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两个兽族长
    帝听风虽然有“夜瞳”术帮忙,也无法精准的感应到宝物的下落,炎魔的自护法力虽然没有被限制。

    炎魔在崖渊下面,探宝物的功能却不起作用,怎么都没办法准确找寻出宝物来。

    帝听风坐在兽族族长肩膀上又接连转了好久,他们都不知道从崖渊上下来了多久,也根本就无暇去计算时间。

    帝听风的眉头也越皱越紧,兽族族长身体上的伤口也逐渐多了起来。

    “还是不行!”

    帝听风苦恼的抓着额头,痛苦的表情写在脸上,不管帝听风使用什么手段,就是无法探测出宝物来。

    “为什么不行呢!”帝听风自言自语起来,道:“这个地方阴森森的,除了死亡气息还是死亡气息,这股气息就好像……”

    “是故意要隐瞒什么似的!”

    帝听风让兽族族长停了下来,单手托腮坐在兽族族长的肩膀上,露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到底是想隐瞒什么呢!”

    “死亡气息的浓郁又是什么原因呢!”

    “为什么找了那么久,跑遍了整个崖渊山口,就是找不到宝物呢!”

    “为什么连炎魔都无法施展全力!”

    “奇怪,这真的是好奇怪!”

    帝听风第一次因为问题缠死了自己的脑筋,他闭目冥想起来,地上的兽族族长也不催他。

    反正即使是心急也不顶用,兽族族长倒不如让帝听风慢慢把问题想明白,总比两个人漫无目的的在崖渊下面闲逛下去要好。

    “崖渊下,血红地,还有奇怪的神秘空间,加上空间里奇怪的味道!”

    冥想了半天后,帝听风的眼睛微微睁开了来,他脸上终于露出了轻松的表情来,和地上的兽族族长招呼一声。

    帝听风两眼瞪着地面的血红地面冷笑了一声,道:“宝物就藏匿在血地的地面。”

    兽族族长一听宝物有了下落,也不问是不是真假,抬手就朝着血红的地面攻击了起来。

    片刻功夫过后,原本腥红的血地变得破碎不堪起来,犹如死物的幻化鬼脸也无故消失在原地。

    兽族族长使尽全力朝血地最后一击,血地整块都破裂开去,露出了原本的地面来。

    帝听风见自己的任务完成,微微松了口气,他倒是真担心,兽族族长会不会气急败坏,让自己和兽族族长在这种地方赔葬来着。

    “哈哈!”兽族族长哈哈大笑起来,爽朗笑道:“原来血地是障眼法,难怪咱们那么久都寻不到宝物的下落!”

    “兽族长,你未免高兴太早了点吧!”帝听风冷不丁泼了兽族族长一盆冷水,兽族族长刚才兴奋的心情不翼而飞。

    “小到友这是何意!”兽族族长没有因为一句话就被激怒的意思,反倒是提问了一句。

    “呵呵!”帝听风面无表情的冷冷一笑,道:“但凡是有宝物的地方,都会有守护者的,而且还是不管对方是人是鬼都可以守宝物。”

    “如此说来……”兽族族长的面部一紧,整个面目都收缩起来。

    “恭喜你中奖了!”

    帝听风玩笑一句,眼神却一刻也不离正前方三点方向的位置,生命的气息也变得严重起来。

    “它来了,兽族长,需要帮忙的时候招呼一声哈!”

    帝听风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从兽族族长的肩膀上跳到了半空,接着,帝听风的身影一晃,人就从原地消失了。

    兽族族长听得半懂不懂的,没等他找出帝听风的位置,前方冲过来强烈的杀气。

    兽族族长无奈,赶紧祭宝御敌,没等那怪物靠近,兽族族长一击灵光就冲着对方攻击了过去。

    只听得“噗噗!”两声,似乎有什么砍进身体的声音,前方的血腥味传递了过来,杀气似乎变得更加严重起来。

    前方的怪物猛然间就冲到了兽族族长眼前,正准备给兽族族长致命一击,却硬生生停住了动作。

    兽族族长也大惊失色,两眼不可思议的瞪到对方身上,手上的动作也停止了下来。

    要说那暗中冲出来的怪物为何没有一击杀灭兽族族长,原因竟然是对方和兽族族长生长得一模一样。

    两人简直就像是双胞胎似的,不管是眼睛鼻子,还是身体和手脚,完全都是复制型怪物。

    “你是谁?”对方见自己和兽族族长生长得一模一样,使用兽语和兽族族长招呼起来。

    “你又是谁?”兽族族长反问了对方一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多年前不小心掉进来的!”对方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一声,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也是被人陷害掉下来的。”

    “不是!”兽族族长一口否定了对方的猜测,大方承认道:“是老夫自己跳下来的。”

    “从崖渊上面跳下来!”对方听了兽族族长的话,表情变得微妙起来,问道:“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听别人说这里有宝物啊!”兽族族长丝毫不掩饰自己贪图宝物的兴趣。

    “什么宝物!”对方似乎第一次听见“宝物”二字,压根就不明白何为宝物。

    趁着兽族族长和怪物打斗的空档,帝听风已经把血地隐藏的宝物翻看了个遍,一件像样的宝物都没有。

    与其说是没有像样的宝物,倒不如说是帝听风本身就拥有许多逆天宝物,一般的宝物,他实在是看不如眼。

    炎魔淡蓝的身影在宝物间转了一圈,口中含着一把刻着奇怪图腾的银色的短笛,翅膀一扇就近身到帝听风眼前。

    炎魔口一张,就把口中的银笛吐到了帝听风伸出来的手里,仔细看了几眼银笛上面的奇怪图腾,帝听风还是弄不明白。

    无奈之下,帝听风把银笛悄悄地收了起来,这才转身去告诉兽族族长宝物的下落。

    帝听风刚一转回来,就看见两个兽族族长,在使用兽语密谈着什么,虽然听不懂对方的语言,却能够大致分清楚。

    “兽族长,莫非你还会分身术!”

    帝听风眨巴了一下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确实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兽族族长出现在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