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有毒体香
    胖子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散修,当然很清楚帝听风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的。

    两方商量了一番过后,胖子把几个跟班弟子打了以后,亲自带着帝听风就混进了圣澜殿。

    哪知圣澜殿的宗主还没有回来,只剩下副宗主看家,帝听风也不客气,反正对方都是圣澜殿的主人嘛!

    “听胖子说,阁下想和圣澜殿合作!”

    一个全身都裹得严严实实的少年,从内殿钻了出来,至于从哪里冒出来的,帝听风懒得去猜。

    虽然说对方的身份略显神秘,对于帝听风来说,遮不遮掩完全都是一回事,自然把少年的面目看得清清楚楚。

    “镇魔环就是被你取走的么?”帝听风没有回答那个少年的话,反倒是自己问了一个问题。

    “嗯!”少年微微皱眉,貌似没听明白帝听风这话是什么意思。

    现在内殿就只剩下他和帝听风两个人,什么话完全可以挑明了说。

    “就是一个戒指类的法宝!”帝听风担心少年听不明白,又亲自提醒了一声。

    “阁下是指这个么?”

    少年伸出手的时候,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帝听风来不及细看对方手里摊开的法宝,被香气呛得打了一个喷嚏。

    “阿!阿嚏!”帝听风接着又打了一个喷嚏,并且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忍不住皱起了眉目。

    “阁下没事吧!”少年露出一张担忧的脸,略带谦意道:“我自小就是这副体质,不得不施法掩盖身上的气味!”

    “就是那股香气么?”帝听风有些好奇,大胆道:“你可以区下身上的遮挡物,让我仔细研究一下么?”

    “不行!”少年赶紧摇头,道:“如果那样的话,你肯定会被香气吞噬的,这种香味里面都是毒气。”

    帝听风觉得那个少年不像是坏人,如果真的想杀了帝听风,肯定第一时间就散毒攻击自己了,帝听风心里一下子就释然了。

    毒气,在毒能够比君魔的先天毒体毒么?帝听风自然不会把少年的话放在心上。

    “我百毒不侵,或许你可以让我试试控制住你的毒气!”

    帝听风说得纯粹,一点含糊都不带,即使是骗局,也丝毫让人感觉不出来。

    少年和帝听风僵持了老半天,不情不愿的扯掉了身上的遮掩袍子,内殿中瞬间被一股迷人的香气充斥着。

    帝听风早就屏蔽了呼吸,身体接触到这股香气的时候,起初也有了溃烂的反应,吓得少年赶紧要包裹自己,被帝听风阻止了。

    帝听风仅仅不适了分分钟,瞬间就适应了内殿中充斥着的迷人香气。

    这股香气很好闻,如果不是空气中带着毒素,想必是个让所有人都愿意接近的气味的。

    少年见帝听风瞬间就适应了自己释放的毒气香味,表情一下子就呆住了。

    整整二十余年,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闻了自己的香气没有死的下场,忍不住感动得哭了起来。

    这种感觉,他还是第一次体验过,之前,不管是谁,只要接近自己的身边,呆的时间过长,就会无缘无故的死掉。

    后来,少年终于弄明白,别人的死,就是因为闻了他身上散出来的香气后,就变得孤僻起来,还随时随地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像今天这样,把身体全部都爆露出来,少年还是第一次体验这种感觉,别提心里有多激动了。

    帝听风见自己真的没事之后,就靠近了少年身边,抓过少年的手认真z检查起来。

    少年第一次被人接触,脸色微微泛红,也没有缩回自己的手,任凭帝听风就这样抓着。

    帝听风大致估摸了一下,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少年体内的香气并没有毒,而是掺和了某种气味,才导致这股香气变成了毒气。

    可能是少年使用的时间长了,加上平时不小心,香气就自然而然变成了毒气,二十余年都没现,少年还真够愚蠢的。

    “你什么时候中的咒术!”帝听风开门见山的问了起来,丝毫都没有委婉的意思。

    帝听风已经查觉不到少年以前中了什么毒,如果身上的香气变成毒素的话,肯定是中了什么咒术才导致的。

    “咒术!”少年眼睛一呆,表示,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咒术,他又没有接近过魔宗的人。

    “平时最接近你的人,是谁!”帝听风见自己问不出什么所以然,转而又换了一个问题。

    “大哥!”少年想也不想就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平时他都把这个裹得严严实实,唯有圣澜殿的宗主可以像这样接触自己。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身上的毒,就是因为你的大哥假造出来的,他想利用你,说得更加明白一点,就是他想杀你!”

    “为什么?”少年一脸茫然,问道:“大哥为什么想要杀我,他……”

    少年语塞,一时间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或许他最近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会托人帮自己买了个镇魔环回来。

    没想到,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少年还是有种恍惚的错感,他的大哥,想杀他,要问为什么,当然是不想在看到自己了。

    少年本来就和自己的大哥不是亲兄弟,大哥会这么照顾自己,完全是尊从他父亲的旨意。

    而现在,少年听别人说自己的大哥要杀自己,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天寒地冻,冷得他心都在寒。

    “原来如此么?”少年伸出手,把镇魔环递给帝听风,道:“这个东西是你的吧!还给你吧!或许我已经用不着了。”

    帝听风没有伸手去接,也没有开口,而是,转头就走,他已经确定了少年的生命,离死亡不远了,何必还要夺走他需要的东西呢!

    “那个……请问,你叫什么!”少年有些错愕,他赶紧追了出来,问清楚帝听风的名字。

    帝听风怔了怔,回转过头来,冷冷一声答道:“帝听风!”

    “我叫扶夜,可以请求你帮我一个忙吗?”扶夜开口和帝听风求助,他真的希望有一个人可以帮到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