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完爆
    并且,骷髅战将的动作也不慢,躲过了帝听风的攻击之后,抬着巨大的手掌就冲着帝听风拍了下来。

    帝听风好像特别会拉仇恨,他这一招攻击都没挨到骷髅战将,骷髅战将居然无视了一票攻击它的弟子,转身就朝帝听风攻击了过来。

    帝听风哪里还会坐视不理,扬手就丢了几支雷兽出去,轰隆隆一阵炸到了骷髅战将的脸上。

    只可惜骷髅战将的脸实在是巨大,本来又是一副白骨,实在是没多少影响力。

    并且,骷髅战将的攻击丝毫不弱于帝听风的攻击力,眼前就快要把帝听风拍进地底陷进去。

    帝听风加持了巨剑上面的灵力,灵威瞬间爆涨了数倍,且帝听风留了个后招,灵龟拍的抵制住了骷髅战将的攻击。

    帝听风从骷髅战将的手指下腾的飞天,巨剑散落开去,“噗噗!”的化作无数根刺针,全数扎进了骷髅战将的白骨里。

    “吼!”骷髅战将吃痛,怒得大吼了起来,他一脚往前面踏了一步,许多来不及退让的弟子硬生生被骷髅战将给踩成肉酱。

    一些逃脱了的弟子则立刻遁飞了出去,远离骷髅战将的仇恨之内,他们那里知道,骷髅战将早就视帝听风为仇人了。

    不管其他敌人如何挑衅,骷髅战将就是不理,非要跟着帝听风晃来晃去。

    帝听风也是借着骷髅战将身体过分巨大,转个身最快也得需要个五六秒,他竟围着骷髅战将转圈起来。

    帝听风转圈归转圈,攻击力却是不减分毫的,无数根化作刺针的巨剑幻影扎进骷髅战将的身体里。

    骷髅战将也只有吃痛的份,拿帝听风半招机会都没有。

    帝听风则继续给骷髅战将施压,惹得骷髅战将捶胸顿足起来,一时间竟然胡乱攻击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打啊!”帝听风冲四周傻眼看着的弟子喊了一声。

    帝听风无语,他又不是作秀来的,一个人能够控制住骷髅战将已经很不容易了,难道还希望他独自杀灭骷髅战将不成。

    “打,打啊!”魔炎王一支总算是清醒了过来,眼看着魔三太子快要控制不住了,哪里还舍得让骷髅战将恢复正常攻击。

    周围傻看着的一票弟子,祭宝的祭宝,拔剑的拔剑,扛刀的扛刀,纷纷冲着骷髅战将攻击了起来。

    骷髅战将的仇恨只限制在帝听风的身上,哪里还顾得上其他那些小喽啰的攻击。

    烈鬼王一支的弟子听闻骷髅战将被围殴,立刻冲着骷髅战将准备冲了过来,却被帝听风利用了骷髅战将的攻击,射杀了许多烈鬼王的人。

    帝听风见骷髅战将体内的刺针扎得差不多了,手里在次幻出一把巨剑,纵身腾飞到骷髅战将的头顶,双手一扬,巨剑就从中砍了下去。

    急忙赶过来解围的烈鬼王见此,手中法宝一震,就要朝着帝听风击杀而去,被一旁赶过来的魔炎王挡了回来。

    巨剑已经稳稳的落到了骷髅战将的头顶,帝听风随后又连击了数次,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再一次腾空跃起。

    帝听风手心已经冒出了两只雷兽,冲底下的弟子大吼一声,道:“散!”

    那些围着骷髅战将攻击的弟子一听,一个个赶紧从帝听风的攻击范围内退了出来。

    帝听风手一抖,雷兽就落到了骷髅战将的头顶,只听得轰隆隆一阵巨响,加上骷髅战将不甘的吼叫,它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

    巨大的爆炸声,加上肆意的浓烟,帝听风腾空在骷髅战将的头顶,或多或少有一种仙气油然而生。

    帝听风的丝根根立起,眼中是无尽的冷漠,伸手一指,骷髅战将的身体瞬间就自燃了起来,仅仅数秒,巨大的身体就化作了灰烬。

    帝听风这才从空中落了下来,周身自带着仙气,衣角飘扬,手里巨剑扛在脑后,一股子杀戮气焰包裹着帝听风。

    别说是气急败坏的烈鬼王,即使是魔炎王这个“父王”,见识到帝听风的手段,都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一般的骷髅战将确实是不难对付,但是帝听风刚才杀灭的那个骷髅战将,是完完全全的复活版。

    几乎和元婴中期的修士差不多的级别,居然不帝听风几招就给灭了,手段何其犀利。

    换作是魔炎王亲自动手,也不见得能够如此轻松就完爆骷髅战将的。

    帝听风刚一落地,就有好些个烈鬼王一支的弟子冲了上去,帝听风杀意未减,手中巨剑未动,几只雷兽就滚了出来。

    一群不知死活的弟子被帝听风一手就轰灭了,眼下是没几个人敢冲上去了的。

    烈鬼王被魔炎王缠着,是没有机会找帝听风报仇的。

    烈鬼王正郁闷着,塑夜居然冲了出去,而且冲去的地方恰恰就是帝听风的位置。

    帝听风见又有人冲了过来,随手就丢了一只雷兽出去,哪知塑夜居然冲爆炸声中歘了出来。

    帝听风大惊数秒,自己的雷兽居然失去了作用,眼看着塑夜的法宝攻击已经近身到眼前,帝听风刷的拉开了一些距离。

    没等帝听风站稳脚步,塑夜的影子又冲了上来,帝听风又不能冲人丢雷兽,巨剑刷的扬起,抵住了塑夜的攻击。

    帝听风当然还记得眼前的塑夜是谁,也不知是因为认识还是不好下手,竟然被塑夜逼得节节败退。

    “塑夜,你赶紧回来,你打不过那个人的!”

    隔着老远,烈鬼王冲塑夜喊了起来,一来是因为塑夜是他的女儿,二来,则是因为塑夜是开启魔器的钥匙。

    生魂祭炼魔器,想要启动魔器,是需要钥匙的,而塑夜,恰恰就是开启魔器至关重要的钥匙。

    尽管烈鬼王不愿意牺牲自己的女儿,与其让塑夜被帝听风杀灭,还不如让塑夜做为钥匙启开魔器,也好为魔灵教做些贡献。

    塑夜就好像没听见似的,逼着帝听风越退越远,完全没有把烈鬼王的交代放在心上。

    塑夜当然清楚自己就是钥匙的事实,这一点,烈鬼王早就告诉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