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怪物习性
    只见兽族那边,兽族族长回去以后,和自己的族长交流了几句,一个时辰过后,兽族主动把峡谷的入口让了出来。

    “哇塞!帝公子,你究竟和那个老疙瘩聊了些什么啊!居然可以让兽族主动让开峡谷的入口。”

    白慕容在次被帝听的壮举给震惊到,整个兽族的人,可是不容易对付的,帝听风凭几句话就搞定了,难怪会令他人吃惊。

    “我就告诉了兽族,妖族寻宝地点就在这个峡谷而已啊!”帝听风回答得轻描淡写,又不像是在说笑。

    至于其他的事情,帝听风没有告诉白慕容的必要,他和白慕容也算不上什么生死之交,总得有所保留的。

    “什么!宝物就在这个峡谷!”白慕容一惊,四处张望了一番,赶紧问道:“能不能探出具体位置呢!”

    “咯!”帝听风伸手一指,指着峡谷出口的大片水潭,道:“妖族要寻找的宝物就在那片水潭之下。”

    “咦?宝物藏在水潭底?”

    白慕容一愣,觉得尊者把宝物藏匿在水潭底下也不是不无道理,主要还是过分惊讶帝听风的精准位置。

    白慕容半信半疑的带着众余妖族的人赶到峡谷的尽头,望着一眼无际的辽阔水域,眉目皱得紧巴巴的。

    白慕容冲底下的妖族打一个暗语,就有几个习得水性的妖族“扑通!”一声跳进了水潭里。

    好半天过后,还不见其人的身影,白慕容不禁有些焦急起来,即使是神识在厉害,也无法看清水潭深处的。

    更何况,水潭的边层,好像被什么禁制过阻隔了起来,使得他人的神识穿刺不过数米而已,连水潭究竟有多深,妖族的人都分辨不出来。

    帝听风抬手轻轻一挥,就有一红光射入水潭里,待那红光消失在水底不见以后,水面无故涌出来几朵血红。

    惊得岸上的妖族无一不瞪直了眼睛,盯着水面不断有血冒升起来,数分钟过后,就见先前跳进水潭打探情况的妖族的尸体浮了出来。

    众多妖族惊恐的等了许久,还不见水潭里有什么动作,纷纷把目光投到把一束红光射进水潭的帝听风身上。

    “喂喂!那些族人该不会是被那个小子给灭了吧!”

    “这有什么不可能,偏偏他射入什么红光,咱们的族人就都死了,肯定是他搞的鬼。”

    “白族长,一定不要放过那个小人,居然敢暗算我族之人。”

    “一定要叫他血债血偿!”

    “没错,血债血偿!杀了他。”

    不知谁大吼了一声后,几乎把所有妖族的人的情绪都带动起来了,纷纷大吼着要帝听风负责任。

    帝听风则跟个没事人似的,两眼全神贯注的盯着水潭的表面,压根就把妖族的抗议无视了。

    白慕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虽然心里也疑惑帝听风想要干什么,却不相信自己的族人是被帝听风所杀。

    白慕容就待在帝听风身旁静静地看着,和风仟景三人一起成了一道不同光景的风景,静止犹如三仙才子。

    “来了!”帝听风冷不丁的吐了两个字,把两旁的风仟景和白慕容弄得懵神,完全不知道帝听风在说些什么。

    只见一点红光速度极快的往岸边遁影而来,帝听风赶紧伸手加持灵力到红光上面,以免会被后面的物体追赶上来。

    只见那道红光渐渐显露出本来面目来,透红的圆滚身体,加上背后的恶魔翅膀,以及额头上面生出来的尖角。

    最搞笑的一点还是,那只圆球生物只长着一只眼睛,且眼睛的成份,占据了身体的三分之一。

    冰魔刚刚跃出水面,其身后跟着一头遮天怪物,身形体大得可以一口吞掉所有妖族的人,吓得岸上的妖族慌乱起来。

    那身体巨大的怪物跳跃出水面,就发现了岸上的各种妖族,大口一张,就生吞掉好些妖族的人。

    那怪物吞掉了妖族以后,竟然聪明的跳回到水底去了,岸上的妖族瞪圆了眼睛,生恐那怪物什么时候要跳出水面来吃人。

    就这样等去了一天,也没见那怪物跳出水面过,待所有妖族失去了戒心,那怪物在一次跳出水面,张口又吞掉了好几个妖族的人。

    做为妖族的带领族长,平白无故被那怪物吞食了那么多族人,白慕容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帝公子,难道你还没有想出什么办法吗?”白慕容轻声细语一句,转头瞥了其族人一眼,有些束手无策。

    “哦!”帝听风冷冷的哦了一声,什么都不说,也没有告诉白慕容自己的想法是什么。

    “呵呵!真有趣!”风仟景轻轻一笑,看了两眼帝听风,兴奋道:“本宗就知道跟着你小子会遇到很多不寻常的事物。”

    “风道友,你……”白慕容恼得握紧拳头,自己的族人无缘无故被怪物吞掉了那么多,风仟景居然还在笑,真是过分。

    “在等一天吧!”帝听风在两人吵起来的时候,冷冷的吐了一句,把两人的怒火都平息了。

    “等一天!”白慕容一愣,问道:“帝公子是指什么?”

    “肯定是指那怪物跃出水潭的时间吧!”风仟景猜测到帝听风的话里意思,有些奇怪道:“不过,你小子是怎么算出来的呢!”

    “从那怪物跳出水面的第一次和最后一次!”

    帝听风瞥了一眼两旁的风仟景和白慕容,知他们肯定都没有发现,一脸认真的翻了一个白眼,解释道:“那怪物每一次跳出水面的停顿时间都是一致的。”

    “咦?”风仟景表情一愣,道:“听你怎么说来,本宗好像也发现了这一点,那个怪物确实每一次露出水面的时机和停留时间都是一样的。”

    “如此说来,咱们动手的机会,就在那个怪物下一次露出水面的时候吗?”

    白慕容合计了一下那个吞掉族人的怪物的露出水面的时间,觉得用不了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出手的。

    “帝公子,我觉得咱们半天时间就够了!那个怪物的动作也不是很灵敏,没理由咱们那么多人,次次都拿那怪物没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