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格斗场
    本来不喜往人多处凑的帝听风,觉得麻烦想离开这里,却被身后推嚷着的修士硬挤到了中间,后面贴上来的修士也渐渐多了起来。

    帝听风也跟着被推进了格斗场内,因格斗场观众席限制了飞行,帝听风被很多人堵着又出不去,只能淡定的钻到一旁看着了。

    只见格斗场中央的挑战台上,站着两个粗狂的大汉,一个手持数米长的砍刀,一个手里握着一把森寒的长剑。

    “喂!你赌拿刀的人赢,还是拿剑的人赢。”

    “那当然是拿刀的那个啦!”

    “为什么?拿剑的那人也不错的吧!”

    “拿刀的力气比较大嘛!两个人的修为都差不多,剑肯定被刀一砍就断了的。”

    “就是说嘛!我也堵拿刀的人赢。”

    “来来来,咱们赶紧下注啊!很快就轮到下一场了。”

    观众席凑热闹的修士,赶紧利用挑战台上的两人的输赢做赌注,偏向拿刀那个人赢的人较多。

    观众席的声音自然传到了挑战台上去,那个拿刀的大汉听到那么多人堵他赢,脸上的笑容用愤怒都遮不住。

    拿剑的那个修士冷冷一笑,根本就不关心观众席拿他做赌注的修士,只想着然后攻破对方的招术。

    押宝的观众修士很快就轮了一圈,把其他修士的押注集齐过来,越过帝听风的时候,那个修士把装着各种各样宝物的箱子,往帝听风面前一放。

    那个肤色有些黑的修士两眼冒出贪财的神色,问道:“这位小兄弟,你赌不赌,那两人你押谁赢!”

    帝听风扫了一眼那个修为比自己高出两个境界的黑皮肤修士,冷冷一声道:“我没有宝物可以赌!”

    “别那么客气嘛!”那个黑脸修士有点不甘心少一个人押宝物,指着帝听风肩膀上的火红狐狸道:“灵兽也可以赌的。”

    帝听风看了看一副不情愿的火红狐狸,在次冷冷一声答道:“我不想拿它赌!”

    “呵呵!原来是惜宝之人啊!”那个黑脸修士呵呵一笑,又道:“什么样的东西都可以做赌注的。”

    “原来是这样啊!”帝听风松了一口气,误以为一定得拿宝物出来才可以赌呢!

    帝听风从储物袋取出一千块魔石来,指了指挑战台上的那个拿剑的大汉,冷冷一声道:“我用十倍的数目,赌剑士赢!”

    “哎!十倍数目,赌剑士?”黑脸修士表情一愣,看了看帝听风又看了看挑战台同样盯着帝听风的那个拿剑的修士。

    “嗯!”帝听风嗯了一声,算是肯定了自己的答案,开口道:“可以吧!剑士赢了,你得赔我一万块魔石。”

    “哈哈哈哈!”黑脸修士哈哈大笑起来,笑称道:“那也得你赌的那个剑士赢了才可以的,他若输了,你得另交九千块魔石出来。”

    帝听风一副胸有成竹的态度,宣称道:“那个剑士一定会赢的。”

    “既然如此,那就赌吧!”

    黑脸修士把帝听风的一千块魔石一收,回呛道:“剑士一定会输,你还是早点准备好剩下的九千块魔石吧!”

    观众席押宝以后,挑战台上的两个大汉就互相出手了,只见拿刀的那个大汉略胜一筹,把拿剑的那个大汉压制得无法出招。

    那个黑脸修士见此,对着一旁的帝听风冷冷一哼,表明是他已经赢了一般,帝听风却不以为然,两眼仔细观察着拿刀那个大汉的一举一动。

    两个大汉你退我进的互斗了十来分钟,胜负已经很明显了,不过,不是一直占上风的拿刀大汉的胜利,而是以退为进的那个拿剑的大汉稳赢。

    刀的刀身本来就比剑身宽,且重,需要消耗的法力以及灵力也比剑使用的次数多,加上两个大汉的修为都差不多。

    哪一方先消耗完法力,另外一方就等于胜利了,拿剑的那个大汉虽然在之前的回合中处于下风。

    只要他那个坚持下来,胜利一定是属于他的,更何况,剑的动作本身就比刀灵敏,使用起来既不费力也不怎么消耗法力。

    一局结束以后,果然是拿剑的那个修士赢了,赌拿剑大汉赢的人就只有帝听风一个人,除了自己押的一千块魔石赢来的九千块魔石外,其他的宝物也都属于赢的那方。

    帝听风一秒就变成了“土豪”,无故赢取了众多修士的宝物,只不过,帝听风一件都没看上,也没有顺手的法宝。

    凭直觉就赌赢了的帝听风,自然被迫变成了庄家,马上就开局第二场挑战,之前胜利了的那个拿剑的大汉也凑了一脚,企图和帝听风混个脸熟。

    然后,大部分的修士都跟着帝听风押注,极少部分的修士偏不信帝听风的眼力,押另外一边的人赢。

    第二局完了以后,同意是帝听风堵赢了,然后,接下来第三局,第四局,格斗场一直不停地堵到了第十八场。

    一些不信邪的修士输得连本命法宝都赔了出去,到最后不得不全部跟着帝听风押注,不管帝听风堵谁赢,其他修士都跟着帝听风押谁。

    至最后,全部押注集到一方,另外一方根本就没有人押注,赌注压根就不存在,正打算收手的帝听风准备撤离,眼前冒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本宗说怎么回来就没看到你的身影,原来你好赌啊!”风仟景一脸讽刺的神色瞪着帝听风。

    完全不知道帝听风在想什么,本来就生活在风浪刀口上,居然还敢出来和其他的修士赌,不仅如此,还次次赢了别的修士。

    大脑在不会转,也不应该把自己逼死吧!本来就招黑,这次还无故把其他宗的修士的本命法宝赢了来,想被人放过都难。

    这里可是四界修士聚集的圣地,万一哪个修士被帝听风的此举惹恼了,给他下战书,到时候就不是帝听风三言两语可以推辞的问题了。

    风仟景凑近帝听风身旁,用两人可以听清的声音呵斥了帝听风一声,“你小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敢来这里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