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冤家路窄(2)
    魔炎王话中有话的意思,脸上也都是露出一副喜悦的神色,貌似儿子这么受女修的欢迎,当老子比做儿子还有兴奋上几分的。

    “我没有看到什么师傅来过啊!”帝听风根本就摸不透魔炎王的心思,只能顺从的接过他的话,免得受到魔炎王的猜疑。

    “魔炎师伯,魔三他是不是来你这儿了!”

    塑夜见帝听风一走,赶紧追了上来,却一眨眼就把帝听风给跟丢了,因为帝听风说魔炎王召自己过来,就赶过来这边看看是不是真的。

    魔炎王见塑夜追赶过来了,脸上微微一笑,伸手一指门口出现的塑夜,道:“三儿,她就是本座之前给你找的私塾师傅。”

    “她是谁啊!”帝听风一愣,发挠骚道:“父王,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本来以为你会帮我找一个老头做师傅呢!怎么是个女子。”

    “你这个人……”塑夜瞪着眼叉着腰,咬牙切齿道:“魔三,本宫愿意做你的私塾师傅,哪里亏待你的身份了。”

    “既然如此,就随便你了。”帝听风一伸手,道:“我没那么多空闲的时间,你赶紧复制一些本国知识让我学习吧!”

    塑夜一听,更加气得冒烟,冷哼一声道:“哼!本宫时间也不是很多,既然你清高,就另外请一位私塾师傅吧!”

    “塑夜,魔三的脾气虽然怪了一点,但他和原来的魔三没什么不同,你就多担待点吧!”

    魔炎王见两个小辈刚一见面就互不相让的争吵起来,又因帝听风是转生的身份,之前的记忆全部都消失,不得不替帝听风着急起来。

    “师伯,不是塑夜不讲道理要找他麻烦,实在是魔三欺人太甚,竟然三番两次拿我开玩笑。”

    塑夜怎么着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三殿公主,又和魔三是同一届魔宗弟子,两天身份地位相当,魔三却嫌弃了她。

    “没开玩笑啊!”帝听风一懵神,和塑夜解释道:“我本来就失忆了嘛!”

    “少骗人了,世上哪有人见面好几次还认不出对方的人啊!”

    “魔三,本座已经确定让塑夜教你本国的文字,换一个私塾师傅的事情,你就死心吧!”

    魔炎王阻止争吵下去的两人,决定性的提醒了一声帝听风,根本就不给帝听风反抗的任何机会。

    帝听风撒娇搬的一跺脚,大呼道:“父王,你是想让三儿被那个魔女给磨死的吧!”

    “塑夜这个孩子很温柔的,怎么会是魔女呢!”魔炎王轻拍了一把帝听风的肩膀,道:“塑夜,本座就把魔三托付给你了。”

    帝听风无语的嘟囔一句,道:“那个魔女究竟哪里温柔了啊!”

    塑夜无视帝听风的恼骚病,甜甜一声道:“师伯放心吧!塑夜一定尽快教会魔三天都国的所有知识。”

    魔炎王随手就把帝听风丢给了塑夜,把两人从主殿中赶了出来后,就坐回去批阅文件了,同时,魔炎王的嘴角微微上扬着,不知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喂!魔女,你究竟要带着我去哪里啊!”帝听风被塑夜强行拖了一段距离后,才挣脱掉塑夜的魔爪。

    “要叫本宫师傅!”塑夜露出一抹邪笑,道:“不过,你若是和本宫假装道侣也成,本宫就准许你喊我塑夜。”

    “你做梦!”帝听风不客气的一口拒绝塑夜的提议,冷哼道:“打死我也不叫。”

    “你这个人怎么……”塑夜气得抓狂,威胁道:“你信不信本宫不教你天都国的知识。”

    “我是无所谓啊!”

    帝听风不受控制的露出一副无关紧要的表情,“反正到时候,父王若问我为什么还没有开始修炼魔攻,我就告诉他是你不愿意教我的嘛!”

    “你……你敢威胁本宫!”塑夜气得牙痒痒,拔下头上的发簪,就抵住了帝听风的脖子,“你信不信本宫现在就废了你。”

    “不信!”帝听风胆子老大的继续惹了怒塑夜,反正他就是软硬不吃,管他怎么样威胁自己,对帝听风根本就不起作用。

    “你……”塑夜一把丢掉手中的发簪,冷哼一声道:“哼!除了教你认识天都国的知识外,别想本宫教你其他的东西。”

    “你指烈鬼王一门修炼的咒术么?”

    帝听风一语道破塑夜的心思,客气道:“那倒是用不着塑夜公主担心,我魔三没那么贪心,能够修炼成一种咒术就足够了。”

    “哼!”塑夜被呛得无言以对,只能狠狠地连瞪了帝听风几眼,才算是消气了。

    帝听风跟着塑夜了解了关于天都国的全方面知识,并且,塑夜还大方的恩赐了帝听风许多关于咒术的知识。

    只不过,因为帝听风并不是很了解咒术的术语,根本就没办法全部记住,只能遗憾的一只耳朵进,另一只耳朵出了。

    塑夜倒是不在乎帝听风的这种情况,反正她也没对帝听风抱有太大的期望,但愿帝听风可以顺利的修炼魔炎王赐予的魔功就算完成任务了。

    一连半个月时间,塑夜都借由传授知识为由,整天往魔炎王的三大殿跑,就连她的父王烈鬼王都察觉出什么不对劲了。

    无奈是关于魔灵教的事情,即使是自己的女儿,烈鬼王也无权干预的。

    烈鬼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高高兴兴跑去魔炎王的管辖区域,怒火冲天的跑回自己管辖的区域。

    “你为什么只喜欢那个魔三,他能够给你什么?”塑夜在去魔炎王管辖区域的大殿时,被一个黑袍人拦了下来。

    塑夜看着那个黑袍人,轻轻一笑道:“他是第一个忤逆我的男人。”

    “就因为这个?”黑袍人一愣,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嗯!”塑夜一点头,一脸认真道:“就因为这个。”

    “公主……”黑袍人一脸紧张的拉塑夜的衣角,结结巴巴道:“你……你能不能……多,多看着我,我……”

    “巴布,本宫知道你的心意!”塑夜扯回自己的衣角,认真回应巴布的感情,道:“本宫一直都只把你当成哥哥,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