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运气好了一点
    “我是被别人推进来的,他们叫我赌一把,谁知道偏偏赌赢了!”帝听风一脸的无可奈何,“居然一次都没输,真倒霉!”

    “就你还倒霉,你知不知道你会引众怒的。”风仟景被帝听风的一句话堵得哭笑不得,就当是帝听风倒霉好了。

    “那现在怎么办?”帝听风盯着风仟景,指了指堆积如山的宝物,道:“我现在想走的话,他们肯定会合伙灭了我的。”

    “放心吧!本宗会处理的。”

    风仟景无语的扫了一眼帝听风赢过来的,堆起来的宝物,自言自语道:“这小子,每次都是祸福一起承担,真怀疑他这么多年是怎么活过来的。”

    风仟景不经意的和帝听风传音几句,自然瞒过了那个瞪着宝物眼热的修士,轮到第十九局挑战者的时候,帝听风换了一个赌法。

    用全部的堵注,去堵其中的一个修士输,其他的修士见了,虽然好奇帝听风为何突然间改堵那个修士会输,也毫不犹豫的跟风。

    第十九局结束后,帝听风输掉了全部家当,当然,第一次赢过来的九千块魔石没有堵出去,被帝听风保留了。

    跟风的那些修士全部都傻眼了,因为帝听风堵输的那个修士,偏偏赢了,看起来,帝听风只有赌赢的份,没有让人输的份。

    帝听风之前赢过来的宝物,加上其他跟风修士的宝物,全部都归风仟景所有,而风仟景本人,在赢了一次过后,把手上的全部宝物,交给了底下的人打理。

    空闲出来以后,风仟景就打算把帝听风带离格斗场,却被预料中的情况给堵了下来,那个跟风的修士一眼就看出来自己被人骗了。

    因为帝听风之前从来都不会输,赌谁赢谁就赢,指哪哪就输,偏偏风仟景一来,帝听风就输了。

    尤其是下注之前,风仟景还在帝听风耳边嘀咕了几句,跟风的那群修士,怎么想都不对,自然把错都归到帝听风身上。

    “小子,赢了就想走,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啊!”

    负责带头的那个黑脸修士伸手拦住了帝听风,立马就围上来一票修士,同时伸手堵住了格斗场的出口。

    “我没有带走那些宝物啊!”帝听风抬手指了指身后堆积如山的众多宝物,讽刺一句道:“不服气就凭本事赢回来吧!”

    帝听风虽然招黑,却没有让别人欺负自己的习惯,虽然说格斗场的修士,大部分的境界都比自己高一些,论实力,帝听风还是不输的。

    就是怕万一,那些押宝输了的修士,会不顾规定,全部合起伙来灭帝听风,到时候,就算有风仟景帮忙,帝听风也是非死不可的。

    “你小子,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居然敢这么对本少说话。”其中的一个俊郎修士伸手推了一把帝听风,却无法推动帝听风分毫。

    “三太子,你怎么跑来格斗场了?魔炎王正到处找你呢!”格斗场的门口传来一声呼喊声。

    只见一个魔化期的黑袍人走进格斗场,硬是推开了那些围住帝听风的修士走了过来,打听情况道:“这里生了什么吗?”

    “魔……魔三太子!”之前开口喊帝听风小子的那个俊朗修士两眼瞪得老大,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魔灵教在天都国是巨头,其他魔宗都得依附魔灵教为主,身为魔炎王的儿子,魔三的名声本来就够响的。

    不仅如此,魔三还同时拥有幽冥之体,更是诸多魔修又敬又惧的魔修之人,刚才那个俊朗魔修居然喊帝听风小子,不由得背后凉起来。

    “你是父王的人?”帝听风眼睛盯着那个赶来解围的黑袍人,心里冷冷一笑,面无表情道:“我怎么从来没在父王面前见过你。”

    “这……”那个黑袍人一时语塞,敷衍道:“魔炎王底下的黑袍人无数,三太子没有见过属下,也是理所当然的。”

    “哼!”帝听风在格斗场内,当着其他仙魔两宗的冷冷一哼,戳破对方的诡计道:“父王底下的人虽多,魔化期的却没有几个。”

    “而且呢!父王底下的亲卫黑袍人,我都见过哦!”帝听风拉远一些和黑袍人之间的距离,戳穿道:“你是烈鬼王身边的人吧!”

    “你……”黑袍人见帝听风戳穿了他的身份,差点就要暴露自己,冷静一会儿会,老实承认道:“三太子果然冰雪聪明。”

    “不敢当!”帝听风委婉的谦虚一声,道:“我和烈鬼王之间,没什么可以联系的关系吧!他找我有事么?”

    “这个……”

    黑袍人语气略迟疑了一会,交代道:“属下确实是烈鬼王身边的人,此次却是听从塑夜公主的吩咐,前来找寻三太子你的。”

    “那个任性公主?”帝听风眉目一皱,怀疑道:“你该不会因为那个公主的一句话,就跑遍了圣地,到处找我吧!”

    “呵呵!属下无能!没能立刻猜到三太子会去的地方。”

    一位魔化期的老怪物,居然会对帝听风这个魔灵初期的修士恭恭敬敬的,之前那些想找帝听风麻烦的修士,见帝听风后台不得了,一个个缩手缩脚的让开了道。

    风仟景做为一个仙宗弟子,又是天道宗的少宗主,打从那个黑袍人一现身,他就默默地从原地消失了。

    不然的话,单凭帝听风和风仟景的关系,就会惹出许多麻烦来的,风仟景可不愿给自己找不快,也没有和魔灵教打交道的意图。

    “塑夜想见我的话,让她来银鱼山庄找我吧!”帝听风没有跟黑袍人走的意思,而是把自己的条件先提出来。

    别提帝听风受不了阴雨山庄的气味,即使是帝听风受得了那股恶臭味,也不会跟着黑袍人走的。

    塑夜确实对帝听风有其他方面的想法,不代表烈鬼王就会有,更何况,魔三的死因,实在是过分恰好,不可能和烈鬼王没有关系。

    虽然说帝听风是个假太子吧!也不希望自己以同样的身份,死在烈鬼王手里两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