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光明之夜
    “这里是什么地方?”帝听风微微皱起眉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出现在眼前的太阳以及月亮形状的水池。

    “这里叫做光明之液,是由西域和东域共同管理的禁地。”

    炎魔仔细给帝听风解释了一下关于“光明之液”的传说。

    当年的光明之液,本来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的水潭,水潭中心生长着生命之树,传说“生命之树”可以起死会生。

    数千年间,“生命之树”复活了无数个族人,就在生命之树开花结果的时候,东域的领主有了异心。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冰魔炎魔灵体被毁,东域领主联合人界修士,一同将冰魔炎魔的残魂封印与一块古中。

    生命之树结出的果实被世人称做“永恒果”,永恒果是一种可以与天地共同存在的一种果实。

    传闻服食了永恒果的人,就可以随意控制天地万物,永恒果的种子还可以倒转时间,是一种极其危险的果实。

    当年的东域领主把西域的领主灭掉以后,带着永恒果就此消失了,生命之树失去了果实以后,也渐渐的枯萎了。

    “光明之液”失去了生命之树以后,时间一长,水潭内部就出现了分裂,整快的光明之液变成了太阳和月亮的形状。

    虽然说光明之液还在,但是复活族人的功效已经失去了,唯有一些特别的种族才可以复活成功。

    冰魔本身就是先天真灵,拥有不灭之体,只要将其灵体放入光明之液里面,灵体自然就会恢复了。

    “光明之夜?”帝听风愣了愣,抬眼看着周围明晃晃的天空,嘀咕一句道:“这里明明就是白天的样子嘛!”

    “是液体的液,不是夜晚的夜!”炎魔高傲的瞪了一眼帝听风,道:“快点把那个废物放到光明之液里面去。”

    “哦!”帝听风哦了一声,遵照炎魔所说,把散尽了灵体的冰魔丢进了光明之液里面。

    莫约过去了一个时辰,光明之液开始沸腾了起来,里面像有什么东西在煮沸了一般,不停地冒着泡泡。

    又过去了一个时辰,光明之液依旧在不停地吐着泡泡,炎魔站在帝听风的肩膀上,单眼一直瞪着光明之液的变化。

    帝听风也没闲着,不停地加持灵力到光明之液的周围,防止其他心术不正的怪物跑出来打扰。

    使用光明之液复活族人的时候,最忌讳被外人打扰了,更何况,复活族人的时候,最起码得需要四个长老才可以启动的。

    帝听风一个人就可以启动光明之液的复活程序,主要是其体内有源源不断的灵力。

    帝听风只要在法力消耗完之前,复活冰魔的灵体就可以了,之后的事情炎魔可以自己行动的。

    已经过去了十二个时辰,眼看着冰魔的灵体正在逐渐疑结,外界传来轰轰闹闹的声音。

    如炎魔猜想得那样,只要使用光明之液过十二个时辰,东域那边的人就会现,并且会派人过来检查情况的。

    炎魔却猜错了一点,它怎么都没想到,东域的领主居然亲自过来查探情况了。

    眼下是最要紧的关头,坚决不能被外界打扰,否则的话,冰魔的灵体会在一次散尽,到时候想要复活冰魔,可就得等百年之后了。

    光明之液的使用权,限制在百年之内,也就是一百年才可以复活一次族人,并不是随时都可以使用的。

    对方的人手和西域相差不是一星半点,两者打起来的话,西域是讨不到一点好处的,看起来,只能勉强撑过去了。

    炎魔和帝听风吩咐了几句关于后续的事情,身形一晃就从帝听风的肩膀上消失了。

    帝听风知外面有人闹了起来,索性屏蔽了五感,认认真真的替冰魔复活灵体,同时把墨邪剑交给了了炎魔。

    炎魔不在是一只单眼萌,长着恶魔角的灵兽,摇身一晃,变成了一个二十来岁的美貌少女。

    炎魔单手持着一只毛笔,一脸妩媚的盯着对面的一个小孩模样的少年。

    “你就是东域新任领主么?”

    炎魔微微含笑,一副妩媚的神色盯着对面的少年,讽刺道:“怎么如今的东域领主是个小孩儿。”

    “炎魔大人,怎么,你瞧不起小孩么?”对方见自己被鄙视了一眼,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

    “本尊当是谁人在擅自使用光明之液呢!原来是炎魔大人回来了。”

    少年冷笑一声,讽刺一声道:“本尊还以为你的残魂也被他人灭掉了呢!没想到你却能够回来这里。”

    “你当吾圣邪王朝的灭世天尊很弱么?”

    炎魔微微仰起头,藐视了对面的少年,道:“当年若不是你东域领主使诈,怎会是吾西域族人的对手。”

    “哼!”少年冷冷一哼,呸了一声道:“你们西域说得好听,其实不过是想独吞永恒果罢了。”

    “哦!看来你的先祖并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啊!”

    炎魔侧着头,邪笑了一声,道:“不管你如何狡辩,永恒果是被东域之族夺走的,此事本尊就不和尔等计较了。”

    “今日,尔等为何还要前来打扰吾进行复活仪式呢!”

    “复活仪式!”少年两眼瞪得老大,扫了一眼炎魔身后的几个长老级别的族人,冷哼一声道:“炎魔大人莫非是在开玩笑!”

    “如果是在开玩笑,你们东域之族,又岂会现光明之液的变化。”

    “等本尊亲自前去瞧瞧!”少年明显不相信炎魔的话,非要自己亲自查探过才放心。

    “慢着!”炎魔举着手里的毛笔挡住少年的奔走,告诫道:“尔等还是不要前去打扰的好。”

    “凭你的片面之词,本尊凭什么信任你。”少年眉目倒竖起来,大嚎道:“东域和你们西域千百年来一直不和,怎能信服与你。”

    炎魔一步也不让,举过手中的毛笔,威胁道:“如此说来,尔等是希望吾对你们动粗咯!”

    “炎魔大人以为,凭你那具残魂灵体的力量,随便拿支毛笔法器出来,就可以对抗东域的族人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