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求你杀了我
    帝听风冷冷一笑,算是同意了那个陌生男子的提议,两人同时祭出法宝,帝听风手里的虽然看似法宝,却不过是某种装饰品,根本就起不了作用。

    在众多魔修的眼中,两人同时遁飞到半空,“噼里啪啦”就撕打起来,待底下的观众看呆之际,帝听风和那个陌生男子一前一后遁离了原地。

    过去了一个时辰也不见其中一人回来,底下的观众,才发觉他们已经上了魔三太子和那个陌生男子的当了。

    众人也无法,只得当之前的比试无效,其他人把大会继续进行下来。

    “多谢道友出手相助,刚才帮了我大忙了。”帝听风和那个陌生男子道一句谢,没有开口问陌生男子救他的理由。

    陌生男子拿下遮挡面目的斗笠,露出一张英俊的面容来,一脸悲伤的表情,盯得帝听风心一紧,差点就出言安慰了。

    “三太子不必谢我,我不过是想求助于你才出手罢了。”

    “有事求我?”

    帝听风一愣,完全不记得在哪里见过那个陌生男子,好奇一问,道:“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你怎会有事求我呢?”

    “不错!”陌生男子的表情更加悲伤起来,两眼噙着泪花看着帝听风,开口道:“求三太子杀了我!”

    “哈?”帝听风表情一呆,求死,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别人求他杀死对方的魔修,简直没道理啊!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啊?”帝听风莫名的关心一句,他并不是对别人的事情感兴趣的那种类型。

    只不过,被一个陌生人请求杀了对方,已经把帝听风给吓着了,帝听风可是无论如何都想活下去的类型。

    跟一个整天求死的修士相比较,帝听风是神都杀不死的角色,别的修士还找他求死,根本就没办法反应过来的。

    “没发生过什么事,我每天都在求死,却没有一人可以杀了我。”陌生男子跌坐到地上,眼神还是很悲情的盯着帝听风。

    “每天都在求死,你还说你没有发生过什么!”帝听风坐到陌生男子的对面,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陌生男子的眼里发出一抹亮光,开口道:“司马千千,天都国人氏。”

    “我呢!”

    帝听风微微皱了皱眉头,开口道:“我的情况比较复杂,复杂到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告诉别人,但是啊!整天求死求死的,你心情也不好过吧!”

    “三太子,我知道,你一定要办法杀了我的。”司马千千跪倒在帝听风面前,开口道:“我求求你,求求你杀了我吧!”

    “我拒绝!”

    帝听风推开司马千千的手,露出一脸冷漠的表情,恐怖的瞪着司马千千,道:“别人想活都活不了,你还整天求死,真浪费了你的一身修为。”

    “为什么?”司马千千瞪着帝听风,竟然哭了起来,“为什么连你也不愿意杀了我,为什么不肯让我去死呢!”

    “死,你以为死了就轻松了吗?”

    帝听风一巴掌拍到司马千千的脸上,“既然你不想修魔,那就自废修为,改修仙不就好了,整天要死要死的,想死不会去自杀么?”

    帝听风生下来就无父无母,养活自己的万师傅还是杀灭他全族的仇人,遭同门陷害,被师兄们欺负,最后被逐出师门。

    经历了种种险难的帝听风,在遭受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中,没有寻死,反而倒越活越坚强了。

    凭这一点,帝听风就有资格责备整天寻死的司马千千,修真界,不是修士想活下去就可以活得下去的。

    世上有很多人,包括妖族,兽族,甚至真灵族,都没有办法一辈子活下去的,人的生命仅有一次,死了就什么都不存在了。

    司马千千都修为到魔灵期的修为了,比那些一辈子都无法筑基的弟子好得太多太多了,竟然整天都在求死,实在是叫人想狠狠地抽他一顿。

    “我”司马千千止住眼泪,望着对他生气的帝听风,“我真的可以活下去吗?”

    “当然了!”帝听风暴吼一声,吼道:“人生下来不就是为了活下去嘛!你生下来却为了去死,糊不糊涂啊!”

    “我”司马千千感动得哭了起来,抓着帝听风的腿就撕喊起来,“从来都没有人关心过我的生死,你是第一个叫我活下去的人。”

    “好丢脸!”帝听风推开痛哭的司马千千,傲娇道:“我只不过是不想看到别人在我面前哭而已。”

    “真是的,你一个大好青年,能不能不要像个女人那样哭啊!让看着你哭的我都觉得好丢脸啊!”

    “哇!因为人家好感动嘛!”司马千千放声大哭起来,根本就无视帝听风黑了的脸色。

    “咚!”帝听风一拳重重的击到司马千千的头顶,害司马千千的头顶冒出来好大一个包。

    “都叫你不要哭了,真是的,害我现在都想灭了你!”帝听风握紧拳头,牙齿咬得咯咯响。

    帝听风最讨厌别人在他面前哭了,尤其司马千千还是一个男人,看着他哭,简直就是让帝听风活受罪嘛!

    “你刚才不是说不愿意杀我嘛!”司马千千擦掉眼泪,泪水汪汪的看着帝听风。

    “啊!真是!”帝听风松开拳头,“我怕了你了,不要哭就好。”

    “三太子,你刚才叫我改修仙,难道你有仙宗的功法吗?”

    “你想废了自己魔灵期的修为么?”帝听风瞪着下定决心的司马千千,从储物袋取出数年前,从风仟景手里要来的那本“千杀决”。

    “这是我数年前从一个仙宗弟子手中得到的法术,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无用了。”帝听风把“千杀决”递到司马千千眼前。

    “送给你吧!”

    司马千千接过帝听风递来的千杀决功法,问道:“三太子和仙宗的弟子有来往?”

    “嘛!怎么说呢!以后你就会知道了!”帝听风又一拳击到司马千千的头顶,解释道:“我的名字不叫三太子。”

    “可是他们都这么叫你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