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又迷路了
    黑影头上的黑纱,也被鱼脸龙身的怪物击成了两半,一同往地上落了去,黑影的本来面目也随着黑纱的掉落,出现在白袍少年的眼前。

    如果说第一眼还不确定,那么,当黑影的蓝色头从头上滑落到腰际,白袍少年就已经确定了黑影的身份。

    白袍少年震惊了好一会儿,强行收回了鱼脸龙身的怪物,惊呼道:“真的是帝道友!你怎么改修魔功了?”

    “你认识我?”黑影见状,也收回了圆形萌球和火红狐狸,一脸茫然的盯着白袍少年。

    “呵呵!”白袍少年尴尬笑了笑,道:“想不到帝道友的健忘症,还是一点都没变呢!”

    帝听风褪下身上掩盖的黑袍,露出里面的素白长袍来,盯着白袍少年半天认不出来,问道:“你是谁?”

    “白慕容!”白慕容知道自己不解释的话,帝听风是一辈子都想不起来他是谁的,也省的麻烦。

    帝听风眉头皱了皱,道:“你是妖族的人!”

    “除了忘记本公子以外,帝道友还真是多疑呢!”白慕容神情一愣,又问道:“帝道友怎么突然间改修魔功了。”

    帝听风无谓的耸耸肩,道:“法力失去了,修不回来了,就改修魔好了。”

    “呃……”白慕容好一阵无语,白眼道:“你能不能不要那么随便好吗?”

    帝听风瞪了一眼别他还焦急的白慕容,冷冷一声道:“跟你又没有关系。”

    “是是!”白慕容又一阵无语,“真是白瞎我担心你的你份心情了。”

    帝听风抬眼盯着白慕容好一会儿,傲娇道:“又没叫你担心我。”

    “好吧!是我自作多情了。”白慕容懒得和帝听风争执下去,小声道:“亏得你一直没变,还能够活下来呢!”

    帝听风没有听到白慕容的嘀咕声,问道:“你从刚才一直追着我干嘛?”

    “本公子还不是……”白慕容翻了翻白眼,道:“若不是你神神秘秘的从淮阳山庄经过,我怎么会有空追着你跑。”

    帝听风明白了白慕容追着他跑的理由后,心里松了口气,埋汰一句道:“我又没叫你追着我跑。”

    “得了,都是我不好!”白慕容认输,免得被帝听风三言两语给气死,邀请道:“既然你都来了,本公子就带你到淮阳山庄转转吧!”

    帝听风跟着白慕容在淮阳山庄转了几圈,途中也见到许多种族的妖修,因为帝听风的怪模样,他们大多都把帝听风当成妖族之人了。

    帝听风也懒得去理会其他妖族的心理,在淮阳山庄转了几圈后,就和白慕容告辞了,转身又进入了兽族的翰皇山庄。

    在翰皇山庄可没有那么好忽悠的身份,帝听风也是小心翼翼的打探着里面的情况,兽族的个别族人,并没有现帝听风的外来者。

    当帝听风庆幸自己的好运气,想离开翰皇山庄的时候,身体突然间不听使唤,接着,帝听风两眼一黑,就人事不知了。

    “族长,为何要阻止此人离去,如果他真的是魔宗派来的奸细,刚才就应该阻止他的。”

    “此人不是奸细,也不是其他族人派来打探兽族情况的。”

    “既然如此,为何族长又阻止他离去?”

    “嘿嘿!”被称作族长的兽族冷冷一笑,心里产生了某一种报复心理,“借用人族的话来说,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另一个兽族的族人迷糊的愣了愣头,茫然道:“族人既然不想被外人打扰,为何不直接杀了这人,族长在想什么,小的不懂!”

    “这里是圣地,即使是想杀人,也得去格斗场才行,若是老夫在这里对其他族的人出手,你认为圣地会如何处置咱们兽族的族人。”

    迷迷糊糊中,帝听风像是听到了有人进行着好一阵交谈的声音,因为听不懂兽族的语言,帝听风听到的只是一些断断续续的谈话。

    迷睡中的帝听风慢慢睁开眼睛,只见两个人身兽头的怪物正一脸好奇的瞪着他的身体,帝听风从迷糊中瞬间惊醒过来。

    帝听风刷啦往身上打出两道护身罩,两眼回瞪着那几个兽族的人,不过,除了可以激护镜身罩的法力外,不管是法术还是魔功法,都好像被什么东西禁止了一样。

    本来想要抢先出手的帝听风,怎样都施展不出任何攻击力,只能干眼瞪着那两个对他使了小把戏的兽族人。

    帝听风无奈,只能等待机会逃脱了,冲那个兽族族人问道:“你们为什么要绑架我?”

    “绑架你?”

    兽族族长一脸的好笑,鄙了一眼忍着怒火的帝听风,道:“真是好笑,你们魔修自己跑进来咱们翰皇山庄,怎的先怪兽族之人绑架你。”

    “咦?这里是翰皇山庄?”帝听风一脸懵神,他怎么记得,自己是跑到淮阳山庄去的,怎么转了几下,会迷路到翰皇山庄来了。

    “难不成你还以为这里是魔宗居住的阴雨山庄不成。”兽族族长又好笑又好气,他心里想到,有种被人忽悠了的感觉。

    “糟糕!”帝听风眉目微皱,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迷路到翰皇山庄来呢?怎么应该是兽族的居住地才对。”

    “小子,你刚才说你迷路……”

    “是啊!”帝听风打断兽族族长的话,问道:“请问道友,从这里要怎么才能回到银鱼山庄去啊?”

    “回银鱼山庄!”兽族族长嘴角抽了抽,一脸茫然道:“你不是魔宗的族人嘛!怎么会住在银鱼山庄!”

    “这个啊!怎么说呢!”帝听风单手托腮,仔细想了想,答道:“其实,是我要住在银鱼山庄的,和仙魔两宗的人没有关系。”

    “族长,你不要被他给骗了!”一旁的兽族弟子狠瞪着帝听风,提醒道:“这个人绝对有问题的。”

    帝听风听了不服,回呛道:“我到底哪里有问题了!”

    “问题可大了!”

    那个兽族人把自家族长拉开一些和帝听风的距离,嚷嚷着道:“一个魔宗弟子,居然和仙宗和还有妖族都比较熟悉,怎么看都有问题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