,暗中吩咐了一声炎魔。

    只见一只蓝色的灵兽从帝听风的肩膀上冒了出来,口中的炎火冲着老头的脸一喷,老头知其炎火的厉害,不得不先放开了帝听风的手。

    老头刚刚挡下炎魔的攻击,就见帝听风已经冲出去数十米,抬手就冒出一只放大版的擒拿手来,隔空抓着帝听风。

    不知何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恶的臭味,帝听风只觉得咽喉被人割开了一般疼痛,当他眼前出现一张狰狞的面目时,帝听风又晕死了过去。

    帝听风刚刚晕过去,幻体出来的炎魔一瞬间就消失了踪迹,那个老头压根就没发现炎魔究竟是灵兽还是幻灵体。

    全身心放到帝听风的身上,根本就顾不上炎魔,炎魔也因为受不了空气中弥散的腥恶臭味,身体的幻灵体才支撑不住一下子消散的。

    老头一把提起晕死过去的帝听风,推开了一间秘室的开关,把人往里面一丢,老头就把秘室的门重新关了起来。

    老头差人安排好那些,被黑袍人抓回来用来做生魂的修士,又打发了那几个黑袍人后,就坐回到原来的地方。

    空气中弥散的腥恶臭味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看起来,这里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老头也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神态继续坐在原地,嘴里不停的默念着什么。

    “喂!大祭司亲自丢下来的生魂,小心点儿,别损坏了他的本体。”

    两个黑袍人使用一块木制的板,把被丢进秘室的帝听风抬了上去,两人虽然好奇帝听风的身份,却识趣的没有多问一句。

    前面那个黑袍人提醒了一下,伸出手准备拖帝听风身体的黑袍人,能够被大祭司在意的生魂,都是比较关键的存在。

    他们这些听命令行事的下人,是不能做出损坏生魂的事情的,倘若被大祭司知道了,他们也会被当成生魂的替代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