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多嘴惹祸
    兽族一列跟着帝听风来到一处绝壁峭壁跟前,就见帝听风毫无疑问的伸手直指着崖渊下方。

    “兽族长,你们兽族的宝物,就被尊者放到这下面了。”

    “你是指,宝物在崖渊下面?”兽族族长一副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其他人压根就不敢往下多看一眼。

    帝听风一脸认真的点点头,应了一声,道:“嗯!”

    “不会吧!藏在这种地方!”

    “尊者是不是想借机灭了我们兽族啊!”

    “肯定是弄错了的,那个小道友肯定把地址弄错了的。”

    “准没错,族长,咱们还是另外寻路,不一定非得跳崖不可啊!”

    “族长三思啊!可别让族长枉死了。”

    兽族的人压根就不相信帝听风真的可以准确找到宝物的位置,他们是看在族长的面上,才跟着帝听风一起胡闹的。

    这帝听风一来就要让兽族的族人跳崖寻宝,简直就是挖坑让人跳嘛!

    兽族的人尽管脑子不好使,也不是所有人都是笨蛋,即使是笨蛋,你喊人跳崖寻死,也没人会愿意的。

    一阵议论声和抗议的族人,引起了兽族族长的迟疑,崖渊入口飘来阵阵不寻常的气息,里面危险何止是恐怖。

    兽族族人沉思在崖渊的入口半天,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的计策来,为了试水,抓过一旁的族人丢进了崖渊入口。

    只听得老长的一声惊呼声这崖渊的下方响起,好久了以后,声音才逐渐消失,只剩下呜啸的冷风声。

    空气中慢慢弥漫出血腥的味道来,虽然味道很浓烈,兽族的鼻子可不怎么灵敏,压根就没发现被丢下去的族人已经死了。

    帝听风被呛得轻咳一声,赶紧屏蔽了呼吸,一旁的风仟景则丢了一颗丹药进口中。

    白慕容本身就是妖族,和兽族有些共同处,血腥味自然淡化了不少。

    帝听风三人唯一好奇的一点就是,为何崖渊下面会涌上来那么浓的血腥味,莫非下面是个血池?

    单凭一个兽族的血腥味,即使是当面闻到味道,也不见得会如此浓郁,更何况,还是从深不见底的崖渊入口飘上来的。

    兽族族长等了许久,也不见被自己丢下崖渊的族人传来任何消息,甚至连族人是死是活都不清楚。

    “可恶!”兽族族人嘴里嘀咕了一句,伸手把另外一个族人摄到跟前,扬手就把人给丢进了崖渊下面。

    帝听风微微皱起眉头,看不惯兽族族人把人命当把戏,凑上跟前提醒了一声,道:“你是希望自己的族人全军覆没么?”

    “全军覆没!”

    兽族族人表情一愣,眼睛就瞪到帝听风身上来了,兽族族长哈哈大笑一声,道:“哈哈!小道友倒是有一点提醒了老夫。”

    帝听风心头暗生一种不妙的预感,他不过是看不惯别人轻视他人的性命,怎么还把矛头指自己身上来了。

    兽族族人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帝听风的身体,他以秒速的时间凑近帝听风,这所有人始料未及的状态下。

    兽族族长手往帝听风身上一推,直接把帝听风推到崖渊下面去,而后自己也跟着跳下去,把兽族人和风仟景二人震得无语。

    从兽族族长有这个念头的时候,别人压根就没有猜出来,帝听风虽然有冰魔炎魔护体,它们的脑子却没长在帝听风身上。

    就连被兽族族长推下崖渊之时,帝听风脑子里都还在想象,兽族族长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怎么哪里都有我的事啊!”

    帝听风嚎嚎一句,身体不断地往下坠落,身后传来漱漱下落的风声,兽族族长一把捞了过来,却怎么都无法抓住帝听风。

    明明身体重的人下落的速度比较快,帝听风下坠的速度,竟然比兽族族长还要快速,眨眼间就甩开了后面掉落的兽族族长。

    帝听风越往下落,心里就越是没底,越是神秘的地方就越是危险,连冰魔炎魔都感到不太妙的地方,别提帝听风本人了。

    帝听风闭上眼睛聆听着耳旁渐渐加重的风声,想必是下坠的速度又快了一些,帝听风调整好了呼吸,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只见帝听风的眼睛里冒出幽幽蓝光,虽然不是很清晰,却明显可以看出蓝光闪烁的方向。

    帝听风灵巧的躲避了好几处会撞击到的物体上,身体变得轻盈起来,不在是往下坠落,而是变成在暗夜间遁影。

    好在紧要关头,帝听风修炼过的“夜瞳”法术起了效果。

    虽然还没有完完全全恢复夜瞳的法力,比较无法使用神识的情况下,至少“夜瞳”也可以看清前方数百米距离的。

    否则的话,帝听风早就在数次撞击中失足惨死了,可见当年被风陌暗整了一下,反倒救了帝听风一命。

    帝听风在暗中隐藏了身份,甚至连微弱的气息都不曾暴露出来,除了眼睛里微蓝的光芒以外,帝听风连五感都屏蔽了。

    越是往下遁影,地下的味道就越是难闻,而且,一丝生命的气息都不存在,反而倒若有若无的透露出死亡的气息。

    帝听风不敢相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在法力没有恢复的情况下,帝听风自保的能力有限,冰魔炎魔也不见得能够送自己出去外面。

    帝听风刚刚站到地底,就发现地上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地面,而是用血迹染红了疑结出来的地面。

    不知花费了多少人的性命,竟然使用鲜血埔染地面,而且,地下不知道还会遇到些什么,就在帝听风满脑子猜想之迹,身后传来“咚!”的一声。

    声响震动了一下地面,很快变恢复了平静,暗中有人朝着帝听风奔来,口中大声嚷嚷着道:“小道友,你果然不简单!”

    原来是后面跟着跳下来的兽族族长,他见帝听风好端端的好活着,脸上的表情好生复杂。

    尤其是帝听风浑身完好无缺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兽族族长却暗中连摔了好几个跟头,脸上和身体都挂了彩。

    莫不是因为兽族人皮糙肉厚,又因为兽族族长本身就比一般兽族人厉害,指不定在摔跟头的时候,兽族族长就没命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