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冤家路窄(1)
    即使是帝听风不愿承认,也不得不接受四方形宝物的主动认主,唯一想不通的一点,帝听风从来不知道人们口中所谓的爹爹,竟从来没有在画面中出现过。

    帝听风知如此“惊天动地”的轰动,肯定会惹起魔灵教的疑心,恐生事端,帝听风赶紧把四方形灵宝脱手续命,免得它把整个魔灵教都开炸了。

    “小子,这宝物貌似与吾的脾性不合,还是你自己收着吧!”

    续命刚一接触到四方形宝物,就被四方形宝强烈隔离了起来,根本就不让续命碰它分厘,续命只得把四方形宝物丢了回来。

    帝听风无语的把四方形宝物接到手里,盯着散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四方形宝物,帝听风只得先把四方形宝物收录到储物袋中。

    为了免除受到魔灵教的追查的麻烦,帝听风把储物袋连炎魔都扔给了续命,怀里就抱着那只火红狐狸。

    待外面寻人的声音渐渐接近,帝听风往自己的后脑勺一击,他整个人就倒了下去,待来人靠近上阶区域之时,只看见帝听风“完好无缺”的倒在地上。

    和周围被摧残得不成模样相比,帝听风的出现,和结局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那些魔修当是魔炎王赐予什么法宝给帝听风,并没有想太多,几人一起施法,把帝听风从碎石中抬了出去。

    因帝听风一介低修可以闯进上阶测炼区域,虽然最后被巨烈的动静给击晕了,帝听风也算是完成了入册测炼。

    只等帝听风醒过来,就可以和那些魔修一起进行入册追封了,到时候,即使是帝听风不愿意,也不得不变成魔修一员的。

    虽然说帝听风本体已经晕过去了,因为神念中续命的关系,帝听风还是可以把外面发生的事情,了解得一清二楚的。

    听闻要变成真正的魔修,帝听风可是不希望的,唯有错过入册册封,帝听风才可以免于变成实际意义上的魔修。

    虽然说因为“大浒衍”的关系,拖慢了帝听风修炼其他功法的速度,帝听风也并没有打算放弃修仙的。

    虽然说修魔得道成仙的魔仙也不少,帝听风还是想变成真仙一列,而不是什么魔仙,真正意义上相差得太多。

    三天后的入册追封,帝听风果真没有醒过来,虽然说诊断帝听风情况的魔医都说帝听风随时可以醒过来,帝听风本人却没有醒过来等我意思。

    魔炎王因上阶区域爆炸一事,其原因又出在魔三太子身上,魔炎王早就带人测查测炼区域的情况去了,哪里有空管帝听风册封一事。

    因为魔炎王这个老子都不着急,其他人就更加不敢替帝听风做主的了,只能眼看着册封大典结束,帝听风也因此错过了入册。

    虽然后来可以追封,真正意义上却是不一样的,追封不是册封,册封是敬告天下魔修,追封就只能在魔灵教管用。

    也就是说,帝听风追封的身份,只能震威魔灵教的弟子,除了魔灵教,帝听风就什么都不是。

    各种事情都是有利有弊,错过敬告天下魔修的机会,帝听风即使是变成了魔修,往后还是可以继续修仙的。

    一旦继续正式的入册,帝听风的体内就会被种下禁止修仙的禁制,到时候除非帝听风挂掉,否则谁都无法清除那种禁止的。

    这也是魔宗咒术的博大精深,如果不是阴暗的咒术,相必和仙宗的法术也得一拼,仙家法术固然正大光明,其中的弊病也不尽少数的。

    入册大典结束后的第三天,帝听风才悠悠转醒过来,虽然说是醒过来,实际上是睡醒过来的。

    得知入册大典结束以后,帝听风心里的大石头就落地了。

    因为有魔炎王这个保护伞“父王”在,帝听风倒是用不着担心被谁偷袭,大摇大摆的在魔宗的大殿中睡了好几天。

    帝听风刚刚醒过来,魔炎王的三大殿,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差点没让帝听风继续装睡。

    “三太子,听说你醒过来了,本宫过来瞧瞧你。”一声娇媚的声音透过隔帘传递进来。

    帝听风掀开帘子走出来,看到一个打扮夸张的女子站立在帘子背面,正好奇的伸长脖子往帘子里面探来。

    帝听风虽然不想招惹女色,却也不想躲避什么,冷冷一声问道:“你是谁?”

    “什么你是谁!”那名女子无语的翻起一个白眼,“本宫叫塑夜,是烈鬼王府的公主。”

    帝听风无视塑夜的抓狂,放下手里掀开的帘子,又一声冷冰冰的语气问道:“你又不认识我,找我有事吗?”

    “你这个人真是……”

    塑夜撕开帘子闯进帝听风的一边来,怀疑道:“你确实是换了一副身体,不可能连记忆都换了吧!三太子,你还是那个魔三太子吗?”

    “是不是,不需要由你来确认。”帝听风拉开和塑夜的距离,“父王说我醒过来就要去他主殿一趟,恕不奉陪!”

    “魔三,你少给脸不要脸!”

    塑夜追上帝听风,张开双手拦住帝听风的去路,“本宫都已经放下脸面这样对你了,你难道不应该对本宫客气一点吗?”

    “客气!”帝听风抬手放下塑夜的一只手,似笑非笑的盯着塑夜,一字一句道:“塑夜公主,以前的那个魔三已经死了,我已不在是原本的我。”

    塑夜两眼瞪得老大,惊问道:“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帝听风越过塑夜的阻拦,道:“告辞!”

    “父王,听说你找我啊!”帝听风踏进魔炎王的主殿,客客气气的唤了一声父王,一副老实巴交的坐在臣子的位置上。

    “嗯!三儿你来了!”

    魔炎王抬眼看了一眼帝听风后,就低头批阅着什么文件,问道:“本座给你寻了一个私塾师傅,怎么,你没有见过她吗?”

    “私塾师傅?”帝听风一听,一时间没有把私塾两个字读透,听闻说什么师傅,帝听风摇了摇头,没有开口。

    “她几天前就来本座管辖的三殿区域等你醒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