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互诉心事
    “你想蒙骗鄙人么?”公输玲珑不给任何人喘息的机会,直接堵死了那位客人的退路。『

    “小的不敢,公输公子饶命!”那位客人说罢,人就赶紧跪了下去,身体还无缘无故的抖动起来。

    “你……”公输玲珑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帝听风就从暗中走了出来。

    “他不像是在说谎,你就别在为难他了!”帝听公走上前,肩膀上跳出一只红色的灵兽来。

    只见那只红色的灵兽微微释放灵力,一道灵光打在那位客人的头顶,帝听风闭目一会儿,神态竟穿透了那位客人的记忆。

    接着,帝听风就看到了那位客人,和那个所谓的圣澜殿的人的交易,然后,那个圣澜殿的人拿到了镇魔环,没有开口就消失了。

    只不过,他消失的一瞬间,还是被帝听风认了出来,被烟袍隐藏的身份也已经明确了。

    帝听风睁开了眼睛,那位客人也同样睁开了眼睛,只不过,他失去了来到借宝阁的这一段记忆。

    “咦?我怎么会……”那位客人惊呼了一声,看见借宝阁的老板亲自站在眼前,谎乱的跳着后退了几步。

    “公输老板,我怎么会出现在借宝阁呢?”

    “已经没你事了!”帝听风冷冷的说了一声,转身就要走,被那位客人大声呼了一句。

    “咦?这位公子,我们是不是数年前就见过,还一起去了庙会,只不过,你从那时候就失踪了,我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你。”

    “是么?”帝听风一点都不意外别人认识他,只不过,不管是谁,能够留在他脑海里的记忆通常不过分分钟就忘了。

    “是啊是啊!”那位客人生怕帝听风不记得,拼命解释道:“我叫高见,你记得吗?就你第一次来境元的时候,遇到的第一个修士。”

    “哦!”帝听风淡淡的哦!一声,就不在开口了,高见!他并没有什么印象。

    “你记得了吗?”高见兴奋的想要靠近帝听风,却被借宝阁的仆人给拦住了。

    帝听风冲几人摆了摆手,示意无碍,冷冷一声道:“记得什么!”

    “呵呵!”高见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脸微微泛红,道:“原来你已经忘记我了啊!亏得我数年前还担心了你好久。”

    “我有健忘症,即使是见过无数次,下一次见面也不会记得别人的。”

    帝听风也不是担心高见误会什么,主要是高见嘀咕了一句数年前有在担心他的一事,帝听风觉得自己不应该辜负别人的好意。

    尽快是有健忘症这种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毛病,帝听风觉得自己还是和高见解释一下最好。

    “咦?”高见一听,一点都没有怀疑帝听风说的话是不是假的,开心道:“这么说来,你不是故意忘记我的咯!”

    “你为什么要想那么多呢?”帝听风反问了一句,冷哼道:“我不值得别人费心的。”

    确实,听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修士,说担心了自己好久,帝听风心里可是平静不下来的,毕竟啊!修真界真正担心他的人不多。

    “可是我想和你做朋友啊!”高见一着急,直接大喊了起来。

    只可惜,帝听风已经从眼前消失了,一同消失的人还有借宝阁的老板公输玲珑。

    “你就留了个背影给别人!”公输玲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他可是很清楚帝听风的手段的,开口道:“这样太伤别人的心了吧!”

    “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

    帝听风悠悠冒出这样的一句话来,盯了公输玲珑一眼,解释道:“接触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帝听风像是在回忆什么似的,凉悠悠的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公司公输玲珑。

    “因为我的出生,害死了全族的族人,进入幻仙宗,害得师傅昏睡不醒,随便走哪儿都会遇到想杀了我的人。”

    “以及风寂的死,就连仙子姐姐,也因为我,因为我的不小心,现在被冰封着,花了那么多年的时间,我却找不到解咒的办法!”

    “我不敢想象别人跟着我会遇到些什么!”帝听风说完,又认真的看了公输玲珑一眼。

    他所指的那些敌人,哪一个和帝听风有仇,纯粹不过是为了打压帝听风罢了,却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跟着帝听风的人也是,不是已经死了就是被毁得变成半残,帝听风实在是不敢想象,想和自己做朋友的下场是怎样。

    不接触别人,就不会给别人找麻烦,或许帝听风不知道,炉青真人昏睡不醒,和自己有那么一点联系,或许帝听风从一开始就已经看透了。

    至于公输玲珑,他是一个商人,而且公输玲珑的背景放眼九州大6,是没有一个竞争对手的。

    帝听风用不着担心会连累到公输玲珑,毕竟没有谁不自量力敢打公输玲珑的主意。

    当然了,帝听风也没有用公输玲珑身份的理由,他是他,公输玲珑是公输玲珑,虽然说两人有那么一点交情,却也是建立在交易之上的。

    “帝公子,你……”公输玲珑开口正打算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帝听风第一次和自己说那么多重要的事情,可以说算得上心事的,公输玲珑差点就要惊叫了。

    修真界,恐怕只有交心过命的朋友,才会和对方吐露心声的,没想到,帝听风就那么平平淡淡的说了。

    轻描淡写的经过,听得公输玲珑一个措手不及,连安慰的话都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明白的!”公输玲珑露出一个苦笑,开口道:“你想不想听听关于我的故事!”

    两人同时坐在墙角的角落,四周已经张网了结界,说话的声音不会流露出去,所以,公输玲珑和帝听风也没有什么好忌惮的。

    帝听风看了一脸紧皱眉目的公输玲珑,清楚也不是什么很美好的过去,淡笑道:“你不想说的话,我不会勉强你的。”

    “其实,你笑起来还蛮好看的嘛!”公输玲珑错开话题,调侃了帝听风一句,惹得帝听风呲呀咧嘴露出一个恐怖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