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叫琉璃月,你可别忘了
    尽管帝听风的本身修为不如对方,有冰魔炎魔的自护法力在,帝听风就不存在会被别人夺取性命的可能性。

    “刚才很抱歉!我以为你也是从那个世界过来的怪物。”蒙面女修的脸色微微红了下去,为自己的鲁莽和帝听风道歉。

    “你好意思说我是怪物!”

    帝听风横眉倒竖,为自己狡辩道:“莫不是你暗中使用了什么手段把我摄了过来,我又怎么会出现在你面前。”

    “我刚才感应到那个世界有人闯了进来,又突然间打破了两个世界的平衡,本想亲自确认一下,不料太着急了,把你也给带过来了。”

    “什么两个世界!”

    帝听风小声嘀咕了一句,反正对方也不是故意,也没有真正取走自己的性命,就大人大量不和对方计较那么多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帝听风多嘴的好奇一问,道:“这里还是在深不见底的崖渊下面,你一个女子会不会太危险了。”

    蒙面女修听了帝听风的问题,似乎回忆起了多年前的事情,眼神变得暗淡下去,神色也憔悴了不少。

    蒙面女修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我已经被困在此地两百年了!”

    “哈?两百年了!”帝听风一惊,明显对方不是什么千年老妖婆,居然有两百多岁了,还不一定修炼了几个百年呢。

    “那不是就变成老妖婆了嘛!”帝听风小声着嘀咕一句,问道:“你刚才说自己被困在这里,是被何人困在这里的。”

    “时间太长了,我已经忘记了!”蒙面女修暗淡的眼神微微合并,呼吸有些紊乱起来,看似情绪有些激动了。

    想必在这两百年里,蒙面女修没有一天不在想回到地上的时候,脑子里也肯定全都是怎么杀灭仇人的招术。

    所以,刚才蒙面女修刺向帝听风的那一剑,压根就没有让人反应过来的机会,只能怪帝听风运气太好,被炎魔给救了。

    “那么,你想从这里出去么?”帝听风伸手指了指上面,眼睛盯着蒙面女修,安静的等待她的回答。

    “想,怎么会不想!”

    蒙面女修自嘲般的轻笑了一声,道:“可惜,又有什么办法呢!若真正能够出去,两百年前的我,就已经从这里逃出去了。”

    “想出去还悄悄地不简单么?”帝听风说得轻描淡写,把肩膀上的炎魔往上一抛。

    炎魔一口炎火就吐到一面巨墙上面,巨墙逐渐发出轰响,瞬间就在帝听风两人眼前炸开了一道口子。

    虽然说只不过是仅仅出现了一道口子,却让蒙面女修眼前一亮,似乎看见了希望一般,眼神不停地散发着光芒。

    “你……你究竟是何人!”蒙面女修似乎有些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试了千百次,每一次都是耗尽了法力,也不过才勉强弄出一小到裂缝出来,等到她恢复法力以后,裂缝也在一次恢复了正常。

    反反复复两百年来,蒙面女修每一天都在测试出去外面的方法,却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亲眼目睹了帝听风的灵兽一击就可以弄出一道巨大的裂缝出来,怎么可能不会刺激到求生强烈的蒙面女修。

    帝听风看着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的蒙面女修,冲对方淡淡的一笑,道:“我叫帝听风!”

    炎魔在帝听风的吩咐下,再一次攻击到那面破裂的巨墙上面,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墙瞬间破裂散去。

    眼前露出无尽的黑暗来,蒙面女修惊得嘴巴微张,眼神变得有颜色起来。

    “帝听风,我记住了!”蒙面女修伸手往黑暗中探索了一下,发现真的通往了外界,兴奋得笑了起来。

    蒙面女修取出一块玉牌递给帝听风,声称道:“如果有机会,到帝欧来找我吧!只要你人到了帝欧,祭出这块玉牌,我的人就会来接你。”

    帝听风木纳的接个蒙面女修递过来的玉牌,神色变得微妙起来,貌似,自己不小心又做了一件对自己有利的事情。

    “那个,帝欧是什么地方?你……”帝听风本来想问蒙面女修想去哪里来着,被蒙面女修抢先了一步。

    “我叫琉璃月,你可别忘了!”

    蒙面女修话音刚落,人影就从原地消失了踪影,帝听风不明不白的收起了手里的玉牌,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

    “小道友,你没事吧!”那庞然大物还没靠近过来,就先开了口,听声音是兽族族长的声音。

    帝听风看着突然间出现的庞然大物,嘴巴愣得张开和不拢来。

    怎么说兽族族长都是身体巨大的一个兽族人,没想到他的真身竟然是平时的数十倍大,难怪帝听风刚才差点就冲对方出手了。

    “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帝听风好奇一问,不得不仰长了脖子去看了一眼兽族族长此刻的表情。

    “人型不利于老夫行动,这样子方便一点!”兽族族长一句话包括了所有,问道:“怎么样?你有确定了宝物的位置没有。”

    “确定不了,这地方太黑暗了。”

    帝听风实话实说,压根就没有感应出宝物的准确位置,甚至于崖渊的面积有多大,帝听风都不敢确定的。

    “真是麻烦!”兽族族长叹了口气,冲帝听风伸出了手,道:“小道友,你坐到老夫身上来吧!这地实在是太危险了。”

    “那么,小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帝听风没有推辞,一下子就跃到了兽族族长的肩膀上。

    帝听风自己也明白,兽族族长并不是关心帝听风的死活,而是在乎宝物什么时候那个找出来。

    莫不是因为帝听风寻找宝物的精准度,指不定兽族族长从把帝听风丢下崖渊的时候,在往下坠的时候就对帝听风出手了。

    帝听风右肩上的炎魔“啾啾!”了起来,似乎是在告诉帝听风什么情况。

    虽然说同样是在讲兽语,兽族族长却半个字都听不懂,唯一能够听懂的,就只有帝听风这个主人。

    虽然没有见识过炎魔的厉害,兽族族长却小小的感觉到了,些许从炎魔身上散发出来的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