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遇到奇怪的人
    “兽族长,你怎么浑身都是血!”也不知帝听风是有意关心,还是无故惹麻烦,竟然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兽族族长眼睛一斜,横眉微皱,道:“老夫半道灭了不知什么怪物,血都是怪物身上来的。”

    “原来是这样!”帝听风没有多想,竟然就这么相信了,反正兽族族长有没有受伤,都和帝听风没半毛钱关系。

    兽族族长领头先走,嘴里嚷嚷着一句,道:“咱们还是先去寻宝物吧!”

    帝听风可算是明白了兽族族长推他下崖渊的目的,原来那个兽族族长也是个死脑筋,竟然因为帝听风一句“我是寻找宝物的关键”就这么相信了。

    帝听风跟着兽族族长在黑暗中转了好久,一路上见兽族族长不停地摔,帝听风差点都心疼起兽族族长了。

    好在帝听风修炼过“夜瞳”术,虽然不至于看清黑暗中究竟是什么地方,却也多少可以看清楚前面的路。

    不至于和兽族族长一样,摔得鼻青脸肿的,而那个兽族族长竟然一次都没有怀疑帝听风为何不会摔倒。

    帝听风和兽族族长二人,差不多在崖渊下面转了半天,黑暗中也不好分辨方向,不知不觉两人在原地迷路了。

    帝听风不得不暴露自己的身体,灵力和魔力同时迸发而出,震得地面都抖动起来。

    帝听风眼睛里的蓝光变得犀利起来,仿佛别人被他瞪一眼就会死去的模样。

    帝听风调整了一下呼吸,抬手一晃,一把同时具备灵力和魔力的巨剑就握在了手里,帝听风双手巨剑往前面一砍,一道透光的墙暴露出来。

    帝听风和兽族族长眉目一皱,二人算是明白了崖渊的构造,兽族族长二话不说,学着帝听风的样子就胡乱攻击起来。

    帝听风二人一阵乱击,前方的暗墙被击落的粉碎,让人无法睁开眼睛的强烈光线照射进来。

    帝听风和兽族族长微微睁眼,墙光的那一方白得恐怖,根本就看不透会蹦出来什么怪物。

    帝听风暗自发觉脚下的冰凉,低头一扫,整个人吓得汗毛倒竖,一秒就从地上反弹了起来。

    兽族族长不明所以,见帝听风一副见鬼了的模样,哈哈大笑一声,抬着腿准备往前面走去,却发现自己无法走动一步。

    兽族族长这才发觉不妥,低头一看,见无数个鬼脸身上长出了无数只小手,大概有近百只鬼手抓着自己的腿。

    而且,旁边的鬼脸也不停地靠近过来,它们试图把兽族族长也拖进血红的地面里。

    帝听风在半空看得差点呕吐,倒竖的汗毛也不曾松落下来,对于这种阴暗的手段,帝听风心里是恐惧的。

    “该死!”兽族族长破口大骂一声,伸手把缠上自己大腿的鬼手给一一扒开,却无法一下子扒过精光。

    不等兽族族长扒完缠上自己腿上的鬼手,另外一拨鬼手又往兽族族长身上攻击了过来,状况越来越糟糕,那些鬼手已经接近兽族族长的半腰部位了。

    眼看着兽族族长就要被那些鬼脸伸出的鬼手给淹没,一道虹光袭击了过来,一瞬间就击落半数鬼手的缠绕。

    兽族族长顺势把另外一部分缠住自己的鬼手给扒干净了,没等兽族族长的身体腾空而起,对他伸出援手的帝听风被什么东西一摄,整个人就消失在强烈的白光中。

    待被帝听风二人攻击出来的散发出强烈白光墙壁在次合并,空间里又处于黑暗中,那股强烈的白光消失以后,地面的鬼脸瞬间就失去了生命。

    刚才还恐怖至极的大片地面的鬼脸以及伸出的鬼手,都已经变回了原本的血红地面。

    帝听风被一只大手腾空摄了过去,神念中的续命瞬间转醒,不给帝听风任何信号,就强行占据了帝听风的身体。

    冰魔炎魔因为续命的转变,立马从续命的灵体中遁飞出来,一左一右停靠在帝听风的肩膀上。

    距离摄走帝听风的那人越来越近了,续命的眉目皱成一团,却别有一番帅气的模样,比原来的帝听风魅上数百倍。

    光线渐渐的微弱下来,帝听风睁开了眼睛,眼前出现的景色和在崖渊下面的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光景。

    续命拖着帝听风的身体往前走去,眼睛一闭一睁之间,把空间里的所有物看得清清楚楚。

    见对方未露出什么杀气,续命的心放回了肚子里,瞬间又和帝听风换回了身体。

    上一次因为和帝听风交换身体时间过长,导致帝听风大闹一场后的法力全失,这段时间续命都不敢胡乱动用帝听风的神念。

    对方见帝听风体内同时拥有仙魔两种气息,暗自皱起了眉目,方才她全身感觉到的杀气,差点就让对方破空而出。

    莫不是续命和帝听风换回了身体,肯定会迫使对方不得已对帝听风出手的。

    一个蒙面女修突然间晃到帝听风眼前,手里的剑直指向帝听风的脖子,被炎魔口吐一口炎火,剑身变得通红起来。

    那个蒙面女修惊得赶紧收回了自己的剑,淡化上面的痕迹,却已经来不及了,剑身遭受不住炎魔的炎火烤化,当场断成了两块。

    蒙面女修又气又恼,抬手就准备攻击过来,抛出的一物却停止在半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冻结起来。

    “你是谁?”蒙面女修不敢在妄动一步,她精锐的眼神势要把帝听风看透,眼神中的凶光也十分犀利。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帝听风冷冷反问了一句,眼神轻蔑般的扫了一眼对方。

    蒙面女修无视帝听风的问题,反问了一个比较关心的问题,开口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不是谁都可以闯进来的地方。”

    “这是你请教别人的态度么?”

    帝听风对于想要自己性命的人都是不客气的,虽然蒙面女修没有得逞,却也小小的激怒了帝听风心底的杀心。

    刚才莫不是冰魔炎魔反应及时,说不定帝听风早就死在蒙面女修的剑下了,哪里还有机会和对方废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