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抱一下有什么关系
    做为一个外族人,帝听风自然不了解关于“光明之液”的全部历史,除了了解到这水潭里面的液体,可以复活族人外,帝听风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会?”冰魔惊呼了一声后,赶紧朝光明之液扑了过去,并且伸手捧了一些水潭里面的液体。

    观察了日水潭形状里面的液体以后,冰魔又查看了一下月水潭形状里面的液体,发现两者之间的变化都不一样。

    “小冰,你可是有了什么不同的发现?”帝听风感受了一下炎魔的位置,发现她正侵在水潭的正底里呼吸着。

    由于先天真灵和其他的生灵万物都有相同的特征,却又是完全不同的生命体,帝听风谈不上来此时炎魔的心情。

    除了仅仅可以感受到炎魔的位置以外,帝听风感觉自己和炎魔之间的心神联系好像被什么东西阻隔了一般。

    “不对!”冰魔木纳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起来,道:“这不是光明之液,不应该是这样的!”

    看到冰魔一边摇着头,一边在怀疑着什么,帝听风也不好多问什么,亲自俯身到光明之液的水潭眼前。

    “主人慢着!”帝听风刚刚准备伸手去触及光明之液的液体,被冰魔大呵一声制止了。

    “怎么?”帝听风微微仰着头,看着距离自己身边不远的冰魔,发现他此时一脸的纠结。

    “光明之液好像被什么东西污染了,可能会对身体造成影响,主人还是小心些为妙!”

    “无碍!”帝听风轻笑了一声,道:“光明之液不是拥有复活生命的功效嘛!更何况,一般的毒液对我的身体起不了作用。”

    帝听风紧紧感受着水潭地底的炎魔的气息,解释道:“如果不弄清楚光明之液出了什么事,小炎就会在水潭里面睡很久了。”

    “不管是小炎还是小冰,我都不想失去!”

    尽管帝听风说得轻描淡写,对一直不喜于常的帝听风来说,难度还是挺大的,更何况,现在的他,即使是没有冰魔炎魔的保护,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帝听风顾不得冰魔的担心,偏执的把手伸进了光明之液的水潭里面,光明之液却发生了微妙的事情。

    只见帝听风的手刚刚触及水面,以帝听风的手指为中心的水面,竟退开了一层颜色,露出里面的一层微妙的既视感来。

    一股谈不上是恶臭味的味道从光明之液的水潭里面散发出来,帝听风赶紧伸手捂住了鼻子。

    冰魔则大着胆子伸长脖子往水面嗅了嗅,立刻出现一丝头晕目眩的感觉,冰魔下意识的晃了晃脑袋。

    “奇怪,光明之液本来该是乳白色的液体,现在居然变成了微红色,且液体中还散发出一种奇怪的味道。”

    “微红色的水面!”帝听风嘴角抽了抽,表示他看到的情况,明明就是和之前看到的光明之液同一种颜色来着。

    “啊咦?”冰魔歪过头,扭着脖子盯着帝听风,无语道:“难道主人看到的景象和吾有微差么?”

    “不知道算不算!”

    帝听风抬手指了指光明之液的水面,道:“微看到的是很清的水面,而不是你们所指的什么液体。”

    “主,主人!”冰魔结巴了一下,似乎被帝听风的一句话给惊到了。

    “干嘛!”帝听风不明所以的应了一声,回头看了冰魔一眼后,继续往其他地方探查了一下光明之液的情况。

    “生命之树曾经还在的时候,光明之液就是清澈的液体!”

    “哈?”帝听风惊吓般的在此回转过头,眼睛眨了眨,道:“莫非你指的什么生命之树,还在这里么?”

    帝听风张望着四处的景色,除了一片被分割成两半日月形状的水潭,就什么生命的气息都没有感应出来。

    “并不是!”

    冰魔识相的没有过分奢望,失落的垂下头气,一只手扶着额头,似乎是刚才被光明之液里面的气味给薰燃了。

    “吾等根本就不敢奢望生命之树还活着,只是……”

    冰魔沉默了好一会儿,一直没有在开口,而帝听风似乎在等着听冰魔接下来要说些什么,才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生命之树不仅仅是西域和东域的神物,生命之树更是异界的象征,失去了生命之树,即使是可以复活族人的光明之液也失去了它的意义”

    “生命之树么?”帝听风微微皱眉,表示他并不知道什么关于生命之树的消息。

    听冰魔的口气,生命之树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而那件重要的生命之树,就是取走了冰魔和炎魔性命的祸源。

    “既然主人可以看见光明之液的真正姿态,那么主人你一定可以……”

    “你们两个,一直在上面吵吵,是在说吾什么坏话么?”

    冰魔情绪化以后,表现得有些激动起来,刚刚准备请求帝听风什么,就被炎魔嚷嚷着一句打断了。

    炎魔划开水面,一步跃到了帝听风面前,尽管她恢复了正常,却还是显得有些虚弱,尤其是炎魔体内的炎火貌似被洗掉了不少。

    “小炎炎!”

    冰魔大喜过望,一秒冲着炎魔生扑了过去,和之前的形象简直天差地别,就差被帝听风用小孩子去形容冰魔了。

    “扑通!”一声,由于炎魔见势不好,身体往外侧一闪,生扑过去的冰魔失去了阻挡物,一下子就扑进了水里。

    “噗!”岸上的帝听风稍微震了两秒,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虽然看起来是面无表情的模样,实际上心里却在偷笑着。

    “喂!炎炎,吾们半个月没见了,你就不能让吾抱一下嘛!”

    “凭什么让你抱!不让抱!”

    “抱一下有什么关系嘛!吾们可是同生共体,因为担心才会这么激动嘛!”

    “就不许你抱!”

    “之前你这副姿态的模样,还不是让主人给抱过一次!为什么就吾不可以啊!吾和你都认识几千年了吧!”

    “哈!”

    躺着也中枪的帝听风无语,他明明就是因为当时炎魔的人型状态糟糕透了,没办法变回灵体的姿态,帝听风才着急把炎魔给抱回西域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