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跟我没有关系
    “小道友,宝物的事情如何?”兽族族长没有和帝听风解释的必要,一句话就敷衍了过去。

    “就在正前方偏西的一里之内!”帝听风指了指前方,道:“需要帮忙么?”

    “这个倒不用了!”

    兽族族长扫了一眼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兽族人,道:“既然对方是老夫的族人,老夫也不便下杀手的,就放它去吧!”

    帝听风轻笑一声,没有回答,带着兽族族长就收宝物去了。

    二人刚刚到达藏匿宝物的地点,兽族族长突然间看见那么多宝物,一时间兴奋得缓不过气来。

    在帝听风的注目下,兽族族长一口气把地上所有的宝物敛收一空,并且还小心点四处转了转,担心会遗漏什么下来。

    兽族族长收好宝物以后,突然间脸色巨变,一抬手就冲着帝听风攻击而来。

    哪知兽族族长的手挥向帝听风的时候,帝听风站在原地居然一动不动,就好像是准备挨打似的呆站在原地。

    “怎么?这么快就忍不住气了么?”

    兽族族长背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眼前被击中的帝听风身体一晃就散去了影子。

    “这……怎么可能!”

    兽族族长脸色在一次巨变,一个区区魔灵期的魔修,手段居然可以瞒得过炼体期以上的兽族修士。

    “怎么,很奇怪么?”

    帝听风冷冷笑了一声,鄙视道:“这个世界上,我相信的人只有我自己,更何况,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取走我性命的兽族人。”

    “你觉得我会大意么?”

    “那又如何!”兽族族长冷冷一哼,道:“老夫若是不带着你出去,你同样会死在这里。”

    “是么?”帝听风在黑暗中露出幽幽蓝光的视线来,震得兽族族长差点没惊呼出来。

    一个魔宗弟子,居然会仙家的法术,这种事情,放在如何一个人身上,都是不可能会存在的事情。

    仙魔不能同修是铁定的事实,帝听风之前刻意收敛住自己若有若无涌现出来的灵力,导致魔力控制不住的肆意释放。

    兽族族长误以为帝听风只是一个纯粹的魔宗弟子,哪里会知道帝听风的“不简单”程度,是多么的令人咂舌。

    “你若是不带我上去,万一惹恼了仙宗的人和妖族的人,兽族长,你以为光凭一个人数稀少的兽族,能够同时对抗两个大族么?”

    兽族族长一听,面目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大呵一声道:“你敢威胁我!”

    “嗯嗯!”帝听风承认的点点头,解释一遍道:“不是我威胁你,是你非要逼着我和你翻脸的。”

    “哼!”兽族族长一声冷哼,道:“你就不担心老夫真的对你下杀手。”

    “这个我倒是承认,不过,你认为自己有十足把握可以杀灭我么?”

    帝听风见兽族族长一副不相信的脸色,暴露实力道:“元婴期的老怪物我也没少杀,区区一个兽族族长,你认为我会放在眼里。”

    尽管帝听风不想告诉别人关于他以前的事情,但是,比起一辈子被困在这种黑暗的恐怖之地。

    帝听风倒是不介意回到地面继续惹麻烦,即使是外人知道了他之前杀灭过元婴期修士的事情,也肯定不敢轻易动他的。

    兽族族长迫于无奈,实在是不想一下子招惹到仙宗和妖族这两大势力,虽然说对帝听风的话半信半疑,兽族族长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二人互相商量了一番,在体内互相种下禁制以后,兽族族长就带着帝听风往崖渊上面遁行。

    两旁的阴风刮的帝听风的身体生疼,不管是护身罩还是什么护体法宝,面对这种神秘的阴风,都会变得无效化。

    莫不是因为兽族族长皮糙肉厚,替帝听风挡住了不少阴风,说不定帝听风也撑不到崖渊上面就挂了。

    帝听风被兽族族长带着遁飞了小半天,才好不容易看见出口的亮光,二人大喜过望,卯足了劲道,一口气就冲出了崖渊口。

    就在帝听风和兽族族长刚刚落地的同时,他们的背后有一物也从崖渊下面飞跃了上来。

    众多兽族人定眼一瞧,居然从崖渊下面跳出来两个族长,一时间,兽族人中炸开了锅。

    “小子,你终于回来了!”

    风仟景凑近帝听风身边,把人从兽族族人旁边拉了回来,担心道:“你都进入崖渊快半个月了,那个老头没怎么样你吧!”

    “呃!”后面走过来的白慕容一脸黑线,提醒道:“什么老头,人家是兽族人的一族之长,你这个少宗主就不能客气点。”

    “族长?”风仟景抬手指了指兽族族长,以及另外一个种族一模一样的兽族人,道:“你是说那个族长?还是那一个族长?”

    “这个嘛!”白慕容抓了抓脑袋,无语道:“反正人家是一族之长,不能随便冒犯的。”

    “族长,到底哪个是你本尊啊?”

    “族长,难道你修炼了分身术,一下子变成两个来迷惑族人的。”

    “不对,应该只有一个人是真正的族长才对,另外一个是假的。”

    “没错,他是假扮的,老夫才是真正的兽族族长。”前面上来的那个冷眼狠瞪了一眼后面上来的那个兽族人。

    不料,后面从崖渊爬上来的那个兽族人反咬一口,声称道:“老夫本来和前面那个小道友一起上来的,且料半道被此人偷袭,差点就被他暗算了。”

    后面上来的那个兽族人说罢,还拨开之前被兽族族人击中的伤口,辩解道:“各位请看,老夫刚才遭受袭击的伤口。”

    “这是……”兽族族人百口莫辩,冲帝听风招了招手,开口道:“小道友,刚才老夫是不是和你一起上来的,你告诉他们。”

    “说什么!”帝听风压根就没有理会别人家务事的兴趣,一副不愿理睬的态度。

    “老夫在崖渊下面,不是一直都和你在一起的么?你快告诉大家老夫才是真正的兽族族长。”

    “哦!”帝听风哦了一声,半响后开口道:“这个我不太清楚,你们两个到底谁才是兽族族长,貌似和我也没有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