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被坑了
    帝听风从地上爬了起来,扫了一眼莫名其妙的一群修士,指着身后的宝物,道:“咯!全部都是你们的。”

    帝听风刚才说了,没有取走那些宝物的理由,更何况,他名义上是一个魔修,怎么可能会拿仙宗弟子的宝物。

    在说了,即使是他想拿一点,也得那些修士愿意让他拿才行,尽管心里有点痒痒的,帝听风还是忍住没有对那些宝物出手。

    他自己身上的宝物都多到使用不完,一般的宝物对帝听风来说,简直就是叽助,虽然说帝听风现在仙魔同修,法宝却是不能共同使用的。

    催动法术的时候,使用魔器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动用魔功的时候,仙家的法宝法器同样成了摆设。

    想必,这就是仙魔不能同修的最大理由,帝听风也懒得去计较仙宗魔宗的渊源,只要能够保护自己不死,修炼什么功法都没差。

    仙宗抢先一步寻找到宝物一事,迅传遍到其他宗族的耳中,他们对仙宗的好运气佩服得有些羡慕了。

    同时,还有谣言传闻,说是寻找到宝物的关键就在帝听风身上,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帝听风的位置被不知名的人暴露了。

    其他宗族已经主修的弟子,纷纷往帝听风的位置赶了过来,仙宗弟子为了活命,提议把帝听风丢在半道。

    毕竟,仙宗弟子遭受重创,人数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二,压根就不是如何一宗一族的对手,倘若继续带上帝听风,指不定会被其他修士围灭的。

    圣地不能对其他宗族出手,不代表进入寻宝任务的修士就不会为了宝物而残杀他宗的族人。

    更何况,寻到尊者指定的真正宝物的弟子,还有亲自受到尊者指点的可能性,他们可不会多让一个人活着回来的。

    “小子,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其他仙宗的修士全部都按原路返还了回去,做为带头人,白少帝也只能跟着他们一起返回了。

    倒是风仟景,不放心丢下帝听风一个人被其他宗的修士找到,才执意留了下来,让帝听风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我无所谓,倒是你!”帝听风白了一眼风仟景,埋汰道:“为什么留下来了,跟着我可是会死的哦!”

    “这也没办法吧!谁让你小子现在不能使用法术了呢!”

    风仟景数年前被帝听风救了一次过后,早就把帝听风当成患难之交了,如果白少帝刚才没有走,风仟景也同样会留下来的。

    更何况,即使是帝听风拥有逆天灵兽,也不可能会从诸多宗族的修士手里逃脱的,且先不论魔宗修士,光是妖族和兽族的修士,都够帝听风受的。

    风仟景虽然也不是什么老怪物级别的人物,至少可以帮帝听风挡一两招的,多一个人总比一个人应付要好很多。

    清楚其他宗族在寻找自己,帝听风自知自己逃不过,也没有躲的意思,和风仟景膝地而坐,相互长谈起来。

    第一赶过来的是魔宗的人,魔炎王见自家儿子和仙宗弟子一副很熟悉的模样,心里又猜疑了起来。

    风仟景淡淡的扫了一眼阴气极重的一群魔修,见对方的人数也减少了一半,心里稍微轻松了一点。

    风仟景的身份摆在那里,即使是魔宗的人想对仙宗弟子造成重创,也不敢现在对风仟景出手的。

    风仟景的身份不光是天道宗的少宗主,还是天道宗祖师的亲传弟子,风仟景还是灵域修仙风家的少家主。

    凭这些身份,风仟景即使是一只弱鸡,出门在外也没几个人敢对他出手的,更何况,风仟景的身手,远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杀灭得了他的。

    “三儿,真的是你帮助仙宗抢先寻找到宝物位置的。”魔炎王怀疑自己的儿子,心里有一种被外人利用了得感觉。

    “没错!父王是听谁说的。”帝听风大方的承认了,心里却好奇是谁把他给卖了。

    “这个你倒不必担心,咱们各走宗各族都带有一块联系玉牌,抢先寻找到宝物的一队的信息,会从玉牌上面反应出来的。”

    “三儿不担心。”不担心才怪,帝听风心里狂嚎起来,他怎么就没想到还有联系玉牌这种情况呢。

    如果早猜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帝听风也不至于那么活跃了,没有什么过分的表现,也用不着被各宗各族的人惦记了。

    更何况,利用完了就扔,是最让帝听风讨厌的一种行为,使得他都不想为别人效力的,更别提前去寻找什么宝物。

    “阁下就是天道宗化沙祖师的亲传弟子吧!”魔炎王凉了风仟景半天后,才和风仟景打声招呼,明眼人都看出来了是故意的。

    “正是!”风仟景淡淡的笑了笑,道:“灵域风家风仟景。”

    “哈哈!好一个灵域风家!”

    魔炎王疯狂的哈哈大笑一声,冷脸道:“本座只听说三儿前生与幻仙宗有些瓜葛,与你天道宗的少宗主,应该没有什么联系吧!”

    “呵呵!”风仟景轻轻一笑,用极其暧昧的话语解释道:“本宗与这小子的联系,可比那个白少帝严重得多。”

    风仟景一把揽过帝听风的腰,轻吐了口气到帝听风脸上,傲娇道:“本宗说得对不对?听风!”

    “你……你们……”魔炎王当然清楚风仟景的玄外音,怪不得风仟景会留下来陪着帝听风受死,原来两人还有这么一层联系。

    “你赶紧给本座松开你的手!”

    魔炎王咋咋呼呼的大吼一声,袖子一甩,把身后那些魔修的眼睛都遮了起来,冲着风仟景爆吼道:“放开,快放开,他现在是本座的三儿,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

    帝听风已经完全黑了一张脸怵在原地,从风仟景揽过他的腰时,帝听风就已经石化了的,之前被人为何喜欢男人,现在就算帝听风跳进黄河洗都不清了。

    “哎!没那么严重吧!”

    风仟景清楚的感应到帝听风的不自然,小声的传音一句,调戏道:“不就是摸了一下你的腰嘛!至于紧张成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