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留你在身边才危险
    本来就打算脱离黑袍人的监视才闹着要出来的帝听风,哪里肯一直活在别人的监视下,心里早就思量着怎么甩开塑夜和巴布了。

    “魔三,你要不要和本宫去法器行逛逛啊!”塑夜提议,并且不停的和身后的巴布使眼色。

    帝听风没有注意到塑夜的小动作,冷冷回绝一声,道:“不去!”

    “哎!为什么不去啊!”

    塑夜嘟着嘴,气得脸颊鼓鼓的,大声嚷道:“本宫是见你没有什么法宝防身,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本宫又不在你身边,那你怎么办啊?”

    “我身边?”帝听风伸手指着塑夜,一字一句吐槽道:“貌似就你比较危险吧!”

    “噗嗤!”巴布见自家公主被别人嫌弃了,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跟在塑夜身边那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塑夜吃瘪。

    “喂!巴布,你不准笑!”塑夜叉着腰,手指指着捂着肚子的巴布。

    “不不,属下没有在笑你!”巴布抬手指了指帝听风,道:“属下只不过从来没看到三太子这样直接的一面,不明觉厉就笑了。”

    “对了,塑夜公主,我还有点事要去办,你和你的人先去办你的事吧!”帝听风借口离开,他才不想和魔修打好关系呢。

    “哎!你和本宫一起去比较好吧!”塑夜指了指巴布,道:“正好可以保护你嘛!”

    “我已经不是四年前的那个我了。”帝听风轻笑一声,道:“我的安危,不喜欢交给别人处置,也用不着别人保护。”

    “三太子说得也是啊!”巴布拉扯了一把正准备贴过去的塑夜,警告一声,道:“公主,你想被魔三太子讨厌吗?”

    “既然三太子有事要办,属下就不打扰了。”巴布把塑夜抓在手里,道:“属下就带公主先去处理一些小事好了。”

    “那我们等下在到这里集合吧!”帝听风一指三人站着的地方,冲塑夜二人轻轻一笑,人影一晃,就消失在二人眼前。

    “不是吧!他是那个魔三?”

    塑夜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帝听风消失的地方,完全不相信瞬间消失的那个人就是四年前见到的那个魔三太子。

    “公主,你可别忘了,他是拥有幽冥之体的魔修,修炼速度比我等快了不止数倍。”巴布在塑夜耳旁吹了一阵耳旁风。

    在帝听风面前温温柔柔的塑夜突然间换了一副脸色,那模样,根本就谈不上温柔二字,简直就是女魔头的写照。

    “本宫知道这些事情,用不着你时时提醒本宫!”塑夜一拳击到巴布身上,巴布直接被击飞了出去。

    塑夜仰头望了望天空快速翻变的云层,阴森森的吐出一句,“魔三,本宫一定要得到你!”

    帝听风打从离开了塑夜和巴布二人,一口气就遁飞出去数百米,直到身上的监视视线全部消失了以后,帝听风才停了下来。

    帝听风刚刚停住脚,就发现自己闯进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他刚才只想着逃离塑夜,根本就没仔细观察路线,也忽视了周围的人物。

    虽然说是在魔灵教周边的魔宗,传承和教宗却有极大的变化的,更何况,魔三太子的身份,在其他魔宗根本就行不通。

    魔灵教尊魔三为太子,主要是看在魔炎王的面子上,做为魔炎王的儿子,即使是一个废材,魔灵教的弟子也不敢动魔三分毫的。

    现在嘛!帝听风无故闯进周边的魔宗举办的大典,而且,还是魔宗大小姐的“比武招亲”的典礼,由不得帝听风想怎样就怎样的。

    “你是什么人?”主持一秒跳上挑战台,瞪了帝听风好久,也不敢肯定帝听风的真实身份。

    看起来明明就是一个魔修,身上却不时流露出灵力来,而且,模样像极了妖族的修士,任谁第一眼都没办法确定帝听风的身份的。

    帝听风确实刚才有吓到一秒,见底下的大多都是注灵期的魔修,一下子就松了口气,解释道:“我是魔三!”

    “魔三!”主持似呼听闻过关于魔三太子的传闻,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道:“你,你就是那位魔三太子。”

    “嘛!也算是吧!”帝听风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冲主持拱手一笑,道:“打扰了!”

    无视周围火热的目光,帝听风一个翻身,就跃下了挑战台,根本就没有参一脚的打算。

    帝听风对“比武招亲”的女修,是不会感兴趣的,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介女魔头。

    可能是修仙的影响,让帝听风这个现任魔修,对其他魔修的成见极严重,也根本没有把自己当成魔修看待。

    “等等!”

    主持喊住了帝听风,提醒一声,道:“既然魔三太子都走上挑战台了,不管你有没有那个意思,咱们的规定,就是被他人打败了才准许下挑战台的。”

    “哦!”帝听风扫了一眼别有用心的主持,开口道:“我没有对弱者出手的习惯,这里有魔灵期的修为的人,就上台,没有的话,我就不打扰各位了。”

    “魔魔灵期!”

    主持两眼在次瞪圆了,他的修为只有注灵初期,根本就看不透帝听风魔灵初期的修为,只当帝听风身上带着什么隐藏修为的法宝而已。

    “魔,魔三太子莫非是”主持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却把底下的观众吓傻眼了。

    在他们这些魔修当中,修为最高的也就是注灵中期,魔灵期的高阶修士,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既然如此,那今天的胜利者,果然非魔三太子莫属了。”主持笑嘻嘻的宣布比试的结果,被帝听风一把扯了过来。

    帝听风瞪着那个自说自话的主持,一字一句宣布道:“我早就说得很清楚了,我没有和你们参和的兴趣。”

    “等等!我来挑战魔三太子!”一个陌生遮面的男子跳上挑战台,把帝听风的手从主持身上移开。

    陌生男子附到帝听风耳边,和帝听风说了一句悄悄话,底下的那个魔修修为太低,根本就不可能发现那个陌生男子说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