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危险的味道
    帝听风扫了眼一旁的司马千千,脸微微倾斜,道:“我们先走吧!”

    “喂!我呢!”塑夜在帝听风背后大叫起来,道:“你敢丢下本宫一个人在这里。”

    “三太子,她是谁啊!”司马千千见帝听风一方面不想带上塑夜,一方面又舍不得丢下塑夜的模样,好奇得问出口来。

    “跟你没关系的人。”帝听风瞪了一眼多嘴的司马千千,顾不得塑夜可怜巴巴的眼神,身影一闪就消失了。

    连司马千千都来不及注意帝听风究竟去了哪个方向,只能干瞪眼和塑夜留在原地等其他魔修追上来。

    “白师兄,你说那个小子现在是不是已经到达终点了。”风仟景和白少帝并排走在前面,地上的积雪厚得一般人都摞不开步子。

    白少帝静静托着腮,一脸认真的思考起来,道:“以那个小子的运气,肯定不会那么顺利的吧!”

    “这个倒是确实。”风仟景无语的失笑一声,道:“看来,咱们等下还有戏可看了。”

    “哈哈!”白少帝哈哈大笑一声后,自言自语起来,道:“但愿咱们不是戏里的主角吧!”

    二人一路上闲聊着,一边解决掉半路杀出来的怪物,基本上都是稍微动动指头,就灭了那些怪物了的。

    “奇怪,怎么突然间变得那么冷了。”

    帝听风一口气遁飞了数十里,消耗了大半魔力,想着后面的魔修没那么快追上来,帝听风就改用步行的了。

    不仅如此,帝听风连护身罩就撤掉了,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不小心,就招惹到这里的主人。

    反正,万一真遇到什么不好对付的主,还有炎魔可以应付的,火红狐狸的作用也蛮大的,不至于会丢了性命。

    帝听风继续往前走着,越来越冷的关系,让帝听风不得不从储物袋内取出已经御寒的外套披在肩上。

    正因为气候的关系,续命灵体中修炼了数年的冰魔变得雀跃起来,等不及帝听风召它出来,冰魔主动遁出了帝听风的体内。

    “主人,这里是什么地方?好舒服。”冰魔扇动着翅膀,一下又一下的盘旋在半空,时不时的围着帝听风转来圈。

    “我也不清楚。”帝听风半懵状态的摇了摇头,奇怪的是,这里不是冰天雪地,怎么会莫名的寒冷,还让冰魔如此雀跃。

    帝听风探了探四周的情况,除了两旁的墙壁,中间只剩下一条深不见首的尽头大道,帝听风伸手触摸了一下墙壁上面的石头。

    石块立马就掺出密细的水珠来,帝听风大敢好奇,明明就是干裂的石壁,怎么里面还能掺出水珠来。

    帝听风抬手就幻出一把小刀,刀尖刷的插进了干裂的石缝中,一股拇指大小的水流从石缝内流了出来。

    帝听风一秒从水流的面前闪过,水流“啪嗒!”一声,全部掉落在地上,地上立刻就被腐蚀了,化成干裂的石块。

    帝听风心里大咳,怪不得此地阴森恐怖,连随便一点小水流都可以腐蚀其他物,更何况是其他的物体了。

    帝听风在也不敢动刀去插干裂的石块了,他可不想无缘无故就变成一摊干裂的人骨的,还是远离危险比较好。

    帝听风隐藏掉自己的气息,继续往前走去,帝听风刚刚离开的地方,立马就赶来了几个怪模怪样的怪物。

    那些怪物围着地面腐蚀掉的地方嗅了起来,又伸出长舌舔了一下被帝听风插开的石缝口子,立马断断续续又流出一股水流出来。

    那些怪物喝到腐蚀性的水流以后,一个个兴奋得全身被电流般的抖动了一下,接着,它们就变成了和水流般透明的体质。

    从地上移动的脚印看来,它们正往帝听风离开的背后追了去,原地又恢复了平静。

    帝听风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后面,还有几个隐形般的怪物的存在,跟着他的脚步追了上来,一路上倒也没遇到什么危险。

    因为帝听风处于隐藏状态,和隐形了没什么区别,一般怪物是不可能发现帝听风的存在的。

    即使是帝听风从一些怪物的身边和它们擦肩而过,那些怪物也感觉不出来,倒是帝听风自己,紧张得生怕一不小心就被那些怪物给盯上了。

    身后追着帝听风的隐形怪物可没那么好运气了,它们虽然说是看不见身体,形态却是可以分别出来的。

    一路上,那些隐形怪物遇到好些个看破它们身体的怪物,对它们进行攻击起来,大部分的隐形怪物都惨遭不测。

    剩下来的几只隐形怪物,只能紧凑在一起,合力抵抗其他怪物的攻击,才保住了最后的几只。

    也因为隐形怪物喝了刚才的水流,体内的唾液同样有腐蚀的作用,一些沾到它们唾液的怪物,立马就败下阵来。

    帝听风可不知道,因为他的好奇心,害得后面的许多怪物因他而死,也不知道背后追着他跑的隐形怪物离他的位置越来越近了。

    怪物就是怪物,是不能和人共存的,怪物没有理想和人性,也不可能有变成人形的一天,和它们是没有道理可以讲的。

    帝听风距离散发寒冷的气息越来越近了,就连冰魔都克制不住雀跃的心情,提前往前面赶去了。

    帝听风紧紧的追在冰魔后面,以免遇到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倒是炎魔,遇到这股莫名的寒冷,有种不想动的神情。

    帝听风见眼炎魔懒洋洋的靠在自己肩膀上,一副想冬眠的模样,也不想催它和冰魔一样去前面探路,只能由它懒洋洋下去了。

    倒是一直被帝听风抱着的火红狐狸,见冰魔一个人往前面遁了去,跳下帝听风的怀抱撒腿就跑开起来。

    虽然说火红狐狸追不上冰魔的速度,跑动的速度却也不输给冰魔的,倒是帝听风这个主人,因为腿下的半身差不多都冻住了,行走得不是特别快。

    帝听风正想着前面是不是冰天雪地来着,脚下一滑就一头栽了进去,整个人半仰着身体往前方滑倒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