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补气丹是什么鬼
    风仟景啧啧了两声,白眼道:“就说你是个毛头小子咯!”

    “你小子可不要得寸进尺啦!”帝听风度套好天道宗的衣服,举起袖子闻了闻,一脸嫌弃道:“该不会是你穿过了的吧!”

    “放心,是全新的一套衣服!”

    风仟景无语的又翻了一个白眼,知道自己不解释清楚,帝听风永远都没办法理解,道:“记得刚才你被你那个师叔猛拍了一下后背吗?”

    “后背!”帝听风回忆了一下,猛然惊醒过来,愤愤不平道:“那个臭老头,居然连我都想灭了。”

    “什么情况?”风仟景好奇一问,道:“莫非你和那个老头有什么仇么?”

    “那倒是不至于!”帝听风恢复往常的冰冷,猜测道:“只不过,真正的魔三的死,肯定和那个老头脱不了关系。”

    “你的意思是……”风仟景露出一张看戏的表情,猜道:“真正的那个魔三太子,是被魔灵教的烈鬼王杀灭的。”

    “应该错不了吧!”

    帝听风肯定的点点头,道:“烈鬼王和魔三的父王魔炎王表面和睦,暗地里却势不两立,魔三又是魔炎王的接班人,而且还是幽冥之体的资质,烈鬼王肯定会想方设法除掉魔三的。”

    “幽冥之体!”风仟景正经的看了一眼帝听风的身体,恍然大悟道:“难怪你会被魔灵教的人当成魔三的转生。”

    “要不是这样,我早就被魔灵教当成生魂给祭炼魔器了。”帝听风也不隐瞒自己拥有幽冥之体的事实。

    反正幻仙宗的管理级别的修士都知道,帝听风拥有幽冥之体的事实,帝听风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帝听风二人一边嘀咕着,一边往丘谷走了过去,背后的一等魔宗的人两眼瞪直了,盯着帝听风他们一步步靠近禁制。

    帝听风二人越来越靠近丘谷的中心点,两人互视一眼后,分成了两个方向前进,一左一右慢慢靠近丘谷的中心。

    “咔嘣!”帝听风一脚踩到了什么东西上面,出了一身脆响。

    风仟景瞬间黑了脸色,感知后果会生什么,身体迅朝帝听风遁影过来,贴进帝听风就把人直接扑倒在地。

    帝听风二人刚刚扑倒在地,耳旁就传来“噗嗤!噗嗤!”的刺穿声音,远处观望的魔修被什么攻击射倒一片。

    “什么东西!”帝听风二人背后的魔修见同伴被莫名射杀惊恐一片,惊吓得纷纷往后退去。

    “你可感应到什么了么?”帝听风刚才直感觉背后凉飕飕一片,有种莫名被什么东西穿插而过的凉意。

    风仟景放开了压住帝听风后背的手,血迹已经因腐化的气息而干裂掉了,手上的暗影阴黑得可怕。

    帝听风愣愣的瞪着风仟景腐化过的手,两眼瞪得老大,刚才莫不是风仟景提前感应到危险,说不定帝听风整个人都已经腐烂掉了。

    “你的手……”帝听风一时傻眼,随后赶紧从储物袋取出一粒暗绿色的丹药来,解释道:“快服下这粒丹药,缓解一下腐烂的情况。”

    “这是什么丹!”风仟景眼睛微微眯起,两眼盯着暗红色的丹药,好奇问道:“你身上怎么会有这种冲腥味的丹药。”

    “好像叫什么补气丹!”帝听风想了想,记得炉青真人确实是这么说的,肯定一句,道:“补气丹!”

    “补气丹是什么鬼!”

    风仟景嘴角抽了抽,眼皮一跳一跳的,盯着帝听风手里的暗绿色丹药吞了吞口水,一把抢到手里,咕噜一声就直接咽下了。

    吞服了“补气丹”以后,风仟景只感觉肚子里一阵炙热,眨眼功夫,只见风仟景刚才腐化掉的手背已经转好了。

    本来想骂一句帝听风多事,见手上的皮肤又恢复了净白以后,风仟景捋了捋嘴唇,什么都没有说。

    “三儿,刚才生了什么?”魔炎王隔着老远,见帝听风取出什么东西给风仟景服食,扯着嗓子喊了帝听风一声。

    “应该是触动了什么禁制!”帝听风实话实说,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怪只怪那几个冤枉死掉的魔修太倒霉了。

    帝听风应了一声后,和风仟景打声暗语,两人趴在地上匍匐着前进,一路上触动了好几次禁制。

    因为禁制的扫射范围不太低,二人一路相安无事,远处的魔修因为吃了两次亏,压根就不敢靠得太近,一个个退去了近千米距离。

    帝听风和风仟景已经接近丘谷的中心点了,帝听风先风仟景一步移动了过去,刚刚准备说无事,让风仟景也过去。

    “澎轰!”一声,帝听风连人带灵兽一起掉落进地底,风仟景整个人惊得微张着一张嘴愣着地上。

    原地什么都没有生,也没有触动什么禁制,偏偏帝听风整个人都掉下去了,就连掉下丘谷的帝听风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掉下去。

    而那个看起来像极了丘谷的高突地,显然就是一个深坑,而且还是大型的那种深坑,绝对摔得死人的那种。

    “嘶啊!”帝听风被摔得哧牙咧嘴,从那么高的地方,而且还是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重重摔下来,没摔死算万幸了。

    帝听风捶了一下差点就摔断了得后背骨,眼睛瞪在眼前的景区,愣得帝听风一秒从地上弹起。

    满地的骨头,也不知到底是人的还是兽的,各种各样的骨头都有,白花深深的,有些骨头上面还残留着丝丝血迹。

    “咔嚓!”一声脆响,一块骨头被帝听风深深踩断,就在帝听风想要摞脚的时候,地上钻出来好些阴森恐怖的怨魂。

    有男有女,有人有怪物,各种模样的怨魂都有,帝听风懊恼自己为何要掉下来,抬手一剑就朝着那些怨魂砍了过去。

    “哧啦!哧啦!”那些被帝听风的幻剑砍中的时候,身体出哧啦的声音后,就从原地自燃掉了。

    帝听风也不知听了多少声哧啦的声音,眼前的怨魂有增无减,倒是越砍越多起来,帝听风无语得都想一招灭光那些怨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