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圣澜殿
    “嗯!”帝听风轻描淡写的嗯了一声,后面说出来的一句话,差点没让公输玲珑失手掐死帝听风。

    “反正我也不需要那么多宝物!”

    于帝听风而言,送出去的宝物都是不需要的,那么,包括他刚才送给公输玲珑的这件芭蕉扇也是如此。

    公输玲珑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脑袋里全都是帝听风的那句“不需要”,不需要三个字,什么人都可以说得出来。

    帝听风说出来的“不需要”,居然是不需要宝物,公输玲珑看着手里的芭蕉扇,这可是顶阶的一件宝物啊!

    放到市场上,可是连元婴期的老怪物也不免会疯抢一番的,放帝听风眼里,居然是“不需要”三个字。

    要说这话不霸气,那可是骗人玩的,公输玲珑被帝听风一句不需要雷得外焦里嫩,差点没晕过去。

    合着,帝听风连这种顶阶法宝都看不上,身上肯定是有更厉害的法宝的,不然,帝听风的一句不需要,肯定是说不出来的。

    “出去吧!”帝听风反客为主,招呼了公输玲珑一句,独自离开了收藏阁。

    公输玲珑镇定的恢复回来,收好芭蕉扇,跟着帝听风离开了收藏阁,准备为帝听风接风洗尘。

    毕竟,刚刚帝听风送了一件那么大的礼给自己,算是亲口承认了自己这个朋友的,为朋友接风洗尘是不需要理由的。

    “公输兄,数年前我放你这里的那玫镇魔环,不知还在不在?”

    席间,帝听风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关于镇魔环的话题,一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让公输玲珑连眨了好几下眼睛。

    “镇魔环!”公输玲珑当然还记得那玫镇魔环,因为是帝听风转手给他的,所以他才一直留着。

    只可惜,公输玲珑轻咳了一声,解释道:“镇魔环已经被我出售了,就在……一个月前!”

    “哦!”帝听风冷冷的哦了一声,话里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的态度,也着实让人不好猜。

    “帝公子莫非是想把镇魔环收回去!”公输玲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既然卖了就算了吧!”帝听风轻珉了一嘴角,一副回忆起什么的模样。

    “怎么?”公输玲珑见帝听风换了一副表情,自然清楚那玫镇魔环对帝听风来说,是带着什么回忆的。

    “镇魔环,是以前的一位师伯送的礼物!”帝听风没有和公输玲珑解释什么,这句话已经概括所有需要解释的话语。

    “我马上叫人去查那玫镇魔环的下落!”

    公输玲珑话音刚落,不等帝听风反应回来,就打出一道传音符,借宝阁立马就行动起来,就为了一只镇魔环。

    寻了三五天,还真就把买走真魔环的那位客人找到了,并且没有理由把人给带回了借宝阁。

    “这位客人,不好意思,鄙人的人对待他人粗鲁了些!”公输玲珑第一件事就是给买走镇魔环的那位客人道歉。

    借宝阁那些仆人,个顶个动物不讲道理和粗鲁,除了听公输玲珑一个人的命令,对待其他人,还真是无敌的。

    “没关系没关系!”客人赶紧回答了一声,那么多高阶高手在这里,他可不敢对借宝阁的主人说什么不敬的话。

    “不是公输公子找小的,所谓何事啊!”客人一点都不明白借宝阁找到他有什么事,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呵呵!”公输玲珑轻轻的一笑,一副和善的伪装,道:“这点你就不必着急了,我们借宝阁不会暗中对客人出手的。”

    公输玲珑话虽如此,听得那位客人头皮一紧,他可不记得什么时候有做过对不起借宝阁的事情来的。

    “公输公子,你说这话,想的听不明白啊!”那位客人小心翼翼的又问了一句,他实在是不明白公输玲珑找到他的意图。

    “呵呵!”公输玲珑在次呵呵一笑,开门见山道:“阁下在一个月前,是不是从借宝阁买走了一件法宝!”

    那位客人一想,确实有这么回事,感觉猛的点了点头,一副老实巴交的态度。

    呵呵!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被一群灵寂期的修士围了,眼前这位公输老板,实力可是无底洞。

    原因就是,没有人看见过公输玲珑与他人斗法,却同样没有人能够看清楚公输玲珑的修为境界。

    看不透的修士,往往就是最恐怖的存在,更别说公输玲珑还有一个借宝阁,背后还有一个公输家族。

    于这一点,由不得客人不担心受怕的,他可没有那么高深的背景,也没有掌控借宝阁的手段。

    公输玲珑如果说要取走他的性命,绝对是不允许他多活一秒的,种种后果叠加起来,那位客人没被吓死,心理素质已经够强大了。

    公输玲珑见那位客人没有开口,接着说道:“那件法宝的名字是不是叫镇魔环!”

    “对对对!”

    那位客人赶紧出声,点头附和,道:“小的的确在一个月前在借宝阁买了一件法宝,至于叫什么小的已经忘了,可是……”

    “什么!”公输玲珑压根就没有给别人思考的机会,一个问题完了,接着又是一个问题出来。

    那位客人神色闪躲了一下,咬牙承认道:“那件法宝不是给我自己买的,它现在有自己的主人,这我……”

    “哦!”公输玲珑怪气的哦了一声,又道:“你替什么样的人买去的,他可是天都国的人。”

    “是境元的人。”那位客人毫不保留的承认了,又道:“他是圣澜殿的人,具体什么级别,小的就不知道了。”

    “圣澜殿么!”公输玲珑微微闭目,似乎在想着什么,貌似听到过圣澜殿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不由得摇了摇头。

    “那人长什么模样!”公输玲珑实在是想不起来关于圣澜殿的情况,打听一下关于买走镇魔环的另外一个客人。

    “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

    那位客人赶紧摆手,承认道:“那位客人全身都捂着一层烟袍,小的法力不够,哪里会看清那人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