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灵兽寻宝
    接着,帝听风扔了一张灵符给白少帝,解释道:“用灵力催动灵符,就可以确定冰魔炎魔遁形的位置,如果它们的踪迹消失了的话,就叫醒我。 ”

    白少帝虽然知道冰魔炎魔的厉害,却不知它们还有寻找宝物的功能,完全不能全部相信帝听风的话。

    帝听风可不管白少帝是不是真的相信他所说的,在知道自己处于安全的状态下,不管不顾的呼呼大睡起来。

    冰魔炎魔的遁一去百里,让白少帝目瞪口呆了半天,不得不半信半疑的把灵力加持到灵符里面。

    在灵力的催动下,灵符瞬间活了一般,冲着冰魔炎魔遁飞的位置射了过去,白少帝和身后的仙宗弟子招呼一声后,大部队浩浩荡荡的往前方赶了过去。

    莫约过去了三个时辰,白少帝等人才停了下来,前方已经没有了冰魔炎魔遁影的踪迹,白少帝赶紧把帝听风从护身罩内解放了出来。

    帝听风伸了伸懒腰,抬头揉了揉刚刚睡醒的朦胧眼,接着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见对面一票人瞪着自己,帝听风秒清醒过来。

    “怎么了?它们果然失去了联系对吧!”帝听风恢复平日的冰块脸,两眼盯着前方,神念瞬间就侵袭了出去。

    片刻功夫后,只见天边闪过两道奇怪的光虹,眨眼间,众人眼前就冒出来两道一蓝一红的光束来。

    紧接着,就看到一蓝一红两只灵兽停在了帝听风的肩膀上,并且和帝听风在交谈着什么。

    虽然众修都听不懂兽语,可是感觉得出来,那两只灵兽分明是在讲人族的语言,它们使用了什么障眼法,才会使其他人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

    帝听风听后,冲两只灵兽淡淡的一笑,道:“好,我知道了,辛苦你们了!”

    两只灵兽叽叽喳喳过后,同时遁入帝听风的身体内不见了踪影,这一现象,可把其他修士搞得莫名其妙的。

    一些想打冰魔炎魔主意的修士,也不得不放弃了杀人夺宝的念头,甚至一些修士误认为,冰魔炎魔是帝听风使用幻术幻型出来的灵兽。

    它们的作用仅限制于寻找宝物什么的,只有见识过冰魔炎魔能力的修士,心里才会有一种后怕的感觉。

    “火狐,该你上场了!”帝听风把火红狐狸放出来,火红狐狸往地上嗅了嗅,顺着冰魔炎魔留下的痕迹寻了过去。

    火红狐狸倒是没有寻找宝物的功能,主要是帝听风不想轻易就把冰魔炎魔展现到众修眼前,才拿火火狐狸做幌子的。

    即使是白少帝和风仟景,都不清楚帝听风心里是如此想的,因为他们也没有了解过冰魔炎魔的真正实力。

    白少帝等人跟着帝听风在山间,乱石堆,河流,沼泽,野地转来转去,他们甚至都要怀疑帝听风究竟是不是故意这么玩的。

    帝听风本人也好生无语,冰魔炎魔到底是出来干嘛的,居然无缘无故去过了那么多地方,明明就没有出来多久。

    在一个还是火红狐狸的关系,虽然说火红狐狸的嗅觉了得,却差了冰魔炎魔好几个等级,不可能如此精准的寻找宝物的位置的。

    众多修士跟着帝听风转了好几个时辰,才勉强确定了宝物的方位,其中一部分人,也对帝听风产生了莫大的怒火。

    帝听风心里只能呵呵呵,他目前还不能使用法力,总不能在次废了冰魔炎魔的自护法力的。

    在利益面前,帝听风可不认为白少帝这个仙宗脑可以保得住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事还是小心点为妙。

    第二天天刚放亮,帝听风就独自动身了,白少帝现以后,紧跟其后,等到其他修士反应过来,帝听风已经离开了一个时辰了。

    众多修士是又急又恼,却也拿帝听风无法,他们只能听从风仟景的话,顺着白少帝留下的标记寻了过去。

    帝听风倒不是故意要甩开那些麻烦的修士,主要是人太多,难免会影响他的集中力,只能和白少帝商量了以后,两人提前出寻宝。

    人太多了,一路上遇到的怪物数不胜数,惨遭毒手的修士也不少,从进入缺口开始,仙宗的弟子折损了三分之一的人数。

    一但人口密集,灵力就不好隐藏,难免会把一些麻烦的怪物招惹过来,帝听风和白少帝二人独自前行,即使是遇到一些怪物,二人也可以轻易避开。

    没有必要的麻烦后,前进的度更加快了数倍,而且,尊者藏匿宝物的位置,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就在那里!”帝听风抬手一指,恰好指向了一个稍微鼓起的小山包,倒吸口气后,提议道:“我们等一会儿在进去吧!”

    “为什么?”白少帝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似乎也现了其中的蹊跷,没有等帝听风回答,拉着帝听风就隐藏了身体。

    二人刚刚藏匿好身体,原地就赶来了一大堆长相怪异的怪物,它们三三两两挤成一圈,像是在防备什么似的。

    待那些怪物寻视到一半,后面的仙宗弟子闯了过来,风仟景顺势往上一跃,身影一晃就消失不见了。

    其他修士压根就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就跟着前面的修士冲进了怪物的包围圈,他们见自己上了大当,纷纷祭宝和怪物惨斗起来。

    一瞬间,原地血流成河,不管是怪物还是修士,地上惨死一片,吼叫声交织在一起,编织了一曲循环的悲哀曲。

    帝听风冷眼看着那些修士被怪物杀灭在脚下,身体被踩得不成人形,他不是圣母,做不到拯救苍生的大壮举。

    和帝听风一样,白少帝也是冷漠的看着眼前生的一切,不管是其他宗门的弟子,还是幻仙宗弟子,白少帝犹如在看幻影一般。

    就在怪物和修士都差不多快打完的时候,白少帝冲不远处的方向一点头,风仟景应声而出,一套阵法轰然响动,罩住了剩下的那些怪物。

    白少帝也借机显现出身影来,和帝听风二人一起,走向了现宝物的小山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