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个人进入
    原地还剩下的三分之一的修士见此,也兵分两路,一路帮助风仟景杀灭怪物,一路跟着白少帝开启小山谷的原型。

    只见一座还算辉煌的宫殿显露到众人眼前,宫殿内外无一不是各种各样的宝物,众多修士见了后,不计后果冲着宝物飞扑了过去。

    就在飞扑过去的修士快要着6的一刻,全部触及到屏障的修士立马变得血肉模糊起来,靠得较近的修士身上也沾了一身血。

    “一群白痴!”白少帝无语的伸手扶额,悲哀道:“你们以为尊者的宝物有那么好取的嘛!”

    帝听风眉头微微皱起,站到屏障前,微微吐了口气到屏障上面,雾气立马变成了一种恐怖的颜色。

    “果然屏障上面有毒。”

    帝听风点了点头,确认了自己的猜想,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帝听风伸手就撕开了屏障,一脚就踏入了里面。

    众多被阻挡在外的修士见了,不由得瞪得目瞪口呆,一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瞪着帝听风,异口同声呼道:“不是吧!”

    “哎!你们不进来么?”帝听风走进去好远了,还不见有人跟进来,无语得又倒退了出来,道:“难道你们不想寻宝了么?”

    “进不去怎么寻啊!”其中一个修士大大咧咧的狂嚎起来,道:“你小子到底是怎么进去的啊!”

    “哎!就撕开屏障就进来了啊!”帝听风还当着其他修士的面,当场示范了一下手撕屏障,毒气居然主动移开了位置。

    “这样么?”其中一个修士大着胆子想跟着帝听风的示范照做,手却差点被毒气给毒废了,赶紧缩了回去。

    “你们,怎么会无法进来!”帝听风后知后觉的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为什么就他可以轻易进入屏障里面呢?

    帝听风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眼神不由自主的瞟向了白少帝,只见白少帝和其他人一般摇了摇头后,帝听风有种被打击的心理。

    他可不想被特别对待,万一他出去以后,被那么多修士围殴,可是长着三头六臂也不够别人秒的。

    帝听风拾起随处可见的宝物,往屏障外面一扔,居然毫无问题的通过了屏障掉到了外面,喜得外面的修士盯着帝听风的眼睛都火热起来。

    帝听风无奈的嘴角抽了抽,他刚才只不过是想试试,却不想宝物真的可以扔出去,转头望着那么多的宝物,帝听风有种不想动的感觉。

    “喂!你小子该不会是想独吞那些宝物吧!”

    “就是,你快点把那些宝物扔出来了。”

    “别想一个人独吞,我们可不允许你这么做的。”

    “小子,别浪费大家时间,赶紧把那些宝物丢出来。”

    “你小子若是打什么歪主意,小心我们大伙儿合力灭了你。”

    “麻烦!”帝听风眼皮抬了抬,直接躺了下来,冲外面的修士道:“要我一个人扔那么多出去,太麻烦了,你们自己进来取吧!”

    “臭小子,我们若那个进来,还用得着让你丢出来嘛!”

    “你小子莫不是仗着自己好运气,想要威胁我们吧!”

    “吵死人了!”帝听风扫了一眼外面熙熙攘攘的修士,嘟囔着道:“我一件宝物也不拿,就在这里等你们进来。”

    帝听风说完,就屏蔽了五感,也懒得去管外面的修士如何吵闹,惹得白少帝都差点对帝听风动起手来。

    不过,让一个人把如此多的宝物扔出去,是会消耗极大的法力的,帝听风恰恰现在又还不能使用法力。

    如果说丢个一两次倒不会影响什么,若是让帝听风把宫殿内外的宝物全部丢到屏障外面来,帝听风也是做不到的。

    唯一让白少帝好奇的一点还是,连他都无法顺利进入的屏障,帝听风随手一撕就进去了,未免太打击人了吧!

    “各位还是先想办法打开眼前的屏障吧!”

    白少帝制止一片轰炸的吵闹声,替帝听风求情一句,道:“那个小子的法力暂时不可以使用,是没办法把那些宝物给丢到外面的。”

    “白少宗,那小子的法力真的消失了吗?”

    白少帝冷眼扫了一下那些个怀疑他的仙宗弟子,冷冷一声疑问道:“难道各位信不过本宗!”

    “各位还是不要多想为妙,我们少宗主行事可是光明磊落的。”紧跟在白少帝身侧的青衣颜阻挡其他修士靠近白少帝。

    “青师弟,无碍!”白少帝把青衣颜从身前拨开,道:“本宗不至于会落到他人手里。”

    青衣颜依言退了回去,传音提醒白少帝一声,道:“师兄,凡事还是小心为妙!”

    白少帝含笑点了点头,和天道宗的风仟景互相交流起来,二人和其他修士稍微拉开了一些距离,不知道在交谈些什么。

    帝听风虽然奇怪为什么就他一个人可以进入屏障,一想到是因为续命的关系,帝听风倒是静下心来。

    想到降临尊者虽然他们寻找什么宝物,帝听风心里难免会生出小九九,趁着外面的修士大乱,帝听风暗中把炎魔派了出去。

    不过数秒,炎魔就含着一块板指回来了,它把板指往帝听风手里一吐,就消无声息的遁回了帝听风的身体内。

    帝听风刚刚把那枚奇怪的板指收好,只听得轰然一声响动,整个小山包都震动起来,保护宫殿的屏障突然间闪鸣起来。

    不仅是帝听风,就连外面的众多修士都不清楚屏障里面生了什么,只见帝听风从地上坐了起来,他的眼睛微微睁开了后,屏障就瞬间散尽了。

    看起来就好像是帝听风解开了屏障似的,实际上这些和帝听风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不过是在原地小睡了一会儿,压根就没有移动过。

    除了让炎魔找回来一枚奇怪的板指外,帝听风根本就没有理由去碰宫殿内的宝物,怎么可能会清楚生了什么。

    “你小子刚才做了什么?”

    一群修士的眼睛瞪着帝听风,完全没有争先恐后抢夺宝物的气势,他们虽然清楚屏障已经散去了,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